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历史小说>李朝万古一逆贼> 18.敌来我往争胜机

18.敌来我往争胜机

    坐在榻上的金芝淳久久无言,在一旁的金文淳并不通军事,训练营明摆着是国家的精兵强将,不知道为什么让金芝淳发兵攻打洪景来会这么难。
    让金文淳劝解,他也不知道怎么劝,只得平淡的说两句旗开得胜,马到功成的废话。安慰了一阵之后,金文淳走马回平京。他还要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汇聚在平京城内的平安道部分郡县的贡米转运到汉阳去,现在汉阳的局面太差,急需各地的粮食支援。
    金芝淳手里握着那份催命的教旨,足足呆坐了半个多时辰。最后还是在家人的搀扶下,勉力站了起来。带着满满的无力感,勉力传令召集将校前来行署议事。
    这两天被好生折腾了一番的将校们,听到行署擂鼓聚将,反而心中惴惴,一个个面面相觑,难道是查到了奸细,要开刀问斩?
    当一堆人赶到行署后,只看到似乎苍老了老大一截的金芝淳有些颓然的坐在帅座上,诸人更是心中一片慌乱。
    “本抚刚受主上殿下之教旨,命我等即刻出兵与洪逆决战!”金芝淳说的话好像没有任何感情。
    “决战?”在场的将校脱口而出,怎么汉阳说好的的全权委托金芝淳,现在又遥控指挥起来。
    等诸将听说汉水水口被李禧著的水军封堵,汉阳全城马上就要断粮之后,惊慌之情更甚。原因很简单,训练营士兵们的家属全部都在汉阳。一旦士兵们知道自己的老婆孩子受到李禧著水师大军的威胁,连口热饭都吃不上。
    会发生什么事情,真的难以想象!
    难怪现在汉阳朝廷传令过来,要求训练营立刻决战。朝鲜是一个小国,汉阳距离平京不过一千里,汉水被封堵这样的惊天大消息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到平京。就算现在封闭全营,也难保运送补给时出现个把嘴贱的把事情抖出来,到时候满营哗变。士兵们必然会想着回去保护自己的老婆孩子,而不是远在家乡千里之外和洪景来对峙。
    “事已至此,本抚只得请诸位辜念在汉阳家中的妻小,竭尽忠诚,报效君王!”这番话说的真诚,惊慌的将校们转而动容。
    “一切皆从令监吩咐!”诸文武将弁同声应答。
    “好!发兵!”金芝淳多少振奋起来。
    一边立刻派人联络在左右两翼的李尚宪和柳孝源,向他们宣示汉阳朝廷的命令,要求在三日内必须抵达安州城外,合围已经退保安州的洪景来所部主力。
    另一边也不闲着,是胜是败金芝淳无法确认,但是尽全力鼓舞自己的部队他可以做到。事急从权,也顾不上什么其他的,当即大开府库,将顺安左近郡县所征收的军保布和库房中的银钱全部赏赐给训练营的士兵。
    训练营兵原本停驻在顺安,既不前进也不后退,将校们还连日被提讯,正有些莫明奇妙,现在白布铜钱大把大把的发下来,一下子欢饮鼓舞。原来老爷们是去调集钱布,来给咱们发赏钱了。老爷们赏钱发的痛快,那咱们打仗就替他多出一分力气。
    在上层将校心怀复杂情绪,下层官兵士气高昂的情况下,金芝淳的巡抚大军开始北上。
    行及一日,抵达肃川,城内只得洪景来遗留下来的千余后军丁壮罢了,见着训练营大军前来,尚未攻城,便行弃城。
    这倒是让金芝淳松了一口气,虽然洪景来厉害,但是洪景来的兵马到底还是这三个多月裹挟来的各地丁壮奴婢,并不是训练有素的官军。双方的胜负之势,还未底定!
    入城安民不提,继续联络和了解李、柳两部人马是否按照约定进发。金芝淳一丝一毫不敢懈怠,事必躬亲。
    在哨探回报说起义军沿途委弃辎重,丢失骡马金鼓时,金芝淳心有所感,这好像是诱敌深入的策略。便命令士兵禁止追击,只派少数人收拢战利品。大部人马依托肃川城下营,只是稳扎稳打,以自己固有的方式策略作战。
    埋伏在安州松林洞的洪景来终于收到回报,在顺安静候了三日的训练营大发赏钱,开拔进军。正烦恼到底哪里出现了错误的洪景来和赵万永松了一口气,训练营有反应就好。一直没反应的话,洪景来打不进平京,夺取不了平安道本年度的贡米,大军的粮饷就会出现问题。
    可是训练营完全不咬诱敌深入的钩子,在肃川安守,这就又让洪景来看不明白了。金芝淳这军事水平可以啊,什么都按自己的节奏走,反而有点调动洪景来的意思了。
    “诸位!现在巡抚大军已经抵达肃川,明日就可能抵达松林洞,如何战?”洪景来踱着步,向帐内的将校们发问。
    “退守安州最不可取!”李在朝第一个发言。
    现在拔营而走,大军近万人,还携带着大炮辎重,要是还没有进入安州,就被金芝淳追上,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是!我军气势正高,确乎不适合困守一城!”赵万永也是这个意思。
    “那便在此,以地势险要为阻,就地静候巡抚大军?”
    “不如现在开拔出发,再打肃川!”韩五石则是这个想法。
    “五石你怎么想的?”
    “肃川先前已经被我军攻克一次,城垣本来就不甚坚固,当面之兵七千余众,必然无法全部入城,只能背城结寨,互为犄角。”韩五石顿了一顿。
    “我军可仗火炮精强,摧垮城外敌营,断其一臂。城外营寨被破开,城内人心必乱,到时候一鼓而下!”
    “与其被动,不如主动?”洪景来听明白了韩五石的意思。
    “若是训练营明日也出城北上呢?”赵万永指着地图。
    “那么敌我两军,便会在云川里接触!”韩五石指着地图。
    “如何战?何以战?”洪景来继续问道。
    “狭路相逢勇者胜!”韩五石铿锵有声。
    议来议去,两军接触半月有余,纵横往来。双方反复前后拉扯,阵线几度推移,到最后,还是硬碰硬打一场?
    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