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言情小说>我就是这样汉子> 第两百六十一章 ?跟着一个开门红

第两百六十一章 ?跟着一个开门红

    余小美顿时就有些高兴,钱不钱的其实很无所谓,关键是他这个态度还蛮暖心的,她等着周晨的惊喜。
    周总也很大气,“那3万给你发奖金,剩下的130万我们对分。”
    他这么说,是因为这次100万的投入,他们各占50万。
    余小美一听,哪还有惊喜,只有气人,“那3万当我给你的奖金,剩下的我们平分,”
    这也算奖金?
    “哎,我说你要真心想给我奖金,不是应该在我们对半分之后,再从你的收益里给我?”
    “那也行,我们先把133万对半分,然后我给你1万5的奖金。”周晨很充分的显摆了一下自己的小学数学。
    “挂了,”余小美马上没好气的说。
    “哎,”周晨叫,“三天假期你可以随便疯,但4号一定要待命,电话24小时开机,等我的指示,明白?”
    回答他的是滴滴声。
    这让周晨觉得就蛮无语的,哎,我都带着赚了这么多钱,队伍怎么还这么的难带。
    你这个女子,就不能对孔老夫子的说话发起一下挑战吗,就不能用事实告诉他,他那句“唯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大错特错?
    不争气啊不争气,不省心啊不省心……
    …………
    同样是三天的假期,有些人过得心惊胆颤度日如年,有人则是欢乐无边转眼即逝,总之日历翻到2005年,第一个工作日开始的时候,无论是万中圆,还是周晨,都极为满意。
    过去的三天里,一直关注着伦敦铜期货行情的万中圆很满意,因为伦铜并没有下跌。
    过去的三天里,同样是关注着伦敦铜期货行情的周晨也很满意,也因为伦铜并没有下跌。
    4号这天,看着沪市铜期货开市就缓慢上涨,万中圆应该高兴的,应该很高兴,因为自己竟然都比周晨还厉害。
    但他又有些高兴不起来,我去年最后的一天,为什么要把那8手结算掉?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没信心的?
    4号这天,看着沪铜期货到中午已经上涨了好几十,刚从床上爬起来的余小美很没有感觉。
    说好的三天的假期放心玩,结果那小子说话不算数,3号晚上他就找到了自己,又一次让自己工作到半夜,抢在休市之前,把伦敦账上那加起来820万美元的资金,全部用来买空。
    这还罢了,他说好的那1万5的奖金,也不见踪影,这就真让人很生气很生气。
    有这么拿经常的代理监护人当长工用的吗?
    4号的中午,有些气不顺的余小美,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断桥,她希望能有一场骤雨,她希望能遇到一个丁香一般的小哥哥,适时借给她一把伞,并从此把她当珍稀的龙井茶一样对待……
    并木有骤雨,连泥石流一样的老大哥也木有遇到一个,余大小姐由是很有些惆怅,远望着雷峰塔,那熟悉的旋律,情不自禁的涌上心间,“西湖的水……”
    …………
    4号的中午,休市期间,万中圆经理没有小憩,他一个人在西湖边的一家能看到苏堤的餐厅里,很是小酌了几杯,如同苏堤的建造者苏轼寓居黄州定慧院,写下那首《卜算子》时一般的孤独,又像金庸小说中独孤求败一般,孤独中又透着对世间所有人的傲然。
    在7、8成的投资者,因为亏完被迫离场之后,还有几个能像我这样,准确的把握住铜期货的走势?
    下午开市,他坚定的把套现而来的那12万,又投了进去,依然是全部买多。
    看着周晨他们账上剩下的整100万,他很想打个电话提醒一下,今天是重新开始建仓的好时候,但想着去年底,毕竟是周晨给自己提供了方向,在他清仓,却依然上涨的时候,给他打这样的电话,好像有些炫耀的意味,便忍了下来。
    过了今天,等到5号给他打也不迟。
    虽然真的并没有在周晨面前炫耀的意思,但他真的很期待明天的那个电话。
    …………
    4号的中午,周晨在学校食堂吃了一餐让自己很后悔吃的午餐,在图书馆里蹭空调的时候,有些没有心思再学习和了解电影相关的知识,或者是继续完善已经有了大纲的电影剧本,他拉着肖嶶,两个人窝在一个角落里说悄悄话,或者玩一些你看我,我避开,我看你,你避开,最后眼光撞到一起,便噗嗤一下笑出来的幼稚的游戏。
    笑着笑着便都有些倦,在闭上眼睛之前,周晨问肖嶶,“你喜欢魔都吗?”
    同样趴在桌上的肖嶶眨了眨眼睛,“你呢,你喜欢吗,”
    周晨忍不住动手摸了下她的头发,原来是我喜欢你就喜欢,我很喜欢!
    但魔都,你喜欢或者不喜欢,那其实无关紧要,在很多方面,她就是无可替代。
    周晨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他在考虑,自己的传媒公司,是在省城注册,还是魔都注册的好。
    想来想去,还是魔都更合适些。
    因此其它的有些计划,他也大致确定了下来。
    下午一放学,他只匆匆的招呼了肖嶶一声,便迫不及待的朝家里跑,周镇海和方红霞在8点多回家的时候,厨房里居然放着还算丰盛的三菜一汤,但周晨同样只和他们聊了几句,便回房间紧紧的关上房门,说是有事要和美国那边谈,让他们不要打扰。
    周镇海和方红霞,本能的觉得,儿子今晚要谈的,应该是大事。
    余小美此时已经非常清楚,周晨的大事是什么,她和周晨的电话,这个晚上几乎就没有挂断过,“……降了,又降了!”
    看着lme铜期货的走势,白天的不高兴和惆怅,此时全都不翼而飞,她很躁,躁得坐都坐不住,今天能降多少,会不会破上次300多美元的记录?
    晚上11点多,lme铜期货第四节的时候,在降幅达到240美元以后,她等来了周晨的指示,“清仓!”
    嗯,只240美元?
    但一看此次投入的资金,余小美的心狂跳着,给伦敦那边的经纪人下达了清仓指令,最终这一天,伦铜单日下跌254美元,她把伦敦那边的结果转达给周晨时,声音都有些颤,“周……晨……我们……赚了……1320万……美元!”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