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历史小说>唐朝贵公子> 第八十七章:手术

第八十七章:手术

    次日清晨拂晓,陈正泰就带着药箱来了。
    到了这里,才发现在此的人不少。
    有长孙无忌,还有一个将军模样的人。
    这将军模样的人见了陈正泰,很不客气的上下打量了陈正泰一番,才道:“你便是陈正泰?真的能成嘛?”
    他一脸焦灼的样子。
    陈正泰皱了皱眉,道:“敢问……”
    “某姓侯。”
    陈正泰想了老半天:“侯啥?”
    于是这将军的脸顿时漆黑无比,他还以为只要报了自己的姓,陈正泰下一句就该说一声久仰呢。
    “侯君集!”
    陈正泰恍然大悟,自己竟将这号人物忘记了!
    这侯君集不就是太子的岳父吗?当然……现在太子还未大婚,不过……这亲事算是定下来了。
    侯君集乃是李世民帐下的骁将,现在已敕为潞国公,右卫大将军,乃是军中为数不多的实权派。
    侯君集对太子的腿疾最是看重,毕竟……这是自己未来的女婿,侯家未来的生死荣辱都寄托在了太子身上。
    陈正泰便扯出了点笑容,道:“久仰,久仰。”
    “你久仰个屁。”侯君集心情很不好,想来在军中惯了,直接一句咒骂,让陈正泰像吃了苍蝇一般。
    陈正泰郁郁,我不就是忘了你是谁嘛?至于如此?
    唐朝人不文明呀。
    倒是这时……李世民也到了。
    太医院门前,停了一辆车马,早有一群宦官,小心翼翼的抬着李承乾下了车,将他小心的安置在了暗室里。
    太子乃是整个大唐未来的希望,以至于在预备手术之前,许多重臣三三两两的抵达。
    甚至连房玄龄也来了。
    大家耳闻了一些陈正泰的治腿办法,听着都觉得毛骨悚然。
    这骨科……还有这样治的?
    闻所未闻。
    太子不会因此……
    一想到这个……甚至有人心里埋冤陈正泰,太子殿下瘸了也就瘸了,就你多事,若是到时连命都没了,看你怎么吃罪得起。
    陈正泰知道这些人肯定是看怪物一般的看着自己,于是也不敢在外头多逗留,匆匆躲进了暗室。
    暗室里,到处都是酒精味,闻之……让人有点想醉。
    在这里,早就点好了密密麻麻的蜡烛,以至于暗室里灯火通明。
    而大量的蜡烛……某种成程度也造成了‘无影灯’的效果,可以照明手术部位,以最佳地观察处于切口的深度和大小,减少阴影对手术对干扰。
    此时李承乾正老老实实的躺在台上。
    他脸色已恢复了不少,除了因为得知自己可能瘸腿,所造成对心理压力之外,这十几日他恢复得还算不错。
    陈正泰取来了准备好的绳子,几乎是李承乾五花大绑在台面上。
    李承乾有些紧张,他看了陈正泰一眼,带着几分不安道:“孤听说会很痛?”
    陈正泰叹了口气道:“若是师弟害怕,可以不治。”
    “治!”李承乾咬了咬牙。
    他无法面对自己瘸腿之后会是什么样子,身为太子,他的内心是无比高傲的,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上,他都无法接受自己身体的缺陷。
    只是……
    “真的能治好嘛?陈正泰……”
    “叫师兄。”
    “师兄,真的能……”
    “不敢保证。”陈正泰板着脸道:“只是……为了师弟,我决定拼啦。”陈正泰眨眨眼,见这个时候,李世民还没进来,他压低声音道:“师弟,在我心里,我将你当作亲人一般啊。”
    李承乾听到此处,不禁落泪,也不知是因为受伤,还是被陈正泰感动了。
    陈正泰道:“别人都说治不好,可是我不同,我是极盼着师弟能恢复如初的,所以虽然恩师犹豫,可我坚持一定要救治,师弟啊,待会儿你要坚强,知道了嘛?”
    李承乾一双泪目认真的看着陈正泰,重重的点头道:“孤一辈子记着你这恩情,就算治不好也不怪你,你们尽管来,孤……忍着。”
    陈正泰颔首点头,李承乾能如此有良心,果然没有白费自己的苦心。
    于是将早已熬制的药汤给李承乾喝下。
    这是御医开的,说是有一定的麻醉效果,当然……到底有多大的效果,只有天知道。
    紧接着,陈正泰给李承乾喂了两粒青霉素。
    李承乾渐渐安定下来。
    随即便是将一些器皿进行消毒。
    一切完成之后,李世民已是进了来,他穿着短装,和陈正泰对视了一眼,接着李世民对李承乾道:“待会儿……不要怕。”
    他声音很温和,李承乾迷迷糊糊的颔首点头。
    李世民已提起了匕首,开始了。
    陈正泰取一块白布,蒙住李承乾小腿之外的地方,遮盖住之后,那小腿的位置便曝露了出来,紧接着,李世民毫不费劲的取了匕首,割开了一道口子。
    李承乾吃痛,随即嗷嗷大叫起来。
    看来……果然那汤药的麻醉效果很水啊,陈正泰心里为那些阉割的宦官默哀,据说他们便是吃了这药汤然后被割的,想想都疼。
    之前有了许多猫狗的经验,所以李世民很快寻到了骨裂处,小腿几乎已经折了,李世民显得极小心,而陈正泰在一旁,已取了一个锋利的钻头来。
    李世民开始拿着钻头,在一片血肉模糊之中,开始钻孔。
    躺在台上的李承乾,顿时觉得锥心之痛,无以伦比的恐惧感已弥漫了他的全身,他浑身颤抖……
    好在他的全身几乎被束缚住。
    暗室之外,所有人都焦急的来回走动,每一个人听到这杀猪一般的嚎叫,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侯君集已吓着了,忙扯了一个宦官来:“何以动静这么大?”
    宦官战战兢兢道:“陛下……从前拿猫狗练手……奴……奴所知的是……是要割开皮肉,而后……要在骨上钻孔,还要……还要钉上钉子……”
    此言一出,无论是长孙无忌,还是侯君集亦或者是赶来的房玄龄人等,脸色都变了,耳畔是李承乾的哀嚎,而这一切都令人毛骨悚然。
    侯君集只听说治病,哪里晓得这里头竟是这样的名堂,他身躯一震,忍不住咆哮:“全天下也不曾有这样治病的,这哪里是治病,这是杀人啊。”
    宦官蜷身,大气不敢出。
    长孙无忌已一溜烟,跑后宫去了。
    房玄龄阴沉着脸道:“陛下行事向来稳重,侯将军不必太过担心,想来……”
    “想来个屁!”侯君集大骂。
    房玄龄:“……”
    你骂老夫做啥,老夫招你了?
    ……
    钻孔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因为一个不好,可能直接将骨头钻裂了。
    好在李世民也是手艺人,慢慢在猫狗身上摸出了诀窍,他钻得极用心,尤其是此刻他的心态很好,虽然动刀子之前,他有些担心,可毕竟是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人,此刻无论李承乾痛呼得多厉害,他也纹丝不动,将那带着螺纹的锋利锥子,一点点的钻入那骨中。
    陈正泰在旁小心翼翼的观察协助,一面道:“恩师真是好手艺啊,学生钦佩得五体投地。”
    “住口!”李世民额上大汗淋漓,这个时候便需陈正泰随时给他擦拭汗水,免得汗水滴在伤口处,造成感染。
    一个孔钻好了,还有第二个、第三个……
    李承乾此时已疼得昏厥了过去,耳边没有了惨叫,倒是一下子让人有些不适应。
    却是听到外头有人道:“怎么,殿下薨了嘛?”
    在李世民面前的,是皮开肉绽的腿,而另一边,陈正泰已取来了接骨板,这接骨板乃是让人磨出来的,钛合金打造,除了陈正泰手里有之外,天下再没有第二份了,他显得格外的珍惜,这接骨板上也有几个孔洞,是专门用来上钉子的,确定了骨上钻的洞和接骨板上的吻合,便将接骨板贴上截断的骨头两端。
    李世民在另一边取了钉子,这钉子也是钛合金磨制而成,直接插入接骨板的孔洞,而后穿入那骨头钻出的孔洞之中。
    只是……毕竟钻出来的孔洞和钉子不够吻合,钉子只塞进了半截。
    陈正泰急得团团转。
    李世民倒是镇定,厉声道:“取锤来。”
    “噢,噢……”陈正泰看了一脸铁青的李世民一眼,其实一开始他还担心自己的恩师心态不好,可现在看来……恩师哪里是不稳,简直是稳过头了,就好像手术台上的不是他的亲儿子,而是一条猫狗一般。
    取了小锤,随即便见李世民掌握了力度,毫不犹豫的将其砸向钉子。
    咚咚……
    这下子,李承乾则是给疼醒了,随即又开始哀嚎。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