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言情小说>人生一串> 第三百零四章 新的时代

第三百零四章 新的时代

    “三年了,光从照片上看,根本无法理解g。”又是一年同学会,三年没回容城的美国同学,感叹到。
    他仅凭地名找到的地方,完全不是原来的样子。冬子之家,从地理位置,从它与东山大门的相对关系来说,没错,还是老地方。
    但东山的大门,门口的街道,已经完全不是旧时的模样。甚至,连东山上那些熟悉的树,也变得更加绿一些了呢。
    这几年来发生的变化,连容城自己的人,都无法理解。像是突然冒出许多老板一样,突然冒出许多的新的生活。
    以前人们最集中的两个地方,老人在文化宫,年轻人在体育场。当容城出现三个喷泉广场后,也出现了几处购物中心,两个大型体育场与五个室内体育馆,莫名其妙地就建起来了。
    最值得骄傲的长江大桥,已经让小樊开车回老家的时间,缩短了一个小时。这么大的工程,好像只用了一年多就修出来了,以前大家期盼多少年的事,此时,仿佛一件不起眼的工程,悄悄地出现在你的面前。
    老人们惊叹的同时,年轻人建立了自己的优越感。仿佛,一切飞速向前的东西,本来就该这样,有一种淡定的见过世面的感觉。
    “冬子啊,这是最好的时代了,你得跟着它跑,就够了,这就像座火车,你上车了,只要把自己的位置坐稳,你就跑得快了。”
    爹爹此时已经开始衰老了,但他的话,却别有意义。冬子知道,自己这一切成功,来得太快,只不过是沾了时代的光。
    不是说硬件起来了,这就只是一个基建的时代。任何生产方式的启动,会带动一切社会形态跟着前行。比如各单位的审批模式,比如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规则。
    在这个洪流之下,廖苕货的日子就到头了。再厉害的大哥,也是搞分配的。如果遇上搞生产的时代,他就没作用了。他的砂石水泥生意,渐渐被一些连锁的新的商业模式所覆盖,而过度对同行或者顾客的威胁,也让他走上了违法的边缘。最后,他被打击了。
    在他坐牢之前,何姐已经进去了。因为,她又涉及另外一桩诈骗。
    她打听到冬子的身世,觉得这是个好题材,必须挖掘潜力。于是,多方打听,潜伏,甚至容钢当年的邻居,汽水厂的同事,容城中学退休的老师等,她通过不同的身份去了解消息。
    一切信息建立了一个框架,她就收买了一个人,是黄冈的,冒充冬子老家的人。与冬子开始联系,先诈点钱再说。
    这个人的办法,早就被冬子所熟知了。要知道,冬子在西安的一切,包括何姐以前的事情,冬子已经了解于胸。所以,何姐不知道,冬子对她,已经是单向透明。
    实力相当的高手较量中,失败与成功的关键,往往在于信息的不对称。
    冬子在小袁律师与冯警官的帮助下,设计着假装上当,假装很关心自己的血缘亲人一样,打钱,然后,报案。最终诈骗罪,第二次进入牢房。
    随后,因为她在容城的落脚地是无法隐瞒的,苕货的事,也就出来了。以前苕货协同犯罪,这次,苕货因为砂石水泥生意中,诈骗威胁,以及不可避免的打架与寻仇,他也进去了。
    多年以后,苕货出狱时,发现世界都变了。其实,何姐第二次入狱时,都已经后悔了。因为,如果她老实地在c姨的公司干的话,按入狱五年计,可以得到至少一百多万的收入。而她对冬子的诈骗,只到手了六十万,就被抓了。一分钱,也没用成。况且,比钱更重要的是:自由。比自由更重要的是:年华。
    当人人都有钱赚的时候,靠边混大哥就是个落后的职业了。职业没有荣誉感,也没有收入上的实惠,这条路,算是越走越窄了。
    而另一方面,冬子的路,却越走越宽。
    他不仅在街对面开了酒店。而且,在郊区,还开了那有名的食品加工厂。专门做卤鸭子,通过现代工艺,无菌操作及包装与冷链运输,鸭子的风味,已经铺上了湖北的好些个城市的超市。商标名称还是“老陈烧烤”牌。
    他还在燕子学习过的职业高中,办了一个烹饪培训班。整个班的老师是他请来的,运行费用是他承担的。最后,优秀的毕业生的工作,是他推荐与安排的。
    而这个班最优秀的顾问,当然是丁老爷子。他身体好,每年开学时,给新生上课,毕竟时,考察毕业生,他都要亲自来两趟。当然,他也被介绍给葛老校长认识。
    “冬子啊,你爹爹可真是个高人呢。”
    “何以见得?”
    “你知道,他一生守在容城,是为了什么吗?”
    “不知道。”
    “他想守出几个读书的种子,想守个文化的传承,结果,现在,居然还守出来你这个品牌。容城,没有这些,就不容城了。”
    丁老爷子是高手,见过的大师不少,有如此评价,冬子居然觉得,根本不过分。
    是的,每年,冬子给爹爹的分红,从绝对数量来说,越来越多了。他针求了冬子的意见,拿出来,作为容高的奖学金。有那些家庭贫困的伢,上学读书缺钱,但品学兼优的,就是奖励的对象。
    而冬子这个烹饪班,却是不收费的。主要招收对象,也是容城中家境一般的人。当然,一般有钱人的家庭,不会让孩子学厨师。而目前,容城最有钱的人,陈冬,就是个厨师。这听起来,有点幽默。
    从冬子当年收到拆迁款的那一天起,他的变化,只是事业上的变化。钱,只是数量上的变化。而相对于其余的人来说,却整个改变了命运。
    小樊,当年与燕子一样,因贫而困的人,已经换了第二套房了,买了新车。她与丈夫,已经是新的集团公司的管理人员,收入与股份期权,已经让他们每年的收入,接近了百万。
    小熊,与容钢的技术员,成了真夫妻。老婆辞职,与小熊一起,到了新的食品加工厂,小熊副厂长,而老婆是工程部主管。厂长及设备,大多是外面引进与自创相结合,小熊的设计,当成知识产权,折成干股,两口子的总体收入,甚至还超过了小樊夫妻了呢。
    小向果然没时间考虑换女朋友,挣钱都忙不过来,谁有闲心去撩骚?大堆服务员美女喊他“向经理好!”,他觉得,有这感觉,比跟单独哪个美女恋爱,要强得多。权力,使人兴奋,对多巴胺刺激,效果更好。为保持与强化这个效果,他成了工作狂。
    许玫与武杰,已经如普通夫妻那样,变得庸俗。
    “叫你搞快点,出个门,比女人还慢。”许玫催促老公快点走,她父母搬到新屋,今天中午要请客,地点,就在老陈烧烤。
    “我不得吹一下头呢?跟你这大美女一起,我不打整一下,掉你底子吧?”
    “都是亲戚,什么底子面子的,再说了,你以为,当年我是看你帅,才答应你的?”
    “那是什么?”
    “还不是,还不是,你听话。”许玫把实话都说出来了:“莫吹头了,底子没掉,顶上的头发,怕要吹掉了。快走,听话!”
    “好咧!”
    两人出门,一起开车来到老店对面这个大的老陈烧烤店。“许府乔迁宴”的牌子已经打出来了,在二楼。而门口迎宾待客的,是许玫的徒弟。许玫早就不当大堂副理了,她是正宗的酒店经理。这个店子,是她管理。
    燕子现在反倒闲了下来,每周只是到各个地方转转,其余时间在家里带孩子。他们的孩子已经两岁多了,现在正是最可爱的时候。
    深夜,两人在卧室,孩子睡了。
    “冬哥,司徒师傅说,如果我们想住别墅,要像他那边的那个一样,装修与家具的事,他可以帮忙办。”
    “算了,我觉得,没那个必要。当然,他那江边的别墅,的确是我们住得最好的地方。燕子,如果你真想住,每年过去住两个月,也不是不行。”
    “不去了。再好的地方,也是别人的家,我住在这里,这是我自己的家,我的父母,就在隔壁。我觉得,踏实。”
    “对,踏实。”冬子回应到,在他的心目中,这个地方,与小时候,与父母住一起的那红砖房子,并没有两样。
    “燕子,咱们再多栽一盆啬薇吧?”
    “为啥?你是说,为孩子?”
    “对,它能活,它肯开,它香,它好养。”
    其实,当年母亲在阳台上给啬薇浇水时,没这么多说辞。但冬子觉得,那是一个象征,支撑着自己的生命力。
    楼下的车辆与人声音渐渐平息,东山有风,仿佛从大江往上在吹。风吹过草,发出低频的声音;吹过树,激动着泥土;吹过松针,高频的尖音调传来。
    “燕子,听到没有,东山在唱歌。”
    “嗯,冬哥,我晓得,风来了,它就唱。风走了,它就等风来。”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
    (全书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