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言情小说>爹你今天读书了吗> 第七十一章 遇上

第七十一章 遇上

    周青一碗馄饨还未吃完,沈励就折返回来了。
    “这么快?”
    喝着碗里撒了虾皮的汤,周青满口余香的朝沈励道。
    沈励嗯了一声,“没多少事。”
    话不投机半句多!
    正说话,一道熟悉的人影映入周青眼底。
    周怀海从一辆装点精致的马车上由车夫扶着下来。
    下车处,两个与他看上去同龄的男子满脸堆笑迎上去。
    “周兄!”
    周怀海一抖身上不菲的衣袍,抱拳含笑,神态略显倨傲,“让两位老弟久等了,出门的时候家里有点事,耽误了些许。”
    临出门,收到周远送来的信。
    除了报一下他在京都的现状,又寄回家一千两银票。
    说着,周怀海抬眼朝茶水铺这里打量过来。
    蹙了蹙眉,“就是这里?”
    一个身着石青色长袍的男子便赔笑道:“前几日周兄说想吃馄饨,我们两个跑遍了城里大大小小的馄饨铺子,最后吃下来,这家最好吃,就是位置偏了点。”
    说着,两人做了个请的动作。
    “周兄,来都来了,尝尝。”
    周怀海眼底带着挑剔,略显嫌弃的抬脚上前,“这种地方,我劝两位老弟也少来,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闹肚子是小事,出了人命可不是玩笑。”
    说着话,他们三人在周青背后那张桌子上坐下。
    周青和沈励相视一眼,周青低头,慢条斯理喝着碗里的馄饨汤。
    那两位男子已然点好了馄饨,周怀海一坐,店小二立刻端了三碗上来。
    热气腾腾的大个馄饨,鸡汤打底,上面飘着碎葱花和小虾皮,升腾起的热气里翻滚着勾人的香气。
    周怀海挑了一只馄饨入口。
    他旁边两位男子期待的看着他,等他嚼了两下,两人齐齐讨好似的道:“如何?周兄?”
    周怀海便道:“难为你们了,这馄饨当真是好馄饨,就是这铺子的位置,实在脏!”
    那两位男子听得一头雾水,左右看看。
    店家打扫的很干净啊。
    周怀海就冷笑道:“我不是说他环境脏,我是说这位置脏!”
    “位置脏?”
    周怀海瞥了一眼前面的笔墨斋。
    “你们还不知道吧!”
    一听周怀海这话,就是话里有话,那两位立刻道:“周兄,什么事?”
    周怀海一叹。
    “这次县试,这案首,原本该是孙兄之子孙瑾的,可你们知道为何那案首却成了乡巴佬周怀山吗?”
    一听周怀海说这个,周青喝汤的动作一滞。
    沈励越过周青的肩头,目光幽冷望向她背后的人。
    “为何?”周怀海身侧两人好奇极了、
    周怀海又吃了一口馄饨,这才慢条斯理道:“还不是因为周怀山收了个好徒弟!”
    “好徒弟?”
    “周怀山那徒弟,便是这笔墨斋的老板!考试前,笔墨斋的老板可是给县令大人送了不少好东西,你说,这案首不是他还能是谁!”
    一听这话,沈励本就幽冷的眼神,骤然寒冽起来。
    见沈励要起身,周青抬手按了按沈励的手,示意他坐好。
    沈励朝周青看去。
    周青慢悠悠搁下手中筷子,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纸。
    看到那纸的一瞬,沈励顿时一惊,然后忍不住嘴角扬了扬,再看周青,满目宠溺。
    周青朝沈励挤了个眼,一抖手中的纸,起身朝周怀海走去。
    周怀海是背对着周青坐的,此刻的他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可,周怀山一个乡巴佬,这笔墨斋的老板,怎么就成了他的徒弟?”
    又吃了一个馄饨,吧唧唧嘴,周怀海眼底泛着阴鸷的光,道:“周怀山的女儿今年可是及笄了,谁能想到她用了什么法子!”
    这话一出口,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另外两位男子便笑了起来。
    “这事,周兄怎么知道?”
    就在周怀海要开口那一瞬,周青伸手在周怀海肩头一拍。
    两位男子错愕看向周青。
    周怀海一回头,一眼看到周青,结结实实惊了一跳。
    才放进嘴的馄饨,还不及嚼就整吞了。
    噎的周怀海直瞪眼。
    周青拍了下周怀海的肩头,在他旁边的座位坐下。
    啪的将那张纸拍在桌上。
    字朝着那两个男子,逆着周怀海。
    可就算是逆着,周怀海还是一眼就认出那张纸是什么!
    正是王强他爹娘去闹的那天夜里,他们按手印的那张纸。
    周怀海一张脸,腾的就紫青了。
    周青一挑眉,“我也很好奇,你说的那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周怀海眼见那两个男子落目去瞧纸上的内容,立刻起身去抓那纸。
    沈励在背后,一颗花生米弹出。
    周怀山只觉得膝关节一麻,将将站起,扑通又跌坐回去。
    周青一把将纸收回,不紧不慢的折叠好,然后手心朝上,对着周怀海,“二百两!一个为你污蔑我爹,一个为你污蔑我。”
    周怀海刚刚心头一惊,此刻却也略略缓过来点。
    “你出门居然带着这个?”
    周青翻个白眼,“你管我呢!赶紧的,拿钱!”
    “你要抢吗?这里可是县城,不是乡野,随你撒泼!”嫌弃的看着周青,周怀海扬声呵斥,“赶紧滚,不然,我报官!”
    周青嘿的就一笑,“行!报官!正好咱们去问问县令大人,沈励送了他许多好东西都是什么!谁不去谁王八蛋!”
    一拍桌子,周青起身。
    一脚踩着板凳,目光咄咄看着周怀海。
    这边动静闹得大,很快吸引了一些围观者。
    咦?
    这不是上次暴力拒婚那姑娘吗?
    周怀海身边那两个男子,刚刚可是清清楚楚看到了那张纸上的内容。
    心里有了大概的猜测。
    呵!
    周兄这次,说人坏话让正主听到了。
    有热闹看了。
    看热闹的唯恐戏台低。
    一个人就阴阳怪气道:“你算什么东西啊,也敢和周兄叫板,你知道周兄的儿子如今在何处高就?”
    周青不看那人,只朝周怀海道:“除非你儿子做了皇帝,不然,这白纸黑字红手印,别想抵赖,到底去不去县衙!痛快点,别耽误姑奶奶时间!”
    周青说的不客气,周怀海面色紫红。
    围观者指指点点。
    周怀海一摆手,脸上带着他惯有的失望。
    “你怎么和我说话呢,你爹连起码的敬重长辈都不教你吗?还案首,就这,德行配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