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玄幻小说>百花大帝>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明锐的狠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明锐的狠

    看,这就是阿猛的过人之处,用语言就洞悉了对方所有的想法,并且还说了出来,让对方找不出一丝的破绽,甘心加入月能寺!他更是清楚,明锐这样的男人是最看重自己的承诺的,不许诺则已,一旦说出口,则一定是遵守,这样的男人平时没有任何的光芒,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往往是最可靠的,好了,这个男人的问题解决了,还有其他人的问题,应该说这些年清河帮存在的问题有很多,阿猛现在要做的就是一点一点的处理掉,让他们变得更好!
    当明锐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时,他自己其实都不敢相信的,阿猛这个男人和自己从前认识的那些人完全是不一样的,这个男人胸怀坦荡,也许自己是真的太过执着于过去了,若是放下了,对自己也许真的还不错,天亮了之后,也许自己迎接的就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了!
    明锐是什么人,其实大家都是知道的,昨天他的杀气真的是太重了,几乎是所有的人都认为今天的明锐就应该是一个死人了,但是然所有的人都遗憾的是,这个男人依然是好好的活着,“明锐,你竟然还活着呢,刚才我们还在说,你这样的性子,应该是早就死了很多回才是,看来,昨晚上你对阿猛的刺杀已经是失败了是吗?你不是说你是什么清河帮的第一暗杀高手吗?难道这都是骗人的吗?”
    明锐这样的性子自然会树立很多的对手,说话之人正是明锐最大的对手鬼刀,当然这也是他的外号而已,至于真实名字是什么,那么没有人知道的,鬼刀是他的武器,此人出手诡谲狠辣为主,实力虽然不是很强,但变化莫测,委实是不好对付啊,他与明锐的关系很不好,原因是,他们两个都是那种喜欢出风头的性子,谁压住了谁一头,那都不乐意,时间一长,自然就会变成劲敌!
    而且他们两人曾交手多次,一直都是胜负未分,本想着只要这一次明锐死在了阿猛的手中,那么日后就再也没有人和自己争了,想不到这个明锐的命居然是如此之大,阿猛那个男人竟然是轻易的放过了他,不是外界传言,说阿猛这人一向都是恩怨分明的吗?不管是谁和他对上了,那都不会有任何的好下场,怎么到了明锐这里就成了例外了呢?
    “诸位可知道,为什么阿猛会饶了这个小子一命吗?不是因为明锐的命大,而是因为明锐为了足够的厚面皮啊,我可是听说昨晚你为了活命当真是什么话都说了出来了,甘心认阿猛做爹爹,其实他的年纪看着应该是比你还小上那么几岁,你说你为了活命至于这样吗?若是旁人倒也算了,只是你小子一向平时都是把脸面看的比性命还重要,让你这么做,还真是为难你了啊,你们大家看看,这就是我们的清河帮的高手啊!”
    鬼刀说的这些当然都是假的,但鉴于他们两人的立场,此刻说出来,还真的是有几分可信,毕竟,他是好好的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这就是事实,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不是吗?这鬼刀为了战胜明锐,当真是什么法子都能用,在他的认知中,只要能赢,过程其实一点儿都不重要!如此被人毁坏名声,若是从前的明锐可能早就爆发了,但是经过昨晚之后,他有了新的目标,他要超越阿猛,他知道,若是真的打起来,阿猛一根手指就能杀了自己!
    自己接下来只能是不断的修炼,只有在实力上真正的超越了这个男人,才能在最后杀了他,我了完成这一目标,他要训练,旁人说什么,他都不会放在心上了,从前的自己就是喜欢把杀气外泄,这当然是不好的,想要成为一个真正厉害的修炼者,内心的修炼是必不可少的,这是阿猛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而这一句话,自己是真的记住了!明锐离开了,今天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阿猛一直都是在关注着这个明锐,看来他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而自己对他说的话,他也都是放在了心上,这对他来说本身就是一种了不得的成长了,曾自己实力真的强大之后,还会在乎鬼刀这个对手吗?当然不会,因为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眼界已经是到了另外一个高度上了,就好像幼儿对成人生气,成人会和幼儿一番见识吗?当然不会!
    “你怎么走了,难道是被我说中了,心虚了吧,你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待在我们清河帮,你这样的一个男人,根本就是我们清河帮的耻辱!”随即,一道强风呼啸而来,冰冷的利刃距离鬼刀的动脉只有一厘米的距离了,“我不愿和你啰嗦,不是因为我怕你,而是因为你这样的男人根本连成为我对手的资格都没有,我曾经竟然会把你看做是对手,这本身就是对我的一种最大的侮辱,你若是再废话一句,我不介意让你成为我的刀下亡魂!”
    明锐依旧是从前的那个明锐,他依然是狠辣的,这就是阿猛要交给他的第二课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不用再忍,忍耐是一种品质,可若是过头了,旁人就会认为你没有胆色,在适当的时候震慑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明锐曾经的厉害那都是口口相传,真正见识过的人并没有几个,现在他们知道了,为什么木然大人曾经对他会那么的器重,这个男人的身上有着常人不具备的狠辣!
    鬼刀也就是平时嘴巴厉害,出手快些而已,若是真的遇上了厉害的,他还是怕的,就好像现在这样,他的脸色已经是变得十分惊恐了,“说啊,怎么不说了刚才不是嘴巴很能说的吗?怎么?在你鬼刀的字典中也知道什么是惧怕吗?
    刚刚我已经是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把握,那么日后再让我听见你的废话,我就废了你!”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