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言情小说>问丹朱> 第二百二十章 召见

第二百二十章 召见

    日光大亮的时候,张遥在院落里舒展活动身躯,还用力的咳嗽一声。
    “兄长。”刘薇带着婢女走来,听到这一声忙问,“你的咳疾又犯了吗?”
    张遥含笑摇头:“没有没有,我只是咳嗽一声,清清嗓子,以前犯病的时候,我都不敢这么大声的咳嗽。”说完他叉腰再次咳嗽一声,“通畅啊。”
    刘薇笑了,也不担心了,得知张遥有咳疾,父亲找了大夫给他看了,大夫们都说好了,跟正常人无疑,刘掌柜很惊讶,直到这时候才相信丹朱小姐开药铺不是玩闹,是真有几分本事。
    “可惜了。”刘掌柜私下感叹,“被恶名耽搁,没有人去找她看病。”
    丹朱小姐有此良技,为何不专心行医?那样的话必然能得善名。
    不知道呢,丹朱小姐不止治咳疾厉害,李涟说她夏天卖的一两金——小姐们自己起的名字,因为那三瓶药需要一两金——也极其精妙,可惜丹朱小姐也并不在意。
    或许,制药治病当善人太累吧?刘薇丢开这些念头。
    “兄长。”她将好消息告诉张遥,“父亲收到了一个旧友的信,他近日要去宁越郡任郡太守,想要携带一名官吏。”
    张遥欢喜道:“是吗?是什么样的官吏?可以自己做主一方吗?”
    刘薇见他高兴更高兴了:“我不太清楚,你去问父亲。”
    张遥道声好,两人结伴去了。
    刘掌柜拿着信也很高兴,一边看一边给张遥介绍,这旧友也是你父亲认识的,也答应张遥去了后当县令,主政一方。
    “那比我父亲当年好。”张遥感叹,“不用听命他人,束手束脚。”
    刘掌柜又叹气:“只是地方偏远。”
    张遥意气风发:“只要能一展宏图,地方偏远又如何。”
    这边正说话,门外有下人急急忙忙跑进来:“不好了,宫里来人了。”
    屋子里的欢悦气氛顿时凝固。
    刘薇颤声问:“是不是,公主来派人找我?”
    先前也有过,金瑶公主派人来跟见她。
    下人面色发白的摇头,视线落在张遥身上:“说,陛下,宣张公子。”
    陛下啊,刘掌柜的脸也变白,不由往后退了两步,所以,皇帝放过了陈丹朱,但还是不肯放过张遥——
    张遥理了理衣衫,神情平静的向外走去。
    “兄长。”刘薇喊道,越过他就想要走,“我去找丹朱小姐——”
    张遥拦住她:“不要告诉丹朱小姐。”
    刘薇含泪看着他:“那,你是不是危险了?”
    张遥对她还有刘掌柜以及问讯出来的曹氏一笑:“危不危险见了才知道,而且这不一定是坏事,现在陛下不听丹朱小姐说话,丹朱小姐就是跟我去了,也没用,还是我自己去,这样我说的话,或许陛下会听。”
    他说的有道理,刘掌柜欣慰又担忧:“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刘薇忙点头:“我也去——”
    曹氏在后拉了拉她的衣袖:“你不要添乱。”
    门外的太监不喜不怒不急不躁,只提醒“陛下只召见张遥一人。”
    这就没办法了,刘掌柜一家人只能看着张遥跟着太监走了。
    “这可如何是好。”曹氏喃喃,“皇帝不会迁怒我们家吧。”
    虽然刘薇听张遥的话没有来找陈丹朱,但还是有其他人告诉了她这个消息,金瑶公主和三皇子先后分别派人来。
    他们同时还都叮嘱一句话:“我们去父皇那里,你不要急。”
    如果皇帝真要杀了张遥这个美男祸水——就像前朝有位公主蓄养美男,声名狼藉,在位的皇帝为了维护皇家声誉,把公主的爱奴都杀了,金瑶公主和三皇子说,他们一定会拦住皇帝。
    陈丹朱听到消息又是气又是担心差点晕过去,顾不得换衣服,穿着家常衣衫裹了斗篷骑马就冲向皇宫。
    等皇帝接到通报的时候,陈丹朱已经被竹林带着到了殿门口,皇帝气的啊——
    “这要是刺客,朕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他对进忠太监说道,“这到底还是不是朕的骁卫?”
    进忠太监忙宽慰道:“陛下不要气,骁卫在铁面将军手里,他不也是这样用的?”
    是哦,原来铁面将军一个人气他,现在铁面将军走了,特意给他留了一个人来气他——皇帝更气了。
    “陈丹朱,你私闯皇宫——”皇帝对着跑进来的女孩子喝道,“给朕跪下!”
    奔跑进来的女孩子噗通就跪下了,皇帝甚至能听到膝头撞地面的响声。
    跪下来的女孩子放声大哭:“陛下,你不要杀张遥,要不然你会后悔的,我与张遥结交不是为了我自己啊,是为了陛下您啊——”
    皇帝坐在龙椅上目瞪口呆,耳朵被女孩子的哭声冲击的嗡嗡响,伸手按住额头,大喊一声:“住口!你哭什么哭!朕什么时候要杀张遥了?”
    陈丹朱哭的泪眼昏花看殿内,然后看到了坐在另一边的金瑶公主和三皇子,他们的神情惊愕又无奈。
    “是我自己猜测的——”金瑶公主还有些尴尬,“父皇并没有要杀张遥,我还没来得及给你再去送消息。”
    没要杀啊,陈丹朱心暂时放回去,抽泣着看四周:“那张遥呢?张遥在哪里?”
    皇帝额头直跳,咬牙一字一顿:“张遥,自然是回家了!”
    真的假的啊,她要去看看,陈丹朱起身就往外跑,跑了两步,停下来,心神终于回归,然后慢慢的低着头走回来,跪下。
    殿内一片安静,但能感觉到所有的视线都凝聚在她身上。
    “臣女,陈丹朱。”陈丹朱俯身,声音怯怯说,“见过陛下。”
    皇帝呵了声:“丹朱小姐真是礼仪周全!”
    金瑶公主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三皇子也莞尔一笑。
    “丹朱小姐真是关心则乱。”他轻声说道,“天真自然啊。”
    皇帝冷笑:“不用你替她说好话。”
    陈丹朱抬手擦泪,再抬头看皇帝:“谢谢陛下,谢谢陛下没有杀张遥,要不然,我和陛下都会后悔的。”说着又流下眼泪,“张遥他的经史子集学问是不怎么样,但是他治水上特别厉害,他学了很多治水的知识,还亲自走过很多地方查看,陛下,他真的是个人才。”
    皇帝看着她:“既然是这样的人才,你为什么藏着掖着不说?非要惹的流言四起?”
    陈丹朱哭道:“因为我说了没人信啊,徐洛之连给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因为我的名字跟张遥牵连在一起,他就直接把人赶走了。”
    趁机还又告了徐洛之一状,皇帝按了按额头,喝道:“你还有理了,这怪谁?这还不是怪你?胡作非为,人人避之不及!”
    陈丹朱知道适可而止,不再说话,只掩面哭。
    “你还说别人不信你,你又怎么看待朕的?”皇帝训斥,“听到消息你就跑来哭天抢地,怎么?在你眼里朕是个穷凶恶极的昏君吗?”
    陈丹朱哭着摇头:“不是呢,正因为陛下在臣女眼里是个前所未有的明君,臣女才害怕陛下为民除害啊。”
    皇帝被呛了一下,她说的这么有道理,他都无言可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