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言情小说>华娱之别样人生> 第四十二章:杀青

第四十二章:杀青

    杭州的拍摄结束,电影的拍摄进度就已经完成了80%,剧组很快转移到了魔都。
    周越美早就想去儿子的剧组看看,可惜她的身份不是说走就走的,现在孟轻舟的剧组到了魔都,总算能够得偿所愿。
    “轻舟,晚上你回家吗?妈妈给你做几个菜。”
    “妈,剧组刚到,很多事都还没安排好,明天晚上我再回来吧,你和爸也可以来剧组啊。”
    而近端时间最喧嚣的,莫过于媒体、网络对《无极》的批评和声讨,比之于《英雄》上映后对老谋子的吹毛求疵还要声势宏大。
    特别是陈楷歌接受新华报的采访刊登后,更是引来诸多影评人的狂轰滥炸。
    “糟烂的电影,乏味的访谈。陈导引经据典的吹了几个希腊神话来说创作理念,可结果就是没有神话只有笑话。”
    “抛开因为经费问题的特效不说,开场的大场面调度就已经很凌乱了,然后雷人的台词,震惊的故事,没有逻辑的行为,搞笑的国语发音,那个拍出《霸王别姬》的导演走上成魔之路。”
    陈楷歌试图将自己的叙事语境提升到一个超越历史的高度,但难辞其咎的执行效果则将这种野心彻底扼杀。因此观众不觉得电影本身有多少谜团值得探究。
    该有电影尴尬的营销定位:这些貌似国际化的演员其实更适合一个通俗化的剧本,而要达到导演期望的表演水准,国内其实有很多更为适合的演员。
    祖风手里拿着新一期的星周刊,封面就是:《无极》怎么了?
    “陈楷歌也走偏了,太可惜了!”
    孟轻舟听得就是一愣,啥意思?难道祖风还是个隐藏的文艺青年,想看艺术片?
    “风哥,你个人认为《无极》怎么样,说实话!”
    “电影的剧本故事框架没问题,故事还是蛮简单有趣的,只不过陈导加入了艺术片的表述形式和人物对白才让人们骂街,可能是这种形式的电影,观众还没法接受。”
    祖风的话算是持平而论,加之《无极》也并不是真的一无是处。
    人物性格鲜明,人设全部都能立得住,基本上每一个人都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谢霆锋尤其好评,这种心理变态只为了玩的货色在漫画圈子可是被受追捧,作为龙套的刘烨也不错,演员可以说很棒了。
    服侍有特色,不管是盔甲还是长袍,都给人一种极强的美感,镜头则是充满艺术性的拍摄,人物穿着长衫奔跑,拥抱,配合着大的场景,真是美轮美奂,光影搭配仿佛给人一种黑泽明电影的感觉。
    要找毛病无非就是吐槽剧本没劲,故事被一眼看穿,人物对白磕磕巴巴,无病呻吟瞎**矫情,女主没脑子,主角大傻逼之类的。
    陈楷歌经历过80年代那个理想高涨的年代,他和当时所有的知识青年一样赶上西方舶来的思想、美学热潮,囫囵感染过先锋的艺术趣味。
    他立足于中国人的主体性,思考中国人的现代性转型。他的思考使他获得了“电影哲人”的称号。
    他曾在访谈中说,“拍一部电影在某种程度上是在投射我的内心活动”,他一以贯之地在电影中真诚地剖析自己,将自己的世界观有所表达。
    对于人家的电影,孟轻舟关注的不多,再说想楷哥这样的大导演,不缺项目和资金,一时的成败也不会让他失去对电影的追求。
    “咱们也别替人家操心了,还是关心我们的电影吧,风哥你也好好想想,喜欢拍什么题材的电影,我帮你琢磨个本子,你不会还是想当演员吧。”
    祖风一直都想做导演,给轻舟做副导演的时候,个人的能力就得到了潘安智的认同,尤其是他的心很细,对剧本的理解,与演员的沟通都是他的强项。
    “我再想想吧,不能瞎拍!”
    每个人理解的爱情都不同,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它的不可捉摸。如果不是机缘和运气,没有谁能清楚地知道怎么才能让喜欢的女孩子答应和自己在一起。
    它到底是种口头契约还是身份束缚?除了示好之外有没有别的方式?怎么控制着自己的行为得体而不越矩?这些问题困扰着青春期里的每一个人。
    因为害怕失败,柯景腾拒绝接受沈佳宜已话到嘴边的答案——如果当时那句话说出口,那么会不会现在的一切都不一样?陷在爱情中的男人没什么智商,一意孤行又不知所谓。
    他大脑中关于爱情的回路已经简化成为了“强大→保护→被依赖→被喜欢”,大概因为是漫画看得太多,居然把“强大”理解成了战斗力,最后举办了那场成为两个人分道扬镳导火索的武道会。
    《那些年》的拍摄在一月29日,正式杀青,而胡戈和柳一菲看样子还沉浸在剧中不可自拔,少男少女的感情世界总是这么丰富而捉摸不定。
    杀青宴上,孟轻舟坐在他两的旁边,一直在引导他们去考虑自己的前途和以后的路线,希望他们能尽快的回复状态。
    周越美和孟扬庭也都来参加了自己儿子的杀青宴,看着偌大的剧组,才发觉自家儿子真的长大了。
    “老孟,你说轻舟和那个唐妍在谈恋爱吗?”
    “你问你儿子去,我怎么知道!”
    周越美盯着坐在孟轻舟身边的柳一菲,“这姑娘可真漂亮,听轻舟说也才18岁,倒是和他也挺般配的。”
    孟扬庭哭笑不得,“越美,轻舟才20岁,你着什么急,再说咱两离退休还早着呢,你就是想做奶奶,至少也是10年后了。”
    柳一菲还是小孩心性,伤春悲秋不过是一时的情绪,很快就走了出来。
    “孟轻舟,你答应给我写的歌呢?”
    糟糕!一直忙着电影的事,孟轻舟还真给忘了,不过他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慌乱,毕竟一代麦霸可不是说笑。
    “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一定办到,歌早就写好了,回燕京,我找全哥录个demo,再给你!”
    “如果没有《学猫叫》好听,看我怎么找你算账!”
    电影结束,柳一菲就不怎么怕孟轻舟了,熟悉了以后,言语也变得自然、亲切!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