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言情小说>华娱之别样人生> 第123章:剧本好下酒

第123章:剧本好下酒

    这就是一个qq群的麻烦事,小狐把家里照了一个遍,全都发到了群里,把在家的一菲给逗的心慌慌的。
    “大姐,我以为蜜蜜会告诉你的!”
    “你还在公司吗?”
    抱着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咪,一菲烦闷的在家里晃荡。
    “准备回家了。”
    “我想去看看蜜蜜的新家,你在家里等我!”
    孟轻舟还想提醒小丫头,注意记者,没来得及开口,电话就已经挂了。
    感觉不是一个人啊?
    记忆中的柳一菲,没这么黏糊人的,坚强、独立、妈宝、铲屎女王,最多再加上想念男友独自飞往泡菜国。
    到家还没十分钟,门铃就响了。
    “孟轻舟,快点、快点,带我去看看新房子!”
    你应该是见惯繁华的谪仙子,怎么会对一套装修的小别墅感兴趣?你家好像有近万平米吧!(看网上那么说,有神通广大的网友给科普下不,首都能有那么大面积的别墅?)
    看到孟轻舟输入指纹,打开门,一菲歪着头,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他。
    “不是说才装修好吗?你的指纹都录进去啦?”
    “装修的时候,我的指纹就录好了,很奇怪吗。”
    进去后,背着小手,挨个的视察了一边,确定没看到男士的房间后,天仙满意的点点头。
    “大船,你不是买了三套吗?怎么就装一套?”
    “给你留着呗,当做你的大玩具,你有空就考虑下怎么装修,怎么样,对你好吧!”
    原本心里还有些拈酸的天仙,心情畅快了。
    回到孟轻舟家,天仙一进门就牵着孟轻舟的手,就像是逛街一般,围着客厅走了几圈。
    孟轻舟还真不敢放肆,不是担心刘小丽,主要是担心葡萄架子的稳定性。
    顺着她的性子,陪天仙聊了会,不能自已的时候,尝了尝唇膏的滋味,就这,都已经算不错了。
    一菲走之前,拿走了一套别墅的钥匙,还叮嘱孟轻舟,不许告诉杨蜜和唐妍,她要自己悄悄的装修。
    《画皮》演员确定,祖风和潘安智联合执导的《潜伏》也进入了筹备阶段。
    孟轻舟没有插手演员的选用,早在几人琢磨《潜伏》剧本的时候,他就听祖风提过,男主的人选,孙洪磊、于和伟、尤勇,应该是这三人中的一位。
    到了公司,孟轻舟就被钟丽纺请去了办公室。
    他的助理问题,已经不能再拖了。
    “轻舟,虽然现在你主要是拍公司的电影,但联系演员、交际应酬,这些事最好还是有个人在身边,你说说要求,我们也好找人。”
    要求?肤白貌美大长腿行不行?
    “年龄别太大,最好是有从业经历的,其实也没那么着急啊。”
    钟丽纺入职以来,对公司并没有做出什么改动,她还在观察。
    对孟轻舟,她倒是真的放心了,确实只知道埋头创作,也就是个人问题上有些模糊,不过可以理解,想想他才多少岁。
    “急不急的都要解决,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人找好了,面试的时候你到场就行了。”
    乌尔山答应了做《画皮》的副导演,这段时间都是待在编剧部,孟轻舟只要没事也会过去,分镜头、人物造型、特效节点,这都是需要讨论的。
    今天同样如此,进门就看见乌尔山和两位编剧在哪画草图,孟轻舟一眼就看出是小唯流血泪的那一幕。
    “乌导,今天《画皮》的演员都会来公司,下午在会议室开个短会,大家认识下。”
    “我就待在编剧部,人齐了,你让人通知我。”
    创作型的导演可能孤高、固执,但有一点好,对作品的完整度,心里很有数,几乎不会出现逻辑不顺的问题。
    还包括人物形象的最初设定,拿到《画皮》的剧本,乌尔山和孟轻舟就连着商讨了两天,对每一个细节都要求孟轻舟阐述清楚。
    还好孟开挂是看过电影的,这应该也是他最大的方便,至少在两人交流的过程中,乌尔山对孟轻舟的认同度,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提升的。
    吴景到公司了。
    孟轻舟让前台把他带到自己的办公室。
    第一次见面,两人却没有一点陌生感,热情的握手以后,孟轻舟拿出一份签约合同。
    “景哥,这次谢谢你了,以后需要我帮忙的时候,你别客气!”
    对喜欢看参考消息的人,孟轻舟不怎么敢惹,更别说这位以后还是行业标杆式的人物。
    《战狼》系列能不能抄?
    当然可以了,但效果呢?上映时间呢?
    天时地利人和,少哪一样,《战狼》都不会有那么火,想想还是算了,祸害些国外的吧。
    “孟导你客气了,你能找我,是给我面子,我还得感谢你。”
    签了合同,孟轻舟又拿出剧本,“景哥,要不给你来杯酒,慢慢看,怎么样?”
    为什么提这事,孟轻舟听说吴景在军区训练的时候,一个人喝了28瓶啤酒,他想看看,这家伙是不是真的喜欢喝酒。
    吴景眼睛眯了一下:“这…这不好吧?”
    “景哥,我懂了,你等会啊。”
    一瓶茅台,两袋盐煮花生,两份剧本。
    两人的演出开始了!
    “孟导,能喝多少,看你这样,酒量不小啊!”
    “景哥,你别试我,我酒量真不怎么样,白酒最多一斤!”
    前台又送来了几个小菜和一瓶茅台。
    看到两人就着两袋花生都喝了一瓶白酒,前台也是暗自咋舌。
    庞勇知道佩蓉把玉佩送给了自己的小兄弟,决定不再回来,这一段看的吴景心里有点打鼓,感情戏不是他的强项啊。
    “轻舟,你给我分析分析,这仨在上战场前的人物关系,我拍戏,最怕感情戏,总觉得拿捏不好。”
    剥了一颗花生,孟轻舟翻到剧本上的那一段。
    “当时的王生,只是军队里的一个小卒。在庞勇出战前,佩蓉前来送别,王生只能在一旁牵着马,看庞勇逗佩蓉笑。”
    “此时的佩蓉虽然没有将作为定情信物的玉佩送给庞勇,但按剧本来说,佩蓉是属于庞勇的,而不是幕后的默默爱慕者王生。”
    男女爱情,若一方被异性中的佼佼者热烈追求,另一方必定会产生强烈的自卑心理。
    吴景拍了下脑袋,“就不能直接从头打到尾嘛,搞这些虚头巴脑的,没意思!”
    孟轻舟捅了一刀:“景哥,有女朋友吗?”
    “没有,哪有时间,再说也没合适的。”
    吴景的恋爱,举国皆知,孟轻舟还等着看热闹呢,提醒自己一定不要参与这哥们的事,别把姻缘给错过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