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言情小说>华娱之别样人生> 第180章:老姜

第180章:老姜

    “姜导,你好,还说晚上约你一起吃饭呢!”
    姜闻对孟轻舟的兴趣极大,特别是《月球》之后,在燕京的时候就想找个机会见见,一直没有合适的时间。
    这次来金马,除了电影的事,他还真想找个时间,和孟轻舟聊聊。
    “小孟什么时候到的,之前一凡还在念叨你。”
    姜文是真正的特立独行派,电影在他的手中,第一要素是要满足自己的诉求,其次才会考虑到观众,据说这是大导演的通病。
    没人能否定他的才华,可能曲高和寡的时候,会有骂声一片,但只要他奔放起来,开心的就是影迷了。
    姜闻无疑是中国最有才华的导演之一,甚至可以将“之一”两个字去掉。
    相比于其他导演,姜闻得到的认可度非常之高,不论是在挑剔的豆瓣网友眼中,还是在单单去为了消遣的观众眼中。
    他追求精益求精,而且是一些在别人看来毫无意义的细节。
    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很多人看到的是青春躁动,关于固定年代的回忆,而姜闻还原了当时北京该有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北京胡同是干净的,是可以一眼望到头儿的。
    为什么关注于这些细节东西呢?姜闻说,他不能欺骗别人。
    他甚至说,等到很多人懂事了之后,发现老姜对得起我们,对得起他们不懂事的时候。
    如此狂妄却真实地回答,不得不让人佩服。
    “老姜,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坐坐,小孟对你可是仰慕已久了!”
    张一凡适时的助攻,让孟轻舟很是满意。
    “那咱还等什么,出去找个喝茶的地方,慢慢聊!”
    刘烨、徐铮和姜闻也认识很久,几人慢悠悠的走出酒店,周芸东瞅西瞅,居然发现茶馆还真不少,
    孟轻舟见她吃惊的样子,笑着给她解释:“湾湾是中国十大茶馆城市,你以为这边都是咖啡厅吗!”
    随意找了一家看上去环境不错的,要了一间雅舍,等着老板上茶。
    “姜老师,这次有把握没?”
    “你小子,笑话我呢,我有个屁的把握,就当来玩一圈,看看老蒋怎么样!”
    姜闻是个很健谈的人,特别是对了眼缘后,特爱唠叨。
    就着手中的茶当酒,给几人讲起了《大洋照常升起》的来龙去脉,讲的兴起,还让周芸去外面买了两瓶二锅头,
    2004年10月份,姜闻邀述屏、尹红波等三五好友到自己家吃晚饭,酒肉穿肠,于众人陷入“肉昏迷”之际,姜闻讲了一个四段落的故事。
    王硕说姜闻描述画面是一绝,如同亲历景色,让你别无他法,唯有烂夸。述屏说,他这样跟你说故事:一双脚出现在画面里;沙地是白沙地,一片纯白,没有人走过。而一般的人叙述的时候可能会说,从前,有个人,怎样怎样。
    果然,故事讲完,众人哑然,起立鼓掌,一致表决弃掉原来的剧本,追奔姜闻的第三部导演作品:《太阳照常升起》。
    这回姜闻是受作家叶弥的短篇小说《天鹅绒》的刺激,这让他脑子里响起了新疆歌曲。
    姜闻的电影几乎全从文学作品改编。不过他的改编,只取一瓢饮。
    王硕看了《阳光》剧本,连说这是姜闻的东西,已经跟我没关系了。
    姜闻说看完《生存》,脑子里就冒出《鬼子》,故事情节改动之大,气得小说作者尤凤伟讼之公堂。叶弥后来看到改编剧本,说你们怎么扯这么远了。
    姜闻的电影必须有能震到他的音乐。这回,他要的是为影片量身定做的原创音乐,找的人是久石让。2006年,久石让到北京演出,在后台,久石让第一次见到姜闻。他说这和见到北野武的感觉十分相似:平和而又紧张。
    姜闻第一次到日本见久石让,给了对方一本素材,上面贴满符合自己感觉的音乐。据此,久石让谱成一曲,大家都叫好,姜闻摇摇头,说,不太对劲儿。
    久石让气得一手拿烟斗,一手发抖:你他么把莫扎特的音乐贴在上面,我怎么能作出比莫扎特更好的音乐啊!
    王硕说,姜闻拍电影有三个守贞原则:
    一、必须和自己之前的作品保持最大不可比性,基本思路是南辕北辙;
    二、必须有一定规模投资,他不大看得起低成本电影,认为电影就是奢侈品,要保证制作,“没钱拍什么电影啊!”
    三、不凑合。从人员到周期,尽量给自己工作人员争取最大利益——因为这导致第二条。
    这三条原则,在《太阳》里得到了极为彻底地贯彻。姜闻布置起场面,从来都是改天换地,所有人都认为走到极致了,他的想法是,还能更好。
    这非同与一般导演的经历,把在座几人都给惊到了,特别是姜闻说的很坦诚,一眼而去,就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没有一丝吹捧自己的意思,
    他是在回味其中的乐趣,以及创作的快感,有些人就是这么肆意与癫狂,他们所追求的,总会异于常人。
    “小孟,《月球》是你自己写的剧本?”
    孟轻舟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怎么,姜老师不相信是我写的?我老实说,真是我写的,没人代笔。”
    “哈哈,我怀疑你干什么,就觉得那本子写的漂亮,怎么当初不找我演呢?我要早知道,再怎么也得和刘烨争一争!”
    这是不可能的,欣赏姜闻,和请姜闻当自己电影的男主角,这是两码事,孟轻舟不会给自己找个大爷来剧组的。
    1988年,《红高粱》斩获第38届柏林金熊,导演是张一谋,但电影却充斥着满满的姜式风格——生猛、桀骜、荷尔蒙飞溅。
    据说张姜二人从开机一直吵到杀青,就这样在争执中制造了华语电影走向世界的开山之作。
    25岁的姜闻名声大噪,此后,他将被贴上了一个戏霸的标签,跟他合作的一众导演无不吃尽苦头。
    说实话,孟轻舟挖空脑子都想不透,《太阳照常升起》这电影,是怎么花光1000万美金的,姜大爷,这可是纯剧情片,老姜也不是楷哥,拍一部电影,修一座城,
    他是怎么花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