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言情小说>华娱之别样人生> 第195章:羊入虎口的丫丫

第195章:羊入虎口的丫丫

    “你不用送我了,老徐,我走两步散散酒,待会打车回去。”
    “轻舟,可别走错地方,不是熟悉的场子最好别去啊,有事给我打电话,捞人我肯定快。”
    一月正是燕京最冷的时候,出了餐厅被风一吹,孟轻舟整个人就晕乎乎的了,靠在路边的树上,缓缓劲。
    “喝多了吧,孟大导演。”
    甜腻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他回头一看,童丽雅。
    “你怎么还没走?”
    “我租的房子离这不远,走几步就到了,要我送你回家吗?”
    勉力站稳,孟轻舟摇摇头,刚想展示自己还清醒,“哇”的就吐了一地。
    “哎哎,你怎么样,不能喝就别逞能啊。”
    丫丫扶着他到路边的花台坐下,掏出纸巾给孟轻舟擦拭。
    “你等着,我去给你买瓶热牛奶。”
    童丽雅买了一瓶热牛奶,迅速的往回跑,到了花台,孟轻舟已经躺在那了。
    “哎,孟总,孟总,你醒醒,喝点热的会好一点。”
    孟轻舟其实醉的不厉害,只是出门吹了风,就有些凉了胃,身体乏力,在丫丫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几口热牛奶下肚,人就舒服了很多。
    “你叫辆车,要麻烦你送我回去了。”
    折腾了一会,总算是到家了,门口的几双女式棉拖,仿佛在证实赵小骨说的话,再怎么欣赏孟轻舟,丫丫此时也鄙视的撇了撇嘴。
    年级不大,心却不小。
    “孟总,你好些了吗,要没什么问题,我就走了。”
    到这会,孟轻舟已经没什么事了,“你等等,我收拾下。”
    丫丫一阵紧张,自己不会是羊入虎口吧,有些男人就喜欢借酒装疯,悄悄的把茶桌上的一个杯子拿在手里。
    洗了个脸,喝了一管葡萄糖,孟轻舟走了出来。
    现在已经快十一点,童丽雅一个女孩子,单身回家不怎么安全,当然也不能留在家里,他也不敢考验自己的定力。
    “这么晚了,你就别回去了。”
    “不用了孟导,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我要回家。”
    丫丫气愤的站了起来,手里的杯子随时准备砸在孟轻舟的头上。
    “你说什么呢,还想占我便宜,大姐,电视剧看多了吧。”
    “走吧,我带你去别的房子,你个麻杆身材,还真以为自己魅力无边呢。”
    最后一句话比孟轻舟想要非礼她还让丫丫生气,“碰”的一声把杯子放在桌子上;
    “你凭什么说我身材不好,唐妍也不比我好到那去,你还不是喜欢了。”
    孟轻舟没有反驳,走到门口,见丫丫没有跟上,回身看着她:“怎么,还真想在我家住啊,不怕我见色起意啦!”
    童丽雅的胆子壮了很多:“你有那胆子吗?”
    孟轻舟带着她到了杨蜜新装修的房子,东西都是齐的,几人都没来住过,打开门就显得有些冷清。
    “好了,你今晚就在这住吧,担心我半夜过来的话,记得反锁门。”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童丽雅在屋子里瞎逛了一会,看得出这房子没人住过,心里直骂孟轻舟土豪,装修这么好的房子,居然没人住,不知道她和小骨、万茜都在租房子吗?
    无良老板!
    没有偷香窃玉,也没有投怀送抱,清晨醒来的童丽雅,在陌生的房间里徘徊,她不是羡慕这里的豪奢,而是留恋这般舒心的环境。
    轻叹了一口气,童丽雅整理好个人卫生,准备去和孟轻舟告辞。
    孟轻舟很早就醒在了床上,没有头疼的感觉,望着卧室的银色水晶吊灯,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读档人生以来,他时常有这样的困惑;
    任何一个人都有对向往生活的追求,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理想化的生活描述,让他记忆犹新的,是苏轼的人生赏心十六件乐事;
    清溪浅水行舟、微雨竹窗夜话、暑至临溪濯足、雨后登楼看山、柳阴堤畔闲行、花坞樽前微笑、隔江山寺闻钟、月下东邻吹萧、晨兴半炷茗香、午倦一方藤枕、开瓮勿逢陶谢、接客不着衣冠、乞得名花盛开、飞来家禽自语、客至汲泉烹茶、抚琴听者知音。
    生活的美妙之处在于,很多事情在我们没做到一定程度之前,是完全没法理解的。
    纠缠于三位女孩子之间,他也不能确定这是否就是自己所谓的追求!
    煎了两份牛排和鸡蛋,热好牛奶,给童丽雅打电话让她过来吃早饭,一阵忙碌过后,莫名的就轻松了很多,暗自嘲笑自己无病呻吟。
    童丽雅拒绝了孟轻舟送她去剧组的提议,她还不想绯闻缠身,剧组很快就杀青,她也不用赶时间。
    孟轻舟在钟丽妨的催促中,赶到了公司。
    明天的媒体看片会,是《画皮》上映前最有力的宣传了,指望这些影评人和媒体给电影涂脂抹粉呢,
    营销宣传不一定能直接带来好票房,但好票房一定离不开营销宣传。
    映前推广向来是电影发行的重要一环。发行方一般会在影片上映前通过预告片、广告、点映等方式为电影造势。
    与此同时,电影的口碑亦开始形成。在网络大发展的当下,用户参与话题讨论的数量,成为一个重要的因素。
    这就需要在网络与媒体上,有足够分量的人为电影摇旗呐喊。
    被大众认知的“影评人”,他们未必能够直接影响票房,但一定能够影响舆论的方向,特别是在点映或上映的首周末,
    大多数观众并不能够给出一个完整以及有理有据的评价(观后感),急于倾诉的内心很容易在各种评论文章中找到共鸣。
    在“影评人”中还潜藏着一部分“研究者”,他们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对终极意义的追溯,对文化命题的解读,使得他们的头衔往往会是媒体在引用时的关键词,他们也是诠释某种现象最好用的媒体“信源”。
    因此,他们在评论者中表面上看起来不太被注意,但事实上会强化某种观点的权威性。
    《画皮》的发行方,是中影和上影,这也让公司对电影的排片不怎么担心,即使周星星的长江七号晚一周上映,也不会抢占太多排片。
    但加强万重山自身的发行能力,将是未来两年需要钟丽妨迫切解决的事情,最好的当然是拥有自己的院线。
    孟轻舟就等着美国人民捐钱给他搞院线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