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历史小说>我在秦朝当神棍> 第七百三十七章 我要坑谪仙

第七百三十七章 我要坑谪仙

    冯甲满头大汗,对冯小甲说道:“你再算算,一共有多少利息?”
    冯小甲也满头大汗,他有点不敢算了。
    他对冯甲说道:“父亲,我向来不会算账。”
    冯甲恼怒的拍了一下桌子,喝了一声:“算。”
    冯小甲吓得一哆嗦,然后开始算。
    他知道父亲为什么恼怒,因为借钱这个事情,是冯小甲提出来的。
    现在搞成这样,他得负主要责任。
    冯小甲确实不会算账,但是这几天要算利息,已经快要把他逼成数学家了。
    冯小甲一边算账,一边努力的给自己找个借口脱罪。
    他对冯甲说道:“父亲,咱们虽然欠了不少钱,虽然有了不少利息,但是……但是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得到啊。这王五,不是已经快要被拿下了吗?”
    冯甲说道:“你也说了,是快要被拿下了。这王五,怎么胃口这么大呢?他一个小小的兵卒,还真是胆大包天啊,竟然敢要这么多钱。”
    “眼看着一辆辆宝车送到王五那里,他快要成咸阳城第四大首富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冯小甲好奇的说道:“咸阳城第四大首富?那前面的三大首富是谁?”
    冯甲说道:“这你都不知道?首屈一指的,当然是谪仙槐谷子,第二名的就是淳于越,第三名就是李信。”
    冯小甲哦了一声,说道:“闹了半天,全都是谪仙的人啊。”
    冯甲一愣,幽幽的说:“好像,还真是这么个情况啊。”
    忽然他回过神来,对冯小甲说道:“你别给我打岔,告诉我,利息究竟是多少?”
    冯小甲干咳了一声,对冯甲说道:“父亲不要催促,我还正在算。你也知道,我不是太会算账。”
    其实冯小甲算账挺厉害的,更何况这笔账已经算了不知道几百次了。
    他早就得出来了一个数字。只是这数额特别巨大,他不敢说而已。
    冯小甲又开始转移话题,他对冯甲说道:“父亲,我觉得我们走入了一个误区。”
    现在冯甲对什么“错”、“误”之类的字眼很敏感。
    他听到冯小甲这么说,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幽幽的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冯小甲说道:“我们给了王五多少钱财?那是成千上万啊。为什么王五始终不肯松口?无非是有伏尧公子也在送钱。”
    “我们两方较量不下来,王五就乐享其成,看着我们一点一点加高价码。所以王五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伏尧公子。”
    “如果我们能搞定伏尧公子的话,那么王五自然就不在话下了。”
    冯甲缓缓的点了点头:“你这话很有道理,很有道理啊。”
    他问冯小甲:“那具体应该如何搞定伏尧公子呢?”
    冯小甲确实指出来了一条路,但是这条路是不可逾越的。
    伏尧公子,那是当今太子。
    用钱贿赂?人家的钱多的花不完。用武力威胁?那和直接自杀有什么区别?
    冯小甲瞪了瞪眼,也确实不知道怎么做了。
    他安慰冯甲说:“父亲,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咱们不要着急,再慢慢想想看。”
    冯甲有点不快:慢慢想想看,便能想出来了吗?
    不过,他最终只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父子之间,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
    这时候,冯小甲再也兜不住了,吞吞吐吐的把本息数字说了出来。
    九万万钱。
    相当于冯氏的钱全部家产了。
    这个钱如果还上去。冯氏的祖宅和田地都会姓了别的姓,也就是说,冯氏会赤贫如洗。
    冯甲额头上的冷汗顿时吧嗒吧嗒的落下来。
    他低声说:“虽然主人说,不惜一切代价要贿赂王五,但是这个代价,好像有点大啊。”
    冯小甲也开始擦头上的冷汗,一边擦,一边小心翼翼的说:“是啊,是啊。稍微大了一点。”
    冯甲说道:“怎么花借来的钱,花得这么快呢?一点感觉都没有。”
    冯小甲说道:“是啊。我只记得运珠宝的车辆一趟有一趟,这些钱咱们没有亲眼见到,就好像只是一堆数字一般,很快就没有了。”
    冯甲叹了口气,低声说道:“这件事,万万不能让旁人知道。”
    “咱们有主人的命令,要不惜一切办这件事。而冯氏宗族,也同意了这一点。但是这不代表咱们就安全了。”
    “如果事情办成了,他们自然会高高兴兴,满心欢喜。记我们一功。”
    “如果事情没有办成,我们在他们眼中就是不折不扣的罪人了。”
    冯小甲说道:“可是我们这样,能蛮到什么时候?”
    冯甲叹了口气:“至少要等到主人回来吧。否则的话,那些冯氏宗族,能直接杀了我们。”
    冯小甲说道:“主人回来,我们便安全了吗?”
    冯甲摇了摇头:“即便主人回来,我们也无法安全。不过……主人至少知道王五的威胁有多大。我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也算是情有可原。”
    冯小甲说道:“咱们为何不直接杀了王五?”
    冯甲皱了皱眉头:“在咸阳城中杀人,有些太冒险了吧?”
    冯小甲说道:“反正咱们已经走上绝路了。”
    冯甲点了点头,立刻派了一些杀手去杀王五。
    只要杀了王五,一切难题就都迎刃而解了。剩下的,就是怎么摆脱罪责了。
    王五现在可不是一个普通的秦兵了,他是王五日记的作者。
    他如果被杀了,冯氏是第一嫌疑人,朝廷一定会来这里追查的。
    到那个时候,冯甲和冯小甲,就要想办法脱罪了。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先解决眼前的危机吧。
    一刻钟后,那些杀手都回来了,他们脸上带着惭愧的神色。
    冯甲一看他们的脸色,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没有杀成?”冯甲担心的问道。
    那些人都缓缓的点了点头,苦恼的说:“没有杀成。”
    “为什么?”冯甲有点恼火:“这么多人,杀不了一个普通人吗?”
    那些杀手无奈的说:“这个王五最近财大气粗,雇了很多家丁护院,一天十二个时辰,轮班巡逻,我们根本没有机会下手啊。”
    冯甲:“……”
    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了。
    他看了看冯小甲,说道:“你是年轻人,主意多,你跟我说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解决现在的问题?”
    冯小甲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然后无奈的放弃了。
    这时候,有两个穿着体面的匠户进来了。
    他们看见冯甲和冯小甲之后,就连连拱手。
    这两个人很客气,但是冯甲和冯小甲都没有给他们好脸。
    因为他们清楚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要账的。
    冯小甲站出来,对这两个匠户说道:“现在不过是月初,你们不用这么着急吧?”
    这两个匠户连连说道:“不着急,当然不着急,按照谪仙钱庄的规定,一般是月中结算。”
    冯小甲皱着眉头说道:“那你们这么早来做什么?”
    这两个人说道:“我们只是私底下帮你们算了一笔账,发现府上的钱财好像有点困难。入不敷出啊。”
    冯小甲没有说话。
    这不是废话吗?确实入不敷出。
    两个匠户低声说道:“我们还听说,这些钱都是你们私底下拿出来贿赂王五的?”
    冯甲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恼火的说道:“放屁,我这是……”
    匠户摆了摆手:“我知道,你们一定是得到了冯大人的准许。可是冯大人现在还在宫中,没有回来。我们猜想,是不是你们误解了冯大人的意思?”
    冯甲愣住了。
    匠户说道:“也许,冯大人并没有想花这么多钱。也许,冯大人的打算是,如果事情能办成,花多少钱都可以,如果办不成。那就……嘿嘿……”
    冯甲忽然心中一凛。
    他猛然间顿悟了。原来,是自己理解错了冯去力的意思。
    如果事情可以办成,那当然要不惜一切代价了。
    可是如果事情办不成的话,还要花费那么大的代价,那不是太傻了吗?
    可是,现在有什么办法?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说什么都没用了。
    怪只怪冯甲太想赢了。太想帮着冯去力排忧解难,然后获得奖赏了。
    他叹了口气,颓然的坐在旁边。
    现在冯甲能想象得到自己的下场了。
    等冯去力回来之后,一定会勃然大怒,到时候,他恐怕会找个借口被杀了吧?
    出了这么大的事,总要让冯去力有个出气的地方。
    这时候,那两个匠户一脸同情的对冯甲说道:“其实,我们倒是帮你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没准能解决你现在的苦恼。”
    冯甲惊讶的看着他们两个,然后有些激动的问道:“是什么办法?”
    这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微微一笑,说道:“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你们想办法,把整个冯氏抵押给我们。”
    冯甲:“???”
    这是什么鬼办法?
    冯小甲问道:“抵押给你们之后,会怎么样?”
    匠户说道:“抵押给我们之后,冯氏的房产和田产,就都属于商君别院了。”
    “当然了,我们不会立即收回。而是给你们优先租赁权。”
    “以后你们依然可以生活在这里,依然可以中原来的田地。只不过每年要给我们交租金罢了。”
    “两位是冯府中的大人物,虽然不是冯氏宗亲,但是都是御史大人的心腹。如果你们暗中动一点手脚,每年挤出那么一点钱来交租金,应该没有问题吧?”
    冯甲听了这个计划之后,心里面就只有两个字:荒唐。
    这两个匠户也不催促,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二位可以好好思量,我们就先行一步了。如果你们有意的话,可以带着房契和地契来找我们。”
    冯甲和冯小甲都没有说话。
    他们也没有送这两位匠户。
    什么礼仪,已经全都顾不上了。
    冯甲始终没有说话,他绕着院子正中央的大石头,一圈一圈的转。
    冯小甲站在旁边,看着愁眉不展的父亲,忽然间想起来在商君别院拉磨的驴。
    冯甲扭过头来,对冯小甲说道:“你会刻印吗?”
    冯小甲的身子一颤,小声说道:“会,不过……”
    冯甲说道:“我知道地契放在什么地方。你去偷出来,然后伪造一份,把两份掉包。”
    “假的那一份,放在原处,欺骗主人。真的那一份,去抵押了。”
    冯小甲打了个哆嗦:“父亲,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冯甲缓缓地点了点头:“不这么做,我们父子就危险了。”
    冯小甲说道:“可是这种事,纸包不住火啊。终有一天会露馅的。”
    冯甲微笑着摇了摇头:“不怕,只要能坚持个三五载就可以了。”
    “剩下这些年,我们父子就只要做一件事便好了:转移财产。我们要四处挪用,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出来大量钱财。”
    “这些钱财,一小部分交租金,瞒住所有人。一大部分我们偷偷藏起来,等到时机成熟,我们就带着前远走高飞。”
    “到那时候,我们就不用给人做奴婢了。我们可以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做一个有钱人。”
    冯小甲说道:“然而,现在大秦户籍严密,甚至要贴照片才行,我们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呢?”
    冯甲微微一笑,对冯小甲说道:“蛮夷之国,不是刚刚打下来吗?我们趁乱过去就好了。”
    冯小甲点了点头。不过欲又有些犹豫的看着冯甲:“往日父亲不是教了我很多忠心的道理吗?还说冯氏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绝对不能背叛冯氏。”
    冯甲呵呵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我们确实不能背叛冯氏。不过……我们带着前远走高飞,是背叛冯氏了吗?”
    “你不要忘了,再过一会,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谪仙的了。我们把钱卷走了,那是在报复谪仙,那是在给主人报仇,这是十分忠勇的行为。”
    冯小甲微微一愣,然后向冯甲竖了竖大拇指:“妙啊,孩儿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看来孩儿距离父亲的境界还很远啊。”
    冯甲微笑着说道:“不忙,你还年轻,有的是学习的机会。现在……不要耽搁时间了,快去伪造房契和地契吧。”
    冯小甲使劲点了点头:“孩儿明白,这就去坑谪仙。”
    自从父子俩把这个行为定义为坑谪仙之后,心中就踏实多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