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修真小说>封神榜有阴谋我成了坏人> 第六十六章 金木水火土,进入五行狱鼎

第六十六章 金木水火土,进入五行狱鼎

    匠神在火烧云前往五行狱鼎的这件事上绝对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至于是什么目的,好奇心左右了独孤一战。他化为一缕淡淡的游丝缠绕在火烧云的衣袖里,并随着火烧云来到了神韵阁。
    神韵阁的大门是通往五行狱鼎的入口,就像铁器阁那扇水门,它是通往水狱的入口。然而来到神韵阁的门前,不得不傻眼了。这里根本没有门,明显就是一道空气,进去了就是神韵阁。从门外往里看,阁里散发着烁烁金光,十分地耀眼,可见里面收藏了数以千计的神韵。
    火烧云疑惑地朝前迈了一步,他希望能有一扇透明的看不见的门阻止他的步伐,不过很令人失望,他一脚跨进了阁里,另一只脚紧跟着也迈了进去。进去后,他又把一只脚跨出去,还是碰不到门。“老家伙,你诓我!这里根本就没有门,没有门,你给我钥匙作何用?”火烧云气急败坏,大声呼喊着。
    呼声惊动了冰灵霜,同时也惊动了匠神。只听匠神殿里传来暴怒的话音:“尔乃废物,死不足惜,芝麻开门,气通五行。”随着话音落下,殿门徐徐打开,音律骤起,匠神一身神装,武威地走了出来。冰灵霜见状,忙得下跪行礼。匠神扶起她,对她说:“你随本尊一同前往灵墟仙山。”不及冰灵霜反应,二人已然消失了踪影。
    在匠神殿里只剩下一条孤影还有一道游丝,孤影呆呆地站在神韵阁门前,试图在思索出开门的方法,而游丝藏在孤影的衣袖里正着急地为他捏着一把汗,希望他能从这个没有门的阁里找出门。其实,火烧云并非白痴,他只是少了一样主言行的心脏,除了心脏外,他的一切都是高配。根骨奇佳,智商奇高,血脉非凡,可想而知,在他有心的时候,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面对着没有门的空气,火烧云陷入了沉思,沉思中,想到匠神刚才说的话,他说:“芝麻开门,气通五行。”芝麻是智障的谐音,他在骂火烧云为智障;五行为五行狱鼎,而气通……。火烧云恍然大悟,立即拿起钥匙,在面前手起刀落,从上而下,急速一划。
    奇迹果真就出现了,神韵阁的门原来就是气。气不在五行中,但通往五行,是五行里少不了的介质,故而气通五行就是这个道理。打开了通往五行狱鼎的大门,火烧云大喜过望,急忙一头钻入门缝。
    五行狱鼎,顾名思义,它是一尊鼎,作用不是烹煮,也不是象征权力,更不是用来炼丹制药,而是作为关押犯人的监狱。它的形状与平日所见的鼎截然不同,它没有脚,没有耳,胖墩墩的像一只大菠萝。
    大菠萝被七朵不同颜色的云烘托在中央,给人以莲花盛开的感觉。火烧云站在其下,啧啧欣赏了一会儿,他认为开山斧一定就藏在里面。于是冲天一飞,飞到鼎盖之上。顶盖由五片金叶组成,经大风一吹,窸窸窣窣的声音,每片金叶上赫然有一个大字,分别曰:金木水火土。正应了五行狱鼎之名。
    只是尚有不明,此鼎既然是狱,那么以何为狱?难道这里面关押了什么东西?
    火烧云正踌躇不知该如何为妙时,只见其中一个金字开始闪闪发光,他立刻明白了,这里分别由五个结界空间组成,每一个空间都是一个狱,也就是金狱、木狱、水狱、火狱、土狱。每个狱的入口便是对应的每个字。火烧云喃喃自语:“金木水火土,有五狱,那么开山斧会在哪个狱里呢?”
    他在说话的时候,独孤一战藏在衣袖里暗观,也看出了其中门道。不由得想起和骨离一起进入铁器阁的时候,骨离说,铁器阁的水门便是通往水狱,那么以此来推测,其它五个阁门便对应着其它的几个狱。而神韵阁却是不在五行中,以气直达五行狱鼎,如此从头到尾细致一想,便是对上了。
    那个“金”字一直在闪烁,似乎有意在召唤火烧云,告诉他,这里是通往他想要的地方,那里会有他所期盼的东西。于是,火烧云身不由己,像中了邪,朝金字走过去,并一头没入了其中。
    金狱连通石器阁的金门,里面白茫茫的一片,因为除了白,什么也没有,让人误以为什么也看不见,唯有感觉出四周空旷,脚下踩着虚空,能自由行走。火烧云努力地睁大眼睛,希望能从白色空间里看到什么,就算是细微的一点点色彩也行。可是,他失望透顶,心情逐渐显得悲伤。
    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监狱,还是毫无边际的白色炼狱,人在里面除了悲伤和绝望,别无选择。火烧云禁不住感情的宣泄,他开始痛哭流涕,甚至是歇斯底里的呐喊。呐喊声最终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它惊醒了白色空间里的一种怪兽。那怪兽展翅飞来,全身雪白,啸声震耳欲聋。
    “是……是白虎!”火烧云看清了怪兽,吓得脸色惨白。
    白虎乃五大神兽之一,号称杀伐战神,其凶猛无与伦比,别说是小小的修仙道人,就是大罗金仙也怵它三分。火烧云哪里还有思考的余地,等死只在一刹那间。
    然而就在白虎从天扑至的时候,独孤一战及时地现身了,并果断出手,一招打的白虎嗷嗷直叫。
    白虎犹如飞鸟,在空中盘旋几圈,接着再次袭来。独孤一战不慌不忙,从地上扶起吓傻的火烧云,笑着说道:“兄弟,没事了,那不过是一只会飞的老虎,使出你的平生所学,战胜它。我相信你。”
    火烧云从痴傻中清醒,惊愕地看向独孤一战,那眼神里充满了疑问。他想问,“你是谁呀!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但是千钧一发,哪里还有询问的机会?白虎扑了过来。这次,独孤一战没有出手,而是直接躲闪过去,同时将火烧云推了出去,让他去迎战白虎。“不要怕,它没什么可怕的,只要信念坚定,就一定能够战胜它。”独孤一战在一旁鼓励着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