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其他小说>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196章 贝姐卖得一手好队友

第196章 贝姐卖得一手好队友

    “可以摘了,”池非迟看了看照片,收起手机,“接下来带你们去抓娃娃,抓到的都归你们。”
    “好耶!”
    三个孩子又跑向抓娃娃的机器。
    “喂,你们脸上的纸条……”柯南刚想提醒,转头就看到灰原哀一脸好奇地吹头上垂落的纸条玩,“灰原……你……”
    灰原哀僵了一下,一秒冷漠脸,没事人一样转头,“怎么了?”
    “你这变脸速度跟池哥哥有得一拼!”柯南低声吐槽,下一秒,就被步美拉过去抓娃娃。
    池非迟把游戏币分完,刚想去试试,感觉手机振动,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把自己的游戏币递给灰原哀,“你们玩,我去接个电话。”
    “好……”灰原哀接过游戏币,目送池非迟匆匆离开,又转头看娃娃机,对比着看哪个娃娃好看。
    池非迟走到僻静处,接起电话,“喂?”
    “你那边真吵啊,”贝尔摩德含笑的声音传来,“要不要出来吃饭?我请客哟!”
    “我不约。”池非迟拒绝。
    “好吧好吧,”贝尔摩德散漫笑着,也没有坚持,“那我就叫上别人了!”
    电话挂断。
    池非迟收起手机。
    换了其他时候,一个漂亮女性的邀请,还是自己的同事,他怎么也要考虑一下,不会拒绝得这么果断。
    不过现在不行……
    之前红方跟黑方对线,中路的赤井秀一用了伪装技能,潜伏在下路的黑方,通知了红方小伙伴蹲草丛,打算把琴酒骗过去蹲了。
    可惜琴酒没上当,派了个小兵进草丛,小兵发现草丛里有一堆红方的人,琴酒果断撤退。
    赤井秀一蹲人没蹲成,自己也暴露了,退回中路。
    贝尔摩德就是跟赤井秀一以及fbi小组对线的人,之后听说工藤新一被灌了药、生死未卜之后,贝尔摩德坐不住了,也不管对线的fbi和赤井秀一,往下路跑,还把赤井秀一和fbi带到了下路。
    她要确定工藤新一有没有死,没死的话又会在哪儿。
    而且,哪怕工藤新一没死,但被组织盯上,也是危机重重,死路一条!
    她要跑到下路保工藤,带来的fbi和赤井秀一也正好可以牵制琴酒和其他组织成员的视线。
    水浑了,她才好运作。
    而贝尔摩德明知道自己带了一串小尾巴过来,正被fbi盯着,还在这时候打电话给他约吃饭,目的就是为了让fbi注意到他。
    追思会那一次,他们两人待在一起,还可以说是巧合,或者贝尔摩德利用他做不在场证明,只要那次之后没有过多联系,就会减轻他的嫌疑。
    不过,要是之后他和贝尔摩德还频频约在某个高档餐厅、共进晚餐,再悄摸摸说话,他被fbi和赤井秀一重点观察的可能性很高。
    贝尔摩德可能是觉得他在毛利兰身边晃悠,对毛利兰和工藤新一来说是个潜在的危险,也可能是觉得他的存在会影响计划,对局势造成影响,再加上,如果fbi盯着他查,就可以利用他,把fbi引出来了……
    或许还有别的原因,不过可以确定的是——
    贝尔摩德绝对想卖他!
    赤井秀一还不知道他也是红方的人,仅是调查、监视、试探,都会让他分心应付,不能随便往毛利兰那边跑。
    要是赤井秀一再来个蹲人计划,那更是个大麻烦,一不小心就会打乱他的计划。
    如果不是了解情况,换成一个萌新,恐怕早就傻傻过去吃饭了,然后被fbi偷偷锁定还不自知。
    池非迟转身回了娃娃机那边,心里还有些感慨。
    贝姐真是卖得一手好队友……
    这才是真的坑,也不知道多少人被卖了还迷糊着……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贝尔摩德不敢光明正大地卖他。
    想想卧底还真不容易,要防着组织的坑,要防着不明情况的同行打乱自己的安排,还得防着贝尔摩德卖队友……
    而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不会跟赤井秀一合作。
    虽然大致上,大家目的相同——都是干掉组织,但终究是隶属于不同势力。
    如果赤井秀一和安室透要保一杀一,他肯定会选择弄死赤井秀一、保安室透,这不仅交情问题,也是立场问题。
    当然了,能两全其美最好,但谁也不敢肯定会不会有那一天。
    再加上,赤井秀一也是个坑!
    就拿基尔来说,基尔被抓之后重新卧底组织,因为被fbi抓住过的经历,哪怕她说是自己逃出来的,还跟赤井秀一配合、做出杀了赤井秀一的假象,但照样还是被组织怀疑。
    赤井秀一不知道组织的德行?
    卧底进过组织,赤井秀一自然清楚,不过他还是安排了抓捕,让基尔作为自己的线人、又潜回组织提供情报。
    当年,基尔的父亲为了她能继续卧底下去,死在了基尔手上,她觉得放弃卧底,就辜负了父亲的牺牲,也不甘心离开,才冒着风险回去,否则,早就应该像赤井秀一一样抽身撤退。
    而赤井秀一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才说服基尔冒险回组织。
    因为fbi在组织里没有钉子了,他们需要一个线人来把握组织的动向!
    或许,赤井秀一是自信他的安排能打消组织对基尔的怀疑,但自信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东西,结果基尔也还是被怀疑。
    他信不过赤井秀一的‘自信’。
    自己这颗棋走乱一步都危险,自己控制住最好,谁乐意把一部分操控权限交给别人?
    就算不是分享操控权,只是情报沟通,但面对不断试探的组织,同样容易出问题,对方一个小失误就可能让自己满盘皆输。
    风险增加,又没好处。
    自己能应付,干嘛还找其他势力的人?
    所以,红方彼此之间有一定信任和亲切感,心里都清楚大家合作最好,不过,除非情况危急,或者凑巧可以双赢的时候,否则很难合作到一起去。
    哪怕是他跟安室透,也没有让对方配合执行什么计划。
    各自按自己的安排钉在组织,必要时沟通、分析一下组织的情况,方便自己做出调整或意识到危机,也因为同样立场和相信对方是朋友,不用防备什么。
    这才是最舒服的合作。
    ……
    娃娃机前,灰原哀在跟一个蛇形玩偶做斗争。
    非赤绕在灰原哀的手臂上,直勾勾盯着抓娃娃的勾子,就差没钻进玻璃柜里去了。
    勾子一松,蛇形玩偶又滑落到玩偶堆里。
    灰原哀转头宽慰非赤,“还差一点,下次就好了。”
    池非迟没有帮忙,就站在一旁看。
    灰原哀又试了一次,把蛇形玩偶抓出来,递给非赤,让非赤用尾巴缠着玩。
    大量游戏币砸下去,其他三个孩子和柯南都有收获,然后互相送了一堆,非赤和非墨收到的最多。
    给非赤的是礼物,给非墨的是见面礼。
    池非迟去柜台要了袋子,拎了两大袋,带着熊孩子们去吃饭,又把熊孩子们送回家。
    到了晚上九点回到家,池非迟才把装订制武器的包裹从后备箱搬回家。
    铁牌一共有54张,大小、厚薄程度和扑克牌一样,入手比扑克牌稍沉,也不单是用铁打造,还加入别的材料,牌弯曲后也可以立刻弹开、还原,看得出材料价值不菲。
    其中52张牌面没有任何图案,纯黑色。
    另外两张,一张两面都印了金色的乌鸦章纹,一张两间印着金色的英文‘raki’,手写字体,很飘逸。
    “大小王?”
    池非迟觉得有趣,放下铁牌后,又拿起一根黑色的铁棍。
    原本只要能藏起刀锋来,他就满意了,不过到手的成品比想象中要好。
    棍的部分只有手臂长,两段伸缩,开关在中间部分。
    另一个开关就在旁边,负责将刀刃弹出。
    刀刃居然也是两段,在弹出之后才舒展开。
    合拢也不麻烦,跟折叠刀差不多的方式。
    整把镰刀也没有什么奇怪的纹路,除了中段和尾端加了防滑用的网格状凹陷,以免脱手,还有开刃后留下的森白刀锋,其他地方都是简洁的黑。
    池非迟试了一下,给阿贝扰回信:
    【东西收到,好评
    ——raki】
    这个好评必须给!
    无论是牌还是镰刀,基本跟他要求的差不多,稍加改动,也意外地符合心意。
    之后就是练习。
    铁牌的杀伤力比纸牌强,池非迟没用家具电器实验,老老实实地找了个靶子,练完飞牌又适应镰刀,一直到凌晨一点才睡下。
    第二天醒来,已经上午九点。
    非赤已经没了蛇影,房门开了一条缝隙。
    池非迟出去一看,非赤和非墨在客厅里忙活,拆了他一件毛衣,用毛线将昨天收到的娃娃吊起来,高高低低挂在客厅正对阳台的墙壁上。
    听到动静,非赤转头,欢脱道,“主人,你醒了?我们不想打扰你,所以就没叫你!”
    非墨也停了忙活,“这件毛衣主人一直没穿,拆了没关系吧?”
    “没事,你们弄。”池非迟去了洗手间。
    “好,那我们继续。”非赤积极道。
    “继续,”非墨感慨,“杰作!看起来很有家的温暖气息!”
    池非迟挤了牙膏刷牙时,忍不住从洗手间探头看了一眼,顿时沉默。
    乍一看,正对阳台的一面墙上,挂着各种颜色的毛绒娃娃,是挺温馨。
    可仔细看……
    人形娃娃一个个被黑毛线缠着脖子吊起来,有的重心左右不等,导致被吊起来的时候头也歪着,有一个大头娃娃更夸张,头直接往后倒,脖子上缠得紧紧的黑色毛线清晰可见。
    动物型的娃娃也没好到哪里去。
    有细脖子可以栓的拴脖子,短手短脚的小动物就缠身上,四腿被缠得扭曲,而浑身圆滚滚那种就被黑毛线缠得跟巫蛊娃娃一样。
    非墨可能对‘家的温暖气息’有所误解,这明明是越看越诡异系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