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都是无所谓的

    季北御突然回头看向时希,一字一句道出得格外平缓。
    他这样说话,像极了电影里的老旧镜头,一帧一帧拉得极长。
    这好像不是季北御第一次这样问自己了。
    时希记得,在她和男人还没有复合前,季北御就已经问过自己这样的问题了。
    “季北御,我没有别的意思。”
    “时希,对你来说,任何人都是一样的,在你眼里并没有任何本质区别。”
    他在时希心底算是什么呢?
    什么都不是了吧?
    时希任何事情都不和自己说,她总是这样,甚至于任何事情都得由她自己来扛。
    倔。
    太倔了。
    时希被男人指责得说不上来话。
    她甚至觉得季北御这样说没有丝毫错处。
    “季北御,那你又凭什么指责我呢?”时希站定了许久,默了一会问。
    男人究竟是哪里来的资格这样指责自己。
    “什么叫做没有本质区别?”
    如果都是一样的话,为什么在季北御决定和楚梨订婚的时候自己的心会那么疼?甚至于还跑去找季北御了。
    如果真的不在乎的话,自己根本就不用那么伤心难过了好吗。
    “季北御,你没有资格这样指责我。”许是憋屈了太久,突然一下子释放出来,时希心底的伤心难过都掩饰不住。
    她是太爱季北御了,爱到差点就没了自己。
    “就这样吧,其实我们现在就这样挺好的了。”时希说道,“孩子们想要你陪,如果你不想陪的话也可以,我都接受。”
    季北御死死盯着时希的脸,以及女人一张一合的唇上。
    呵,接受。
    她所谓的接受就是默认自己可以去找别的人,也不会答应和自己复合。
    “时希,我是哪里对不起你吗?”
    “……”
    “还是你觉得,有没有对你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
    “时希,表面装作恩爱夫妻也好,维系面子也好,都随你。”
    只要时希想要,她可以随时随地出入季家,也可以不受任何人的维系和干扰。
    她还是时希。
    “妈咪,爹地,你们聊好了嘛?”此时,时艾从一侧探出小脑袋来。
    女孩已经等不及想要时希他们带着去玩了。
    虽然谦酱说还不是时候过来,可是时艾已经等不及了,她真的非常非常想要一家人团聚!
    时希没注意到女儿来了,擤了下鼻子,回答道:“好了,你和小谦已经准备好了吗?我们马上就出发。”
    “季北御,当着孩子们的面你也不会多说什么的吧?这些事我们两个人私下说,希望你不要将负面情绪带到孩子们那里。”
    时希说完,立刻换上了另一幅神情。
    当着孩子们的面,时希只想自己做一个好妈妈,而季北御则是一个好爸爸。
    “时希。”
    正当女人转身离开,季北御喊住了她。
    时希没回头,却是顿住了脚步。
    “后悔过吗?”
    时希抿唇。
    季北御这样问,她该怎么回答?
    “不会。”
    从来没有后悔过要不要在一起的事情。
    时希替两个孩子整理今天出门要带的东西的时候,明显有几分心不在焉。时艾看出来了,直白问道:“妈咪这是和爹地聊天不开心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