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言情小说>三宫六院的传说> 第三章 神秘老师

第三章 神秘老师

    随着深冬的临近,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近几天来,这个南方的都市近五十年来,第一次下起了雪,雪花飘飘,不一会儿,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在公园的树林中,云啸只穿着一件t恤,双腿与肩同宽,双手握拳缩在肚子两边,半蹲着,腰肢如松,定如磐石。
    而神秘的老者拿着一根柳条站在云啸的身后。慈祥的老人在传授云啸的时候,仿如变了个人似的,性格暴烈如火,如果云啸的动作稍有点不标准,柳条便会落在他的身体上。那条柔软的柳条在老者的手上不吝于钢铁,每次打在云啸身上,疼痛入骨。
    “不对,不对,腰不一定直,但是脚下一定要稳,马步,马步,重要的是一个马字,要站出个马来。”看着云啸领悟到他的话,而纠正了自己的姿式,老者露出一个欣慰的笑脸。
    一连几个星期,老者都在教云啸扎马步。老者教他的马步除了传统常见的四平马,铁桥马,半马步,还有一些云啸以前没有听说过的马步,繁杂到了极点。
    一个月后,云啸习会了老者所教的各种马步,而且时间由最初的几分钟,到可以坚持到数个小时。其实马步这种东西,各门各派的技巧虽有不同,但是一法通百法通,初时云啸尚需要老者在旁边指正姿式,但是几天后,只要老者站一遍,他便自己摸索到了门道,自行站了起来。
    神秘老者虽然没有说,但是云啸知道,老者对于的进度还是很满意的。不过,云啸并没有因此而自满起来,反而更加用心。
    这天,老者对云啸说:“现在马步你学会了,我便教你拳术的第二层功夫。”说完,双腿并拢,自然站立,虚灵顶劲,待呼吸自然均匀后,闭目凝神。
    老者站立后,浑身散发着一种‘定’的气势,仿如天下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将他移开似的。他长长呼了口气,道:“现在我将招式传给你,你试着站一下。”
    “这一式乃是本门拳决十二式中的第一式,名为混沌初开,又俗称‘定神式’。你现在双掌自体侧下垂,向两侧上方提起至肩平,掌心向下,同时吸气……”
    这些天来,云啸找了一些关于国术的书看。知道国术这个叫法是缘于当时日本侵华,为了强国强种,政府在南京成立了中央国术馆。以后,武术界的人,将武术称为国术,还有另一个说法,便是像老者说的,只杀人不表演的武术。更具体一点,便是形意,太极,八卦,通背,洪拳,少林拳等等一系列武功的统称。
    拳法不是要练招式吗?怎么老师教我的不是啊!虽然心中狐疑,不过云啸还是跟着老者那样站着,脑里想着刚才老者说的口诀,自上而下,放松全身,默念松……
    定神式看起来非常简单,实则很复杂,包含着各种心诀意念。只一式便发去了云啸三天的时间。经过三天的练习,云啸也才勉强达到了老者那‘意念不可过重,应似有似无’的要求。
    拳术十二式,一式三天,如此云啸又发去了三十六天。第三十六天的时候,老者便对云啸道:“阿啸,我有事要走啊?”
    老人家,你那么快就要走了?”
    一次跟老者的交谈中,云啸无间知道老者并不是h市人,他来h市只是游历而已。
    “你叫我老师吧。”经过这些天的相处,老者已经决定要收云啸为徒了。云啸虽然错过了练武的最佳时机,但是他悟性好,仿如天生就是学拳的人似的,而且勤学苦练。短短时间,便已经学会了他十二式的拳诀。这份资质跟悟性比他以前收的那些徒还好。
    “是,老师。”老师传授他功夫的时候,虽然很暴臊,但毫无疑问,他是真心在传授云啸功夫,而且云啸知道,私下里,老爷子是很关心他的,比如每次他练功完后,老爷子都会拿一些很珍贵的药酒给他搓身子。一时间,听到他要离开,他心中很不舍。
    老者慈祥地看了云啸一眼,这个表情就如第一天云啸见到他的样子:“傻孩子,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今天该是我们分别的日子了。”说此,他看了一眼云啸,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没有教你任何拳法的招式。”
    云啸轻‘嗯’了一声,道:“弟子不敢欺瞒老师。”
    老者呵呵一笑,对云啸道:“你现在用你想到的招式打我一下。”云啸闻言,一记右勾拳直打老者的前胸,同时左腿横扫。这些天来,他随老者扎马,练功,身体灵活了许多,很多以前做不到的姿式,现在都可以轻松完成。
    对于老师,他并不敢用力。
    老者站着不定,直到云啸的拳头临身,他的腰才诡异地向后呈90度倒去,随后右腿一屈,顶在云啸扫来的左腿着,左手一顶,便将云啸推开老远。
    刚才老者的姿式,都是云啸练过的马步跟功夫,看此,云啸咦了一声,不解地看着老者。老者笑道:“其实本门的功夫主练腰身,通过腰身带动四肢,实现主宰于腰。我教你的马步以及十二式拳诀,都蕴含无比高深的技击之道。领悟到了,何需扫式。”话落,老者便飘然而去。
    他走得很快,转眼间便消失在云啸的眼里,以致于云啸想到,跟老师练功夫那么久了,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想要问一下,都找不到人了。
    老者虽然走了,但是云啸并没有将功夫落下。每天在帮云妈妈搬完面摊生意所需要的东西后,云啸都会在公园的树林子里打拳。没有老师在一边教导,初时他的姿式有些不标准,但是他并不气馁,脑海里努力回忆着老师站的姿式,以及每一式的口诀,努力地纠正着自己的姿式。
    日子,便在这样平静中度过了半年。
    近几天,云妈妈又病倒了,医生说是因为劳累过度,需要好好调养。可是云妈妈总是不听云啸的,非要出去经营小面摊生意,要让云啸好好读书。对于云妈妈的望子成龙的渴望,云啸很清楚。只是,他真的不是读书的料。不管,他如何努力,成绩总是上不去。这不,前几天英语四级考试,他就没有通过。
    云啸一个人郁闷走在操场,植着草皮的操场里有好多人在游玩,或做各项体育运动,或几人相伴在聊些什么,校花洛慧仙赫然也在里面。乌黑飘逸的长发,曼妙的身姿所到之处皆构成一道靓丽的风景,如天使般的银铃娇笑给人舒解一切烦恼。这美好的一切,云啸此时已无心情理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