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六十九章 真灵神术

    荒魅道,“那是自然,域根化形,到域根成场,命轮会行灵,真灵神术便妙在这行灵上。
    不过,旁人没有领域三境修不成,并不代表你不成。”
    许易瞪眼道,“你这么瞧得起我?”荒魅道,“不是我瞧得起你,是你的资质太好了,人,妖,巫,三位一体,这种体制带给你的好处还不明显么?
    当然,最关键是,你没有行灵,但有巫灵,且巫灵更为古朴,而此真灵神术,最讲究赋物以真,以形追神,形存则神生,神不灭则形不灭。
    你看那草木石三甲士,最后便是化作草灰,只要物质不灭,神则不灭,何等霸道。
    你的巫灵远胜行灵,兼之此术要化用观想术,你观想的救苦天尊更是一等一的神祇,天时地利齐备,你说你能修成这神通么?”
    许易笑道,“不错不错,表现不错,得了,传完神术,你赶紧出来吧,我知道你憋不住了。”
    荒魅火速将真灵神术法诀和心得传给他,笑着出了星空戒,化作人形,得意洋洋出门去了。
    隔着老远,许易便听见有人在给荒祖请安。
    事实上,荒祖在这深空将府,还真比他吃得开,想必用不了多久,陈炳应也该来找荒魅了。
    联想到荒魅不让自己以许易的形象出现,他悟到些什么。
    不过这些都不是紧要的,有了新的神通妙法,他没有不修行的道理。
    当下,许易便回归洞府参修去了,全程开启山门禁制,也将如意珠从腰囊中取出,放在身边,以备有消息传来,他好第一时间做出应对。
    细细领悟了真灵神术,许易不得不赞叹闫武义的天才,形与神,看着一线之隔,却几乎是打破了虚实的界限,他也有显化妙法,能点石成金,但这不过是简单的赋物以形,得形不得神。
    而真灵神术则是赋物以神,物存则形存,以形拷其神。
    神出则形具,神不灭则形不灭,便有了那生生不息的三甲士,修到高深处,能赋山河等巨形之象以神灵,正如彼时大战,闫武义放出的山河云三巨人。
    许易越研究,越觉得此套神通非同凡响,当下,他一边观想出救苦天尊相,一边放出巫灵,对着洞府外的草木石用功,不消片刻,便显化出三个火色甲士,三甲士竟不能久存,转瞬即灭。
    即便如此,许易也已十分欣喜了,纵使他天赋惊人,但如此神术,也没有反手便成的道理。
    毕竟,这不是修裂炎术,他和坤沙源火同宗,占了大便宜。
    他以巫灵修此神通,和命轮行灵还是有所差别的。
    至少,闫武义的不少心得,对他而言非但没有作用,反而成了羁绊。
    索性,他不再想那些心得,顺着自己的理解往下走,放任巫灵自如显化,借助救苦天尊的神祇之威,以形靠神。
    而且他也变了套路,不贪多,先对着门外的一株太阳花用力。
    他如此一转变,在思路上先就走对了,效果立时显现。
    正如荒魅所说,他的巫灵远胜行灵,观想出的救苦天尊神祇,乃是绝顶法相,以形拷神的效用惊人。
    不到晚间,他便将那太阳花显化成了一朵花甲士。
    一法同,百法明,及至次日,木甲士,和石甲士都被显化出来,只是暂时不能一次三化,但单论显化甲士的形体,比闫武义的却要强壮得多。
    修炼至此,许易便算修成了这真灵神术,至于后面要一灵三化,赋灵巨象,那是需要在后期慢慢参悟的,短时间内,便是求快,也须快不得。
    大功告成,许易意犹未尽,便开始祭炼雷云之精,不消两日,剩下的雷云之精也便都被他炼化了。
    只是,他苦苦等待的如意珠还没动静儿,他终于按捺不住了,便取出如意珠开始联系中使曹无伤。
    彼时他反出凰权卫,正是曹无伤和王重荣来请的他。
    他为了结好这曹无伤,可没少下血本。
    如意珠接通了,曹无伤惊声道,“我正犹豫找不找你呢,你就找上门了,天塌了,你可知道。”
    许易故作惊讶,“什么天塌了,有宫主在,我逆星宫稳如泰山,行了,老曹,我这儿新得了几瓶仙酿,我来深空府这么久了,才算折腾明白。
    这一空下来,便想起你这老朋友了,赶紧过来吧,咱们好生醉上几天。”
    曹无伤心中受用,声音越发小了,“感谢老兄惦记,我和你说实话吧,宫主可能仙消了。”
    许易声音拔高,“老曹,这玩笑可开不得,宫主何等修为,谁能伤得了他?”曹无伤道,“正没开玩笑,三圣同时出关了,各大将府,卫府的首脑这两日都到了。”
    许易暗暗庆幸,亏得自己和老曹联系,不然真就给蒙在故里了,他哑着声音道,“想不到,真想不到宫主一世英雄,竟被奸……人杀害,别让我知道这人是谁,不然我定饶不了他。”
    曹无伤不觉得许易在说场面话,毕竟谁都知道闫武义对遂杰的青眼。
    当初遂杰要修习捕捉玄黄煞脉的秘法,闫武义可是亲自下诏让各方配合。
    这等恩遇可算罕见,当时不知羡煞多少人。
    然而,曹无伤永远不会知道闫武义如此青眼,不过是为了后面接触遂杰打铺垫,不然他建议遂杰去铁锈星寻找遂阔海坐化显得太突兀。
    “对了,曹兄,你说各大将府,卫府的首脑都去了,为何单单我深空府没有受到邀请?”许易觉得这里面有事儿。
    曹无伤沉吟片刻,道,“罢了,谁叫我和老兄投缘,我就实话说了吧。
    这次估计是要推举副宫主了,早先宫主在的时候,就有过动议。
    中枢也同意了,人选由咱们逆星宫自己推举。”
    许易道,“这事儿我知道啊,但一直没动静儿,这回怎地宫主不在了,反倒热闹起来了呢?”
    逆星宫要提拔副宫主的事儿,许易的确早就知道,他并没往心里去,他一个新进,已经超拔成了将主,如何敢奢望更进一步,各方面现实条件都不允许。
    当然,主要还是闫武义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