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截肢了反而更好!

    洛河微垂下了头。
    “对不起,当时我妹妹被人陷害,诬告她泄露暗龙高级机密,长老会对我下达的任务就是去海因家族取中东的控制权,
    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我妹妹一条命,后来拿到东西后我急着去救她,所以才不辞而别的。”
    当时他拿着东西回去,殊不知妹妹已经被斩断一条胳膊逃出了暗龙。
    长老会想要他手里的东西,又不好跟他交代,所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抹去了他的局部记忆。
    他,被他们给坑了。
    最后不但没能保住自己的妹妹,连自己的女人跟儿子都流落在外,吃尽了苦头。
    他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海薇的情绪更激动了。
    “所以我跟我的孩子就注定要成为你救你妹妹的牺牲品是不是?”
    “不。”洛河抬头看着她,很认真的道:“我没有这种想法,本来是我打算救下妹妹后再来找你的,因为我带你去暗龙不安全,可没想到我着了道,失去了记忆。”
    海薇不禁惨笑,微微别过了脸,愣愣地看着天花板,悠悠道:“看来这样一切都是上天注定了的,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你不在,
    洛河,你知道么,如果没有林倾哥,我跟孩子早死了,我救了他,他娶了我,虽然是假夫妻,但他给了我一个家,
    曾经我一度沉沦在他的保护下,以为自己喜欢上了他,可后来他跟时宛纠缠,我才知道我对他只是依赖,我的爱来源于你,恨也来源于你。”
    洛河猛地握紧了她的手腕,沉声道:“你别这么消极,别这么悲观,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我也从未想过要抛弃你,海薇,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是爱你的,
    当年迫于无奈,所以才欺骗了你,如果你心里有怨言,可以将气撒在我身上,但是不要彻底断了这一份 好不容易修来的缘分。”
    海薇用力抽回了手指,轻飘飘地道:“不可能了,在你明知我怀孕,还将我独自一人留在海因家族面对那些危险之时,我们就没可能了。”
    “……”
    这时,洛殇端着早餐走了进来。
    见病房里的气氛不对劲,海薇脸上还挂着泪珠,连忙朝亲哥使了个眼色。
    “哥,你先去洗漱一下吧,怪邋遢的,嫂子交给我来照顾。”
    “……”
    洛河点点头。
    逼得太紧,反而会反弹。
    所以点到为止,一切等她的伤好了之后再说吧。
    他就不信这世上还有谁敢跟他洛河抢女人。
    …
    重症监护室。
    沈玄搀扶着江酒推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秦衍已经醒了,正愣愣地盯着天花板发呆。
    看到他这副浑身是伤的模样,江酒一下子红了眼眶。
    她不敢看他。
    这个男人,倾尽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去爱她,最后却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似乎感受到了她含痛的目光,秦衍原本空洞的双眸渐渐有了焦距。
    他缓缓转头,目光落在她身上,朝她露出了一抹云淡风轻般的温和笑容。
    “酒酒,你来了。”
    江酒终于忍不住,眼泪顺着眼眶滚滚而落。
    她伸手推开沈玄,踉踉跄跄地冲到床边,趴在他身旁呜呜的哭了起来。
    秦衍伸手抚过她的脸,她顺势将整张脸都埋在了他掌心。
    美人泪,魂断肠。
    秦衍轻叹道:“一条腿而已,我还损失得起,命还在,可以继续守护我想要守护的人了。”
    江酒深吸了一口气,胡乱抹了一把眼泪,一字一顿道:“我会倾尽我毕生所学,将我所有擅长的,对你的伤有帮助的,全部用在你身上,秦衍,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秦衍没说话,哪怕腿上的疼痛让他的俊脸开始扭曲,他的眸色依旧温柔。
    “从醒来之后,我一直都没有看我的腿,难道没有截肢么?因为我感受到的不仅仅是腿根的疼痛,似乎整条腿都在痛。”
    江酒又开始掉眼泪了。
    “不看好,你答应我,别看,至少未来一个月内不要看。”
    秦衍点点头,“好,我答应你,不看,你可以跟我说说情况么?”
    江酒不想说。
    她能怎么说?
    说他小腿的肌肉全部坏死,她将他腿上的肉全部刮了,现在只剩下森森白骨,而且骨头还多处破裂,可能要安装人工骨么?
    这话太残忍了,她说不出口。
    “情况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我没有给你截肢,你的腿还保留着呢,只不过未来一个月可能很艰难,你要时刻承受疼痛的折磨,
    不过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守着你的,秦衍,你相信我,三年,就三年,到时候我一定让你重新站起来。”
    秦衍笑着点头,“好。”
    许是太疲惫了,跟江酒说了一会儿话之后,他又陷入了昏迷之中。
    江酒伸手抚过他苍白的俊脸,呢喃道:“睡吧,睡了就不会那么痛了。”
    沈玄踱步走过来,目光落在秦衍右腿的森森白骨上,叹道:“其实截肢了反而更好,不必经历这种痛苦。”
    江酒想了想,试着道:“我等会去实验室,给他配置止痛药,然后你帮我联系一下沈家的医药公司,让他们将全球所有名贵的药物全部送到医疗基地来,我先给他修复骨头,然后再使用人体纤维生长因子,助他长肌肉。”
    “好,我这就去安排,对了,你近期恐怕没时间去海因家族吧,要不我先去瞧瞧?”
    江酒有些迟疑。
    让他一人去,她不担放心。
    海二爷不是省油的灯,还有海因家族的大长老跟二长老,都野心勃勃,她担心他会吃亏。
    “海二爷不是要来海城么,你先拖住他一段时间,有他在手,海因家族不敢对海瑾怎么样的,
    等我修复好了秦衍的骨头,给他配置了人体纤维生长因子,确保他的腿开始长肌肉狗,我再陪你去海因家族。”
    沈玄见她态度强硬,也不再坚持,点头同意了。
    “也好,我去了国外,你还得分心,就按你说的办,拖住海二爷再说。”
    “……”
    …
    晚上。
    沈父开车带着沈芷薇去郊区赴约。
    车上。
    沈父对沈芷薇道:“这些年来,沈家对你仁至义尽了,希望你能改过自新,好好做人。”
    改过自新?
    沈芷薇冷冷一笑。
    她不会放过江酒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