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死讯

    “你这次回来,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你家二老?总不能一直窝在我那儿吧,哎!多大人了,这叫什么事儿。”
    李婉婷叫出这话的时候,正在跟自己轿跑的后备箱作战。
    叮叮咣咣的仿佛一点儿不心疼自己这辆一百来万的豪车。
    顾杉嫌冷,在加州习惯了温暖的天气,更是受不了蓟城这刺骨的冷。
    先行绕到前排进了副驾驶,人有些呆,仍然在品味李婉婷嘴里的那句活过来的话,对着后视镜讽刺的笑笑又觉得不无有道理。
    其实李婉婷说的这话没错,她确实是si了一阵。
    整整一年,傅青si后的整整一年,她都没能收拾掉糟糕的心情,甚至拖着一副本来健康的身每日关门在家酗酒买醉麻醉了神经和意志,最后连处方药都治不了她的失眠和抑郁。
    情况遭到不行。
    仿佛一瞬间,生命中所有曾经萦绕她的好运气都被她挥霍殆尽。
    座位上的顾杉还在发呆,隔壁驾驶位的车门已经被李婉婷风风火火的打开,先是启动了汽车,之后又絮叨着:“要不要先送你去学校?”
    顾杉摇摇头笑的冷淡,“先换换衣服吧,十几个小时,我都臭了。”
    李婉婷一脚油门踩出发动机的轰鸣,笑的真心实意:“哪能呢,你家那谁不是说过,你可是仙nv在人间,仙nv这东西都是吃露水的吧?还能臭了?”
    笑声还没落地,李婉婷几乎咬住了自己的舌尖。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张平日伶俐的嘴也是笨到家了。
    窥见隔壁的顾杉看着窗外的景se出神,似乎是没怎么注意她在讲什么,又将一颗踹踹不安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她同顾杉是婚前的密友,也是少nv时期的玩伴,只不过x子一个南辕一个北辙,常常被人称奇。
    甚至因为她行事作风太过于狂野,男nv风评上又十分不好,婚后一段时间内傅青这个没出息的家伙还小心眼儿的不许顾杉与她多联系,y生生的让她被傅青这个第三者撬杠了最好的朋友。
    此次顾杉归国接受了蓟城大学的讲师邀约,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联系到了她,她理当鞍前马后,甚至接机前夜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家,堪b去跟b自己小十岁的鲜r0u约pa0。
    此刻顾杉就静静的坐在她旁边发呆,犹如一塑恬静高贵的美人像,她趁着红绿灯去瞧她jing致的五官,心里头确是一片惋惜。
    在她看来,顾杉这辈子的运气极佳,父亲在大学里面做教授,母亲在蓟城的政府部门身居副手,从小品行纯良生的又美,活到18岁时几乎不知道人间疾苦的滋味。
    在学校她就是众星捧月的尖子生,回到家又是亲人们宠ai的乖乖nv,父母伉俪情深,自己又行的正走得端,18岁后随了顾母的意愿直接去了加州留学,在那里她和同样留学家境殷实的傅青在一次年终舞会上一见钟情。
    那之后她更是被傅青宠上了天,相貌匹配的另一半,柔情蜜意的相恋,傅青为了她的一句话几乎能上天摘下月亮送给她。他们恋ai的时候走过全球各地,甚至在所有恋人的打卡圣地都留下了小小的印记。
    大学毕业那天也是他的密谋许久的求婚日,所有礼堂里的学生们都冲着鲜花气球的海洋欢呼尖叫,为他们的ai情动容。
    就连一直不相信ai情的李婉婷都觉得傅青和顾杉就是ai情最好的模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