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水嫩

    一声尖锐的车鸣将李婉婷拉回了现实,面前的绿灯已经亮了,副驾驶的顾杉笑了笑来拍她的胳膊,“走啦,想什么呢。”
    “没,”李婉婷苦笑,之后直接拉下窗户,戴着几只红蓝宝石戒指的手指伸出去,不偏不倚的冲着后方的汽车竖了个中指,之后一脚油门,车子仿佛蛰伏许久的虎豹。
    今天是顾杉去蓟城大学人事科报道的日子,一周后就是新学期,她也要提前办理入职。
    顾杉在次卧的浴室洗澡时,李婉婷就站在一门之隔的外面,身子靠着透明的玻璃门,里头还能看见顾杉姣好的柔白身姿,在热水氤氲下显得g人至极。
    “喂!”顾杉那边的水声停了几秒,李婉婷就忍不住出声。
    下一秒玻璃门被骤然拉开,李婉婷几乎跌进顾杉的怀里,只见顾杉裹着浴袍眉眼间都是sh意和慵懒,正用一方毛巾擦着头上的水滴,瞥了她一眼道:“你怎么跟只狗似的,我走哪儿你跟哪儿,怕我偷东西还是怎么着?”
    “后悔让我住进来了?”
    李婉婷笑着在她腰间拧了一把,看到她还能开玩笑,心又沉进了肚子里,其实她不怕别的,只是心有戚戚,生怕一个不注意顾杉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毕竟酗酒和lan用安眠药,其实在心理学上来说无异于都是慢x自杀。
    顾杉赤脚走在次卧的地毯上,在床头找到了吹风机,便作势坐在床沿吹发。
    她发质健康柔亮,又长的奇快,所以别人留不长的发她却轻巧的蓄起,何况傅青喜她长发飘飘nv人味儿十足的模样,这些年来她便只有修剪,更是没换过什么时下流行的发型。
    李婉婷噘着嘴有些羡慕她这头绸缎似的头发,情不自禁的m0了m0自己被燃成酒红已经有些失去营养的lob,转过身又直接将她的行李箱掀开。
    十分嫌弃的在里面m0了半天,最后才拎出一件黑se的半身长裙,冲着顾杉抖了抖嚷:“我说顾大小姐,你从洛杉矶回来就带了这么一条抹布似的东西?”
    顾杉头发已经半g,懒懒散散的披在肩后,若隐若现露出两只白玉珠子似的耳垂,身手就过来抢,嗔怪的瞪了她一眼,“什么抹布,明明是裙子。”
    李婉婷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在家仍然蹬着跟天高,所以轻易的躲开了顾杉的袭击,直接一把将裙子团成一团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头头是道的讲:“裙子这种东西就是用来秀美腿的,不然就是用来裹美t的,你这条又宽又松连个开叉都没有,活像我nn生前穿的棉k头。”
    “一会儿你去报道完了,我还准备拉你去蹦迪呢,谁知道大城市回来的人连件像样的战衣都没有,还yuwang之都呢!”
    顾杉不理睬她自顾自的神经,直接撩开浴袍准备重新换一身g净的衣服,报道时间是下午两点,两个人吃了饭吵吵闹闹的,这会儿也已经b近了一点,时间是蛮紧的。
    好在顾杉从箱子里掏出几套内衣的时候,李婉婷终于满意的眯了眯眼睛,内衣是成套的黑se蕾丝,设计简约又x感,几块轻飘飘的布料很快将顾杉本来就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的极具魅力,连她望着她x前r0u感丰盈的shangru都咽了一口津水。
    也不知道她这些年得什么第二春,x部足足b高中时期大了两个罩杯。
    顾杉这边背过身子搭上了内衣的背扣,回过头看到李婉婷还在盯她,捂着x口皱眉问:“还看?”
    李婉婷则故意显出一副se态,眯着眼睛问:“内衣选的倒是不错,衬的你很水neng。”
    顾杉愣了须臾,又笑笑重新拿起行李箱里一件米se的羊绒衫,两只手套进袖子里,又用头去钻领口,轻声的说:“都是他选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