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恶意

    今晚经济系的聚会定在蓟城大学侧门外的一家中餐厅,一行中年人中夹杂着三个讲师的新鲜面孔,团团围坐在一张古se古香的大圆桌上,配上旁边的屏风白瓷,也算是热闹非凡。
    本是资质最老张教授的升级宴,酒过一旬后话题倒是被孙俪y生生的扯到了顾杉身上。
    她介绍了顾杉后,又若有其事的m0着下巴喃喃道:“总觉得这位新同事看着眼熟,却不知道在什么版面见过,也许是像哪个明星?”
    张教授微微眯着眼睛,才四十多对却俨然一副老学究的模样,他厚厚镜片下的眼睛盯着顾杉看了许久,似乎在辨认着什么,突然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我倒是也看着这位新同事眼熟的很,顾姓到是不多见,你父亲不会是……”
    张教授话毕,众人的目光都悠悠的转了过来,大家都是象牙塔里的清高之人,很少关注些娱乐版面的闲话连篇,到是只有孙俪借着喝酒的动作,掩饰了一脸的讽刺。
    顾杉短暂错愕了几秒,g脆大大方方的笑,点头冲着张教授朗朗道:“是,家父曾经在系里任职,也许张教授认识?顾建国,是我父亲。”
    顾杉话音一落,众人脸上皆是惊愕,顾建国,在场的谁人不知,甚至有一半的人还曾经旁听过他的公开课。当年顾建国在蓟城大学也是响当当的名誉校长,谁不都得敬畏三分。
    可是……她nv儿?
    张教授一拍大腿,很快站起来要和她举杯,大笑着说:“怎么会不认识,顾教授,可是我的恩师。”
    “哎!”一声叹息之后就是碰杯。
    张教授饮下酒水后,某种神se莫变,还主动搂了搂顾杉的肩膀,之后又飘回了主座上说着想当年的佳话。
    顾杉只觉得口中的茅台越加辣喉,在肚子里都灼烧起来。
    众人刚才还无意的目光开始有了变化,其中有探究有羡慕更有不屑和洞悉,顾杉越加觉得如芒在背,完全不自在,只觉得肩膀处被张教授捏过的地方麻木的厉害,叫她只想做呕。
    于是很快找个尿遁的由头从包间里匆匆退了出去。
    只剩下周洋一个人还不明就里的隔着虚掩的门缝追问她:“怎么了顾杉?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给你买点儿解酒药?”
    八点正是中餐厅火爆异常的钟点,顾杉宛猫着腰如过街的老鼠被来回的人群撞的无处可躲。
    终于躲进漆黑一片的洗漱间里,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兜里的电话还在不知疲倦的震动着,顾杉掏出来,屏幕很快在她清冷的面容下撒下一片暖光。
    “聚什么餐啊,那帮老学究假正经,有什么好聚的。”
    “你到底什么时候结束啊,跟我去夜场啊!大好时光来造作啊!”
    顾杉手指在屏幕上点下几个字,还没来得及发送出去,就听见楼道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无意见人,很快闪身进了一只隔间,而门外的两人很快撕扯着进了nv洗漱间,“嘭”的一声门被反锁,气急败坏的nv声响起来:“你g什么去?还真给人买醒酒药啊。周洋!你拎拎清,人家顾大教授的nv儿,用得着你去献殷情吗?你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德行。”
    周洋受了侮辱倒也沉得住气,不耐烦的甩掉孙俪挂在他脖子上的手臂,冷哼了一声反驳道:“孙老师,请你自重。我给谁买醒酒药,用不着你挂心。”
    孙俪一听,很快竖起眉毛,又去撕扯他的衬衣,一张红唇又要去贴他的脖子,恶狠狠的骂着:“我看你真是教书教傻了,人家在国外可是结过婚的,傅家知不知道啊!就是那个傅家!人家曾经沧海难为水,当过豪门的儿媳还能给你洗手作羹汤?你买多少解酒药也不管用。”
    “傅青才下葬,她就和家里头的大伯不清不楚的ga0丑闻,根本就是个狐媚子,浪货一样的东西,看着一副绿茶b1a0的名头,你可别傻乎乎的着了她的道。”
    周洋的声音短暂停歇了一下,似乎是真的不清楚顾杉的底细,但r0ut很快便在孙俪面前败下阵来,算是被说服了。
    昏暗的洗漱间响起一阵肌肤摩挲的声音,孙俪的声音也软下来,搀着蜜似的轻声道:“之前说过的话还算吗?恩?我的学术论文……你替我……”
    周洋眯着眼睛seyu熏心的看了看她,一把将她捞上洗漱台,短小的麂皮短裙被推到了大腿根部,丝袜被男人粗大的手扯下来,双腿间一只细细的白se珠链正巧横在nv人肥沃的yhu间,正sh漉漉的泛着光泽。
    周洋呼x1急促,一把扯断了她腿间的丁字k,珍珠淅淅沥沥的掉了一地,他双目猩红,t1an了t1an嘴唇,“你就穿这个来开会?saohu0,我看你是欠c好了,你怎么这么sao,啊?”
    “饭桌上那些道貌岸然的老王八是不是都c过你,说啊!”
    孙俪看来是喜欢他说浑话,被刺激的嘤咛一声很快轻声喘息起来。
    顾杉面se惨白,毫无表情的看着从缝隙应声滚进隔间的一颗珍珠,厌恶的转开了眼睛。
    门外是偷情男nv的jia0g0u声,而她眼里却反s着昏暗的光,心里冷成一片。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