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伦内特在听完这一大堆的东西以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白魔王是什么鬼?
    他想了就问了,“白魔王是邓布利多么,那么邓布利多为什么被称为白魔王?”
    这个问题,让阿拉克尔有些感慨了,他开始了自己的回忆,“在邓布利多成为了霍格沃兹校长以后,巫师界的潜力新秀们就一个个的都被养废了,那些小孩子在最增长魔力的时候,只能去学习那些生活有关的魔法和白魔法,而那些最能刺激魔力增长的黑魔法,完全的不在允许传授了,而且想要自己学习的话,还会被开除,知道么,邓布利多能有这么强的实力,和他在年轻时候刻苦钻研黑魔法是分不开的,只有黑魔法才能最大限度的提升巫师的魔力。”
    在听完这些话以后伦内特就想说话,而阿拉克尔伸手打断了他的话,“你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黑魔王二代伏地魔这个唯一一个能和邓布利多交手的巫师,是在他成为校长之前出现的,还有你真的认为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只能做一年,是伏地魔的诅咒?要知道那些家伙现在才刚刚从游荡在罗马尼亚森林的阴影游魂,变成附着在奎里纳斯·奇洛后脑勺的面孔的状态,一个连自己生命状态都保无法维持的人,怎么可能留下几十年都没有消退的诅咒呢。”
    这话说的伦内特直接的汗毛直竖,在麻瓜世界的政府里摸打滚爬了好些年,这位马尔福也是耳濡目染了好多年,不少的政治手段这位也是能如数家珍的,即便是没有自己用过,也都见到过,只是之前都没有往这边想,可是现在一经提醒,他立刻就明白了。
    这个诅咒很可能是邓布利多一直在维续,而原因就是高处风景独好,可是不能分享,毕竟最高处只有一个位子的时候,风景是最好的。
    这一点大家都很明白。
    不过更让伦内特感到惊讶的是奎里纳斯·奇洛,这个被附身的人马上就要成为霍格沃兹的教授了,邓布利多就不知道么?
    于是他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奎里纳斯·奇洛是个好学生。”
    这话里面的意思,让伦内特都有些害怕了,好学生,是谁的好学生,这可是有讲头的。
    随后他略过了这个问题,因为这已经不是他能接触的层面了,之前他觉得自己能安排了哪位龙卷风的位子,已经算是强力人物,可是现在来看,一位有资格成为教授的巫师被安排去赴死,这才是强力人物。
    所以他现在想要知道这位把自己叫过来是什么意思,只是听听讲古,然后知道一下黑白都是魔王?
    他觉得还是关心一下为什么不动龙卷风的事好一点。
    “他本来就不能动的,要知道他们茅山在香江可是大势力,我们这些人最大的一次损失就是因为茅山南下。”
    阿拉克尔随后说了他们为什么不能动风叔的事。
    那是乙酉年的事了,世界大战已经结束了,不列颠的纯血二十八家在休养了几十年后,也都恢复了一些元气,至少能和邓布利多交手的巫师也有培养出来了,本来这些人是要去收回自己的权利的。
    可是因为之前他们已经决定了要把自己的势力向着世俗界发展,所以他们就让不少人都去了白厅,加入了世俗界成为了一名卑微的社会公器,只有少少的七千英镑的年薪而已,真是太贫穷了,不过他们作为卑微的社会公器,还是很认真的。
    然后就是不知道因为什么,茅山大举南下了,直接的来到了香江,准备在香江开山门。
    这就让那些驻扎香江的巫师们和他们飙上了,然后就是一次新的大战。
    怎么说呢,纯血二十八家觉得自己休养了这么多年,又行了。
    而且这次过来的只有一个门派,还是被人赶出来的,这让他们觉得是一个能找回自己自信的机会,是一个能让自己这些纯血势力展示自己威能的一个机会,然后他们就直接的扑上去了。
    而从诸夏一路南迁打出来的茅山弟子们,这个时候已经是一肚子的火气了,自己师门内门的一个重要人物不知生死,而且自己这些人还被不少的势力围攻了,不得不背井离乡,本就是一肚子火气。
    在刚刚站稳脚的时候,就被一些不知道从哪来的洋鬼子给围攻了,这个时候大家自然是一点就炸了,然后就是双方的大斗法,这次斗法双方的损失都是不小的。
    一个有着连心眉的男人直接的把他们给打傻了,一连打杀了纯血二十八家几十条人命。
    还有一个能变身的四眼,一拳一个的打死了不知道的多少的狼人。
    还有一些道士直接的能召唤雷电和巨木,也打死了不少人。
    最可怕的是他们都可以操纵死人,对巫师发动攻击,那些死人几乎都是无惧法术的,不管是白魔法还是黑魔法都是无效的,即便是公认的最强白魔法守护神咒和阿瓦达致死咒,都是一点用都没有的,这就让他们知道了自己的前辈当年到底是怎么死的了,遇到这样的对手完全就是在挨打。
    那一次直接的把整个不列颠纯血二十八家恢复过来的元气再次打掉了,这也让邓布利多坐稳了第一法师的位子,也让不列颠的魔法界衰落了几十年。
    而他们这些人也几十年来再也没有踏足香江,直到雷洛倒了以后,他们才回到了香江。
    而为了让他们进入香江,白厅的人还特意的去找了诸夏,要不是诸夏之前特意派了人通知了他们,可以进入了,他们这些人也是不回来的,要知道在香江,不光是有超凡这么简单。
    这些超凡者在警队内部有,在帮派里也有,而这些人全都是茅山弟子,警队内部的代表是风叔,帮派里代表是苏雄,这些人在加上各个寺庙的庙祝,道观的道士,还有那些风水先生神婆什么的,完全把香江握在了自己的手里,任何超凡势力想要进入香江都是要他们同意的。
    可即便是进来了他们也是不敢妄动的,只能为他们做一些扫尾的工作,也就是在那件事定下来以后,茅山的人才给了他们一些面子,让他们可以自由活动,要不然香江就是这些家族最好的养老地点了。
    而现在他们去见风叔明面上是要让他离开半岛酒店,可实际上是要通过风叔接触到茅山额的那些大佬,他们打算对邓布利多那个老家伙动手了,不过现在他们最想对付的是魔法石的主人尼可·勒梅。
    这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是他们最担心的人,要知道尼可·勒梅可是吧魔法石交到了邓布利多的手里,这可是能续命的东西,他们害怕自己再被邓布利多压上几百年,要是那样的话,他们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而他们想要让香江的那些道士们出手处理了那一位,最好能连邓布利多一起处理了。
    至于伏地魔,他们这些人还真的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实际上这个时候邓布利多已经走上下坡路了,可是这些人却因为这位之前的威势,一直都不敢动手,毕竟虎老威犹在,这些人被邓布利多压了几十年,胆气都被压没了,已经不敢正面去面对邓布利多了。
    所以才要找外人,只是卓群的出现,让他们的计划有些变动了。
    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风叔前辈,一个年轻的前辈,这么一个人的出现,让他们的计划都有些乱了。
    一切都要重新的安排了,所以阿拉克尔就带人离开了,他准备先让风叔处理了九菊一派,再和他来谈,因为到时候好处都给了,也容不得他拒绝了,最好能把那个年轻的前辈给拉拢过来。
    想到这阿拉克尔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这茶叶可真的是好东西。
    他们在这边谈了整整一晚上,卓群也让红后入侵了网络查了一晚上,结果屁都没有查出来,也是在90年这个时候,网络才刚刚开始起步确实是什么都查不出来。
    而风叔则是老老实实的修炼了一晚上,他这一夜是锁心猿拴意马,练了一晚上的静功,把那些茶水里面的天地精气全都吸收了,算是让他有了不小的进展。
    到了第二天这位和电影里面一样去了中区警署,拿到了朱雀铜镜,同时拿下的还有重案组组长的位子,只是要等到九菊一派被处理了以后,才会正式的上任。
    而林警官这次还是去了日料店,只不过这次没有玉佩护身,直接的被九菊一派的那个女人给宰了,连口信都不用他传了,而是让苗警官去找的风叔。
    而风叔对林警官的死倒是没有什么自责的,毕竟他之前就说了对方是术士,不是一般的差人可以应付的,而普通人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就是一个死字,没有什么例外的。
    而林警官的死完全是他自己造成的,所以他不会有什么自责,只是他的侄女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难过了一下而已。
    至于有多么的难过,还真是没有的。
    毕竟她只是情窦初开,一时间被人迷了眼而已。
    就是卓群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倒是有些感叹的,人命真是太脆弱了,一次作死就真的把自己给作死了,真是有些脆弱了。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卓群也是个能谈笑杀人的货,死人见得多了,或间接或直接死在他手上的主角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所以一个主要配角的死,他还是不放在心上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