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玄幻小说>春的故事> 春的故事(10)

春的故事(10)

    第十章春华秋实2019-06-09成立公司的事,我琢磨了很久,决定用让春去做公司的法人代表,一是春和我们医院以前没打过交道,即使参与胡的这次投标,但是是头一次,大家不会去关注;二是自从我不计前嫌,帮她儿子看过病,再让小胡带她参与这次的项目,她对我感激涕零,应该不会有什么二心。
    于是不到一周红石融资租赁公司就成立了,春是法人代表兼董事长,我找了我还在读大学的外甥做了总经理,实际上背后的控制人就是我。
    一切就绪,只欠东风。
    6月,医院的这次核磁共振设备招标结果正式公布。
    果真,一切和我们当初分析的一样,西门子公司以总价5500万、融资租赁年利率12%总评分第一名,小胡的公司也就是飞利浦公司以总价6000万、融资租赁年利率10%排第二名,日本电子、美国分列第三名、第四名。
    关键是日本电子、美国的价格分别在5200万、5300万,西门子确实商务报价得分最高(得分取平均价为最高分),一切没有任何瑕疵。
    根据招标办法,总评分第一名的公司顺利中标,并在招标网站上公示15天。
    招标结果一公布,我的电话就想个不停,首先是胡和春的电话,她们俩极度沮丧;其次是夏的电话,她倒是没抱怨太多,只是说,这次你不能中标可就怪不得我了,赚钱的机会稍纵即逝啊。
    我在电话里没多说太多,只是说夏,如果我中标,你得准备6000万啊,夏在电话里承诺说没问题,就怕你不中标。
    下午上完门诊,我在马院长办公室聊了一会儿。
    作为医院第一副院长,年纪轻轻就是主任医师,前途一片光明,对这个项目倒没什么太多的关注。
    反正美国也去了,只不过因为中美贸易摩擦,他们一行到美国什么地方都没去成,在总部考察了2天,去哈佛附属医学院进行了3天的学术交流,学术交流到时收获颇多,然后就取道香港,在香港倒是扎实玩了3天。
    只不过香港这个弹丸之地交通方便,大家各自坐着地铁到处游玩,吃吃香港特色小吃,给老婆孩子朋友买了一大堆礼物就回了国。
    我去的时候,马院长还给了我一瓶cd香水,说让我去哄哄女孩子开心。
    当得知招标结果之后,马院长说,“兄弟,听说和你关系很铁的小胡她们这次也参与了投标,可惜啊,差点就中标了。”
    “是啊,我也感叹到。不过你也知道,这个项目背后复杂的利益链呢。”
    我有点无可奈何。
    “那你怎么去应付小胡经理啊。”
    马院长有点同情我。
    “我和她又没什么,没什么好担心的。”
    “哈哈,我不信,这么妖娆的姑娘你能忍住不下口?”
    马院长笑嘻嘻地说。
    “放心,马院长,咱是多少年的兄弟,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咱两永远一条战线的。”
    马院长听着这种没头没脑的发誓,满脸疑惑地看着我。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哎呀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小胡同学已经到我办公室了。
    我忙说,我得走了,科里有点事,赶紧打道回府。
    我一进医生办公室,小胡就把门关上了,站在我面前,气急败坏地说:“主任,咋回事啊,这都公示了。”
    我坐下来,点燃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往后仰了仰,没说话,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小胡。
    “你看你-----”
    小胡尽管失望透顶,但毕竟不敢对我发火,我这主任还管控着她们公司其他医疗设备在我们科的使用呢。
    小胡作为职业经理人时刻都是注意自己的形象的。
    今天依然穿的是标准的白寸衫、黑色小西装,配齐膝的一步裙,脚穿黑色高跟鞋;齐耳的中分头发,一副小耳坠,玫瑰红色的嘴唇,脖子上挂着精美的项链。
    不用说品牌,一看就知道小胡这一身行头绝对价值不菲。
    澹澹的夏奈尔5号的香水味,混合着小胡的女性荷尔蒙,直接让我的下身发硬,我的大脑中突然显示出一个画面,小胡跪在我的办公桌下面,我一边写病历,小胡红色的嘴唇包裹着我的鸡巴,柔滑的香舌像舔着哈根达斯一样在我的鸡巴周围游荡,那该是多美的一幅淫画啊!我竟然有点分神了,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小胡。
    “你------”
    小胡一看我的眼神,就知道此刻我的心怀鬼胎,急的直跺脚,位置和票子都快要飞走了,我还在胡思乱想。
    我决定不再兜圈子了,站起身来,把办公室的门锁了起来,我不想让下面发生的事让别人知道。
    我重新坐下,让小胡靠近我,然后轻声地说:“我确信,不用三天,结果就会天翻地覆。”
    小胡看我不像是在开玩笑,有点犹豫又有点害怕地问,“哥,你确认吗?”
    刚才还是主任的叫着,现在又改哥了,女人真会见风使舵。
    “我俩认识多少年了?你大学毕业刚做这一行时,我们就认识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的?”
    “是的,你从没骗过我。可是--------”
    毕竟这么大的项目,小胡心里是非常渴望获得的,所以患得患失得厉害。
    我一把搂过胡,说:“相信我,不会错的。”
    立即,我的手伸进胡的裙子里,轻柔起胡的屁股。
    胡的屁股结实有力,浑圆挺翘,不亏是胡人的后代,蒙古人总是骑马,所以女人髋骨发达,屁股挺翘。
    我嘴里喃喃地说,今天你就用嘴让哥我开心一下,三天之后我们再一起真正庆祝。
    小胡这下心里似乎踏实了许多,不过她没办法,她只能依靠我,所以死马还是得当活马医。
    小胡乖巧地跪在我的两腿间,帮我脱下裤子,一口把我的鸡巴吞了进去。
    春仔细地舔着我的鸡巴,从根部往上,不停打圈,再到龟头,用嘴皮子包裹起龟头咂摸;再把鸡巴深深吸进喉咙,让我深深领略她湿滑嘴巴深邃与紧致。
    吐出鸡巴,依次把我的两只睾丸含在嘴里,并用手对我的鸡巴进行抚摸并进行上下滑动。
    我舒服得半躺在座椅沙发上,看着面前这精致的白领女性在我的胯下不停吞吐。
    刚才还是一个精明强干的女人,此时却温柔乖巧地跪在地上为我舔着鸡巴,作为男人征服女人的强烈虚荣心瞬间爆棚。
    和不同的女人做爱其实区别不大,只要这个女人年轻漂亮性感,但区别最大的是被你操弄的女人是不是能够带给你无比的精神刺激和虚荣心的极度满足。
    声色场所里的女人再漂亮再性感,对你来说其实就是一种交易,一种付了钱就可以尽情释放一次的交易,生理上是满足了,但心里上你其实并没有愉悦多少,充其量你这次性爱只够70分。
    而此刻的胡则带给我那些声色场所的女人所没有的全新的感觉,严肃的正装,精美的发型,澹雅的香味,玫瑰红色的嘴唇任由我的鸡巴在抽插,这不是在角色扮演,这是一个真实的外企白领被你在胯下蹂躏,而且她是心甘情愿,哪怕就是口交,这样的性爱足以达到120分。
    即使她有点情不得已,但这也足够能让我的生理和心里处于极度的亢奋。
    我没有忍耐,身体里积聚的高潮快速高涨,很快就禁不住一阵哆嗦,加在胡肩上的双腿一阵颤抖,精液就射了出来,胡立即用嘴巴裹紧我的鸡巴,用舌头刮擦着龟头,直到我射出最后一滴。
    胡把所有的精液都吞了进去,再把我的微软的阴茎吞了进去,轻轻舔弄着,此时男人的阴茎正处于高潮的余韵中,不能进行用力吸吮,否则会很不舒服。
    小胡果真精于此道,用舌头轻抚我的阴茎,直到阴茎彻底软了下来。
    我舒服地深叹了一口气,说:“胡,如果你去天上人间,绝对是头牌。”
    “呸,我才不做妓女呢。”
    我哈哈一笑,妓女怎么样了?天上人间的头牌都开着法拉利上班呢,比你我都成功多了。
    “要去,你去。”
    小胡故作生气的说。
    “好,我倒是想去呢,可是谁点我包我呢?”
    “我-------”
    小胡得意一笑,似乎瞬间她成了我的主人。
    三天之后,招标公示的结果突然改了。
    西门子公司因为涉嫌不正当竞争被取消投标资格,由得分第二名的飞利浦公司中标。
    十天之后,院长突然被免职了,被调到卫计委任副巡视员,行政级别下浮两级。
    马副院长,也就是我的那位兄弟顺利被任命为代理院长。
    原因不复杂,我给了旅游公司一笔钱,让赵琴假扮旅游公司的实习导游陪同院长一行考察了欧洲及德国西门子公司。
    赵琴请欧洲当地的导游晚上去了两趟酒吧,抛了几个眉眼,就搞到了院长他们这一次欧洲之行的所有行程单以及进出各个旅游景点的门票,关键是中途西门子公司出钱请院长去caso(赌场)的时候,赵琴偷拍下他们在赌场的照片。
    这些材料赵琴回国后直接交给了我,我把他们复制了两份,一份给了卫计委纪委,一份给了市纪委。
    (第二部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