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历史小说>秦时小说家>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无相真经》(第三更)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无相真经》(第三更)

    周清笑语看向月神。
    踏步间,眼前那巨大无比的蜃楼越发清晰了,和模型上一般无二,就是比起模型大上千百倍,与岁月长河不同。
    眼前的蜃楼至高处,没有蟾宫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扶桑神殿,而扶桑神殿跟前,有着一处留好的区域,给扶桑神树的。
    扶桑神树作为镇压之物,配合虞渊封印,镇压蚩尤残余的灵觉。
    阴阳家就那么简单挪移扶桑神树,岂非太容易了。
    虽然……自己现在有把握磨灭蚩尤的残余之力。
    “东皇阁下有言,虽失去扶桑神树,虞渊封印余力不足。”
    “但继续支撑三年不为问题。”
    “三年之后,东皇阁下会亲自前往那里,解决虞渊封印的麻烦。”
    月神颔首,虞渊封印那里是蚩尤的麻烦,这一点在阴阳家的卷宗记载中,不是秘密,失去扶桑神树,虞渊封印的确不稳。
    可……一时半会,有着还存在的阵势封锁,那蚩尤还挣脱不出。
    “东皇阁下准备亲自解决?”
    “那……最好了。”
    “对了,记得当初蜀山被攻灭的时候,有一些蜀山的人逃走了,你们现在可知晓他们的下落?”
    如果东皇太一准备出手,周清觉得自己可以省却那个麻烦。
    步伐未停,看着那巨大无比的渗流,外表而观,俱是木制打造,可细细一观,内部机关重重,暗门重重,更有许多石料搬运进去。
    还有着许多阴阳术的痕迹。
    尽管那些阴阳术很弱小,的确有些意思。
    “虞渊护卫,不足为虑。”
    “据阴阳家探知,那些人现在江东之地,庇护于项氏一族,传承尽失,纵有残留,也只是翻手可灭。”
    月神脆语空灵而出。
    “是楚南公的手笔吧。”
    “果然本侯下次遇到他,镇杀于他,阴阳家是否会出手?”
    虞渊护卫,自然也不被周清放在心上,当初的蜀山之上,实力最强者,也不过堪堪化神,纵然虞渊护卫,也稀少无比。
    他们的传承也被自己尽数带回了咸阳,稍微有用的,也被拓印留存天宗部分,至于下落……罗网那里很清楚。
    楚南公!
    此人自从数年前差点被自己抹杀之后,也就前不久托宋玉换回了《黄石天书》,当真是胆小如鼠。
    双手背负身后,细细打量面前的蜃楼,灵觉之力覆盖所有,感知其内的所有秘密,别说……阴阳术交错之地,寻常的先天武者还不能够窥得全部。
    “阴阳家两脉并行,并不相触。”
    月神又是一言落下。
    “很好。”
    “根据咸阳那里留存的文书,蜃楼之上,将来还会携带诸夏诸般事物,典籍、草药、奴隶、戈矛……,出海外仙山,需要那些东西吗?”
    踱步而动,缓声言之。
    “出海外找寻仙山,不可测所需时日,故而一应之物,齐备为上。”
    “果然找寻到长生仙药,则可将所有汇聚,炼制成丹。”
    月神近前数步,仍旧语落。
    “嗯,本侯很期待那一日。”
    “这艘蜃楼建造的很好,很不错。”
    将整个在建的蜃楼一览,细细感知一番,暂时所有的玄妙都可一窥,每一岁,秦国之力有不少落在其上。
    它……的目标不仅仅是海上险要。
    “娥皇,近月来,在此地修行如何?”
    收拢目光,从蜃楼上挪移下来,身躯一侧,落在旁侧一袭淡雅水蓝裙衫的娥皇身上,去岁,奉自己之名,坐镇于此。
    而今,修为也算稳固,在逐步提升。
    倒是那个月神实力进步不错,且体内至阴至寒的太阴之力纯化,似是挣脱月之一脉的枷锁一般,莫不是三足冰蟾?
    三足冰蟾在辽东塞外,从自己手中落入东皇太一手中了。
    然……不入玄关,也无大用。
    “多谢大人关心。”
    “一切尚好。”
    娥皇屈身一礼,未敢大意。
    而后,秀首轻扬,水灵之眸看向天宗玄清子,不知道……那件事情如何,诸夏间,除却修行以外,也就只有那件事动自己之心了。
    “无需烦恼,那件事本侯一直在追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迎着娥皇看过来的目光,周清颔首一笑。
    她的心思自己自然明悟。
    “多谢大人。”
    娥皇再次一礼。
    “从今岁起,四周加强防卫,明岁开始,这里便是热闹了,果然有损蜃楼的修建,期时,是本侯的过失。”
    “也是你等的重罪。”
    周清看向督造此地的军伍大将。
    “喏!”
    洪亮而应。
    嗡!嗡!嗡!
    正说着,忽而,此处虚空之上,一道紫韵玄光陡然透空而出,人形虚影闪烁,玄之又玄的气息扩散。
    周清感此,一步踏出,化作一道流光,俯冲而上。
    数息之后,紫韵玄光由空落下,站在原有的位置上。
    本尊归来!
    这种圆满的感觉很好。
    “师兄,你回来了。”
    不远处正四处随意观看蜃楼建造的晓梦,察觉天地异象,一步踏出,立于身侧。
    “嗯。”
    周清颔首。
    “本侯会在这里停留数日。”
    “你等如故吧。”
    本源合一,灵觉扩散,顷刻间覆盖整个方圆数十里,清晰无比的沉浮于脑海深处,没有在这里继续停留。
    左右而观,便是离开这繁闹的所在。
    “是!”
    “喏!”
    “……”
    ******
    “这卷《无相真经》!”
    “拿去吧,是不是等很久了?”
    执笔在最后一页纸张上落下最后一个字,周清长长的舒缓一口气,自从本尊归来以后,焰灵便是一直缠着自己赐下一卷修行之法。
    这点要求……自然满足。
    结合其现在所修的《麒麟刺》,杂糅些许道家玄妙,结合杨朱一脉的秘法与百家之法,写就这卷《无相真经》。
    法虽然有了,可想要真正将其修炼下去,还是需要花费不少精力的。
    “多谢公子。”
    焰灵姬大喜,连忙将那最后一张纸从公子面前的木案上拿下,轻轻吹了一口气,将上面的墨汁吹干。
    细细一览,自己也不太懂,但这里有晓梦,还有雪姬,回去之后,还有弄玉她们,想来玄关一下的道家玄妙之理,她们是清楚的。
    “只是……,麟儿现在有修炼之法,那毒女呢?”
    麟儿!
    是焰灵姬为阿力新取得名字,墨玉麒麟这个名字还是不错的,阿力这个名字太普通了,就不用了。
    将手中那张纸落在其余五六张纸的下面,便是《无相真经》的全部。
    看着那《无相真经》,焰灵姬又想起另外一桩事,自己不在麟儿身边的十多年,那个毒女倒是在其身边许多年。
    由着麟儿修炼麒麟刺,灵觉混沌,更为之照顾许多,这几日……自己也施展力量,驱除她身上积累的毒素。
    可……对于那方面,自己终究不是很精通。
    “一个好好的女子,修炼什么百毒之咒,废去吧。”
    “天宗之内,有数门医家留下的正宗玄功,可以修行,虽言毒道与医道一体,终究医道更为之受益颇多。”
    “我记得云舒那里整理的有,回去之后,让云舒为你找来,修炼医家玄功,其尽毁的容颜也能恢复些。”
    对于那个毒女,处理起来更为之方便了。
    语落,将手中的笔落在架子上,而后缓缓起身,这几日待在洞庭之侧,并无大事,这里留存的也就一些图纸、修筑文书、往来文书。
    之所以待在这里,乃是因为……自己想要感受一下汪洋水域的气息,诸夏内地,没有海域,唯有者,也就湖泊了。
    就是这么简单。
    “雪儿,传令下去,明日本侯回南郡!”
    对着整顿文墨的雪儿看去,语落。
    “喏。”
    雪姬颔首。
    “师兄,海域之上真有长生仙药吗?”
    “蜃楼建造的真大。”
    晓梦从门外走进,一身青色长衫,银发随意梳拢,带着一缕清静,看着临窗而立的师兄,好奇一声。
    “长生仙药?”
    “也许有。”
    “也许没有。”
    “谁知道呢?”
    “大概……应该有吧。”
    “天地如烘炉,万灵为大药,成就一丹,定为长生之丹,哈哈哈。”
    这个问题,小丫头以前似乎问过,周清也回答过。
    现在又问到自己这个问题。
    “师兄,我记得你不是于我说过修炼内丹之法吗?”
    “难道那也是服食一道?”
    师兄的道理很是驳杂,确又都很强大,闲言一语,足以令晓梦觉得沉思,听得师兄论及长生之丹,倒是另外那件事。
    “内丹之法?”
    “怎么……你对这种修行有兴趣了?”
    周清面上微微一笑,将视线从数里之外的洞庭湖泊上收回,闻小丫头之语,为之奇异。
    内丹之法!
    这种修炼之法,自己的确说过,原本是自己闲暇之时,根据岁月长河中一些道者的传承所推演,以如今自己的境界。
    那种所谓的内丹之法,推演出来不难。
    而且……修炼下去,还颇有所得。
    “内丹之法,实则在祖师与先贤典籍之中,也有妙理记载。”
    “丹者,单也。”
    “一者,单也。”
    “惟道无对,故名曰丹,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谷得一以盈,人得一以长生。”
    “师兄我所完善的性命交修之法,实则可以看作内丹修行之法之一,且内丹修行与炼气修行相通,侧重不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