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舞剑

    许诸轻抿一口酒低头不语。
    他没有去提苏杰越权执行杀霍焰的事。
    在场的人都没有提,在女神屁股坐歪的情况下,提及这事没有丝毫意义。
    先前他的确因年龄小觑了苏杰,但霍焰的死却为他敲响了警钟。
    这个长相清秀的年轻人,出手果断比起他们这些老将也有之过而无之不急。
    杀完人之后如此平淡。
    这样的手段,让他不相信苏杰杀霍焰前,没想好脱罪的借口。
    现在有蕾娜支持的苏杰,只要有一点借口即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事他必须先忍下来,不然别说为好友报仇,甚至下一个死的很可能就是自己。
    以往打仗两方对垒之时,许诸不是没碰到过难缠的对手。
    身处劣势时,切忌保持心态。隐忍下去等待时机,出手变一击毙命。
    许褚连平时最爱喝的酒都不喝了,他清楚自己的毛病。
    苏杰就像一把悬在他头顶的利剑,一直盯着他出错的时候。
    许褚眼神不断扫视苏杰与蕾娜,心中渐渐有了打算。
    苏杰又一次碰了一下许褚的酒杯,看见他还是轻抿一口后,心中升起疑惑。
    这就怕了?
    连酒都不喝了,这么阴的嘛?
    “来来来,许将军,我再敬你一杯,你别老光抿一口啊。不给面子是不是?”
    苏杰搂着许褚宽大的臂膀,玩笑般调笑起来。
    而此时的许褚如同一个农村的糙老汉,伸手压下苏杰举起的酒杯。
    “不胜酒力,不胜酒力。晚宴是为了开心,既然苏队长有兴趣,就自己多喝点。许某是不行了。”
    许褚脸上留出不好意思的神色,不断摆手。真诚的样子和刚刚凶狠的神色判若两人。
    眼看这老阴比不上当,苏杰举杯起身高喊道:“各位大人!刚刚小的诛杀逆党,希望没有打扰到各位大人的雅兴。不如小人即兴给大家舞个剑赔罪怎么样啊。”
    苏杰喝完酒身形摇摆有些站立不稳的样子,看的众人心中发寒。
    他这那是要舞剑啊,他这根本就是要许褚啊。
    经过刚刚一事谁还看不出来,这狂小子仗着有女神蕾娜撑腰,是准备找个借口就开杀。
    一方面可以为蕾娜立威,另一方面也拿喝多了当借口说成是误伤。
    虽然明知道能被复活,可他妈没事谁想死。
    万一这闹起来,许褚一闪死的可就是别人。
    况且误伤的惩罚又罪不至死,这小子背后有蕾娜,惩罚找借口减减就没了。谁他妈疯了才能让苏杰舞剑。
    更别提往日一直主持全场的潘震,今天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看戏。其他人自然也没有兴趣当出头鸟。
    谁都清楚苏杰现在打的不是他们一个人的脸,而是在打整个烈阳的脸。
    霍焰的死因是什么?还不是因为骂了一句苏杰是猴子。
    既然潘震都能忍,他们有什么忍不了。
    原本准备给苏杰吓马威的众人,眼见局势转变,全都装起了鹌鹑一言不发。
    他们虽然这些年有些狂妄和目中无人,但那也是因为蕾娜太小。
    有潘震在谁也不能真的造反,顶多就是对于蕾娜的命令和管理,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现在蕾娜看着霍焰死了,都没说什么,谁还不明白这只小鸟长大了想要单飞。傻子才去硬碰锋芒。
    见没人理自己,苏杰试探的问道:“既然没人反对,那我可就献丑了啊。”
    许褚一下子坐不住了,急忙起身想将苏杰扶回座位,却发现怎么都扶不动。只好开口劝道。
    “苏队长这可不行啊,这是给你接风洗尘。你怎么能亲自上场呢,这可是万万不可啊。”
    “苏队长若是觉得无聊,我晚宴的节目马上就上。”
    “不行,我必须要让许将军看看我的剑姿。”苏杰摇摇晃晃,一副喝多的样,拉着许诸道:“我跟你说,我这舞轻易可不给别人看,你今天可是有眼福了。”
    许诸身后的将领见他没劝住,也开口劝了起来。同时开口的还有平时和许褚交好的。
    “苏队长你快坐下,你看你都坐不住了,怎么还能舞呢。”
    “是啊苏队长,我们这么多人劝你,苏队长就不要坚持了。”
    “苏队长,你看我们大家都如此关心你,你再不坐下,我们这就离去。以后不与你再有交集了。”
    ……
    眼看越来越多人起身装好人,将苏杰听的直恶心。
    知道今天这剑是舞不了的苏杰,无奈的坐了下来。
    可他屁股还没坐热,马上有人起身敬他酒:“苏队长,初次见面,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好喝。来我敬你一杯。以后互相关照。”
    “来。”
    见坐在自己身边的将领对自己示好,苏杰也没多想,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毕竟他来次的目的就是为了帮蕾娜稳政,然后带人回地球帮忙。
    不过紧接着他就发现不对了,苏杰才刚坐下,马上有另一名将领起身敬他酒,而且连台词都没换。
    这剧本不对啊,不应该是我灌许褚吗?怎么变成他们灌我了。
    苏杰不慌不忙的举起酒杯,与来人一饮而尽。
    才刚喝十几个人苏杰就有点扛不住了,意识思维开始缓慢。一种醉酒的眩晕感升起。
    「夜空清除体内酒精」
    这个命令下出去十多秒,苏杰又与人干了三杯。他惊讶的感觉夜空一直在运转化解酒劲。收效却微乎甚微。
    这酒一喝下去,里面蕴含的未知能量直接扩既全身,而且还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异。
    让人没有时间破解未知源头不说,变异的酒劲隐藏在各个细胞,每一个都需要夜空分开来破解。
    这大大延缓了夜空的破解速度,而且体内流逝的能量还一点不少。
    要是这样下去,估计这顿酒喝完,苏杰直接能因为能量耗尽在烈阳gg了。
    艹,又不是没醉过。
    苏杰聚起精神,全力把脑子里那根弦绷紧。
    经常喝酒的苏杰十分清楚,酒后人并不会失去意识。只不过思维会缓慢,并且容易陷入误区。
    但人按照理论上来讲确是清醒的,只要你彻底烂醉之前,脑中把那根弦把持住,就没有丝毫问题。
    不多说话、不能困、看看他们想干嘛。
    苏杰脑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努力保持着自己的清醒。
    一轮下来,苏杰眼中的众人已经开始产生重影。耳边的声音也变得吵杂,需要集中注意力才能听清。
    原本中间的空地上也上了几个侍女跳舞。
    长袖飞转,充满古风的舞蹈,不时把充满香气的轻纱轻抚在苏杰脸上。
    最开始苏杰还伸手阻挡,逗得众将领哈哈大笑。随后苏杰发觉轻纱打在脸上痒痒的并没有攻击性。也就不再理会。
    轻纱上特殊的香气不断扰乱着苏杰紧绷的思维。浓浓的困意袭来,苏杰强撑着身子,双眼瞪大保持自己不会睡去。
    但此刻的脑中的清明以所剩无几,虽然脑中的弦蹦的死死的,但是思维的延迟以及略显迟钝的身体,都在表明苏杰状态十分不好。
    就连殿中的节目换成舞剑,苏杰都没注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