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琉璃瓶

    ps:幸运就说一句话,上一章已经修改完成,两章和一章。追定的小可爱可以回去欣赏了。
    还没等苏杰想好如何安慰李佳艺,身边就有戴面具的女子大胆的对着苏杰请安道:“这位公子,小女子唐突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
    女子一袭红色素衣,面料却十分华贵。皓月般眼睛好奇的打量苏杰。如同会说话一般。
    她白嫩的双手叠在腰间对着苏杰缓缓施礼,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轻灵文雅的声音,更是十分悦耳。
    被问的一愣的苏杰,一边用手轻轻拍打着李佳艺的后背,一边疑惑看向女子道:“来这许愿的不都有心上人了吗?”
    “不全是呢?”女子咯咯轻笑,对苏杰解释道:“也有很多女孩子是想许愿找一个如意郎君。还有一些是看上了某个人,想要许愿让神树撮合。”
    “这里每年都有很多单身男女希望能找到如意的另一半。带面具就证明你是单身。”
    “你身边刚刚围来这些带着面具的小妹妹,都是见识到在河边一显身姿后,想要与你结识的人呢。”
    “啊?”苏杰呆立两秒,没察觉到怀中李佳艺因为这话把他搂的更紧了。
    缓过来的苏杰哑然失笑:“那你呢?把别人都介绍了一遍。却没说你是属于哪一种。”
    “我?”女子闻言嘴巴挽起弧度弯成月牙状,没被面具遮盖下的脸露出两个十分可爱的小酒窝。思考了一会才轻声说道:“我原本就是来转转,但现在嘛~我和围在你身边的少女一样咯。嘻嘻。”
    “不行!”
    好不容易从一众少女中突出重围的蕾娜护犊子似的来到苏杰身前,警惕的盯着红衣少女道:“他有妻子了。”
    周围少女听言不在关注苏杰,纷纷向周围退去,物色起自己的如意郎君。
    虽然烈阳星不限制驱妾,但没人愿意给人当小妾。她们都希望恋人可以一心一意对自己好。只宠自己一个人。而不是和别人去分享一个夫君。
    只有红衣少女没有离开,她依旧微笑的看着苏杰道:“不知公子是否愿意与小女子结识,若是公子是良人,小女子为公子做妾也未尝不可哦~”
    说话间红衣女子有些娇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这个好……苏杰闻言一愣,急忙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这女子万一是拿自己打趣可就尴尬了,更何况苏杰明显感觉到面前的母老虎蕾娜有暴走的风险。
    不对啊。我妻子是凉冰,蕾娜暴走毛线啊。
    苏杰伸出一只手偷偷指向蕾娜,一边挤眉弄眼一边摇头。示意在这小家伙身边讨论这些她容易失控。
    “有趣,没想到公子还是个秒人。都已结婚还如此尊敬妻子。”红衣女子轻笑着从腰间抽出折扇,再次打量苏杰两眼后道:“也罢,我过些时日再来找公子。”
    对已离去红衣女子的托词,苏杰明显就没放在心上。
    连名字都没问出来呢,怎么可能真的再找他。
    这红衣女子怕只是不想在同为女人的蕾娜面前落了面子。
    这是蕾娜才回过头来,用危险的眼神气鼓鼓的看向苏杰,一嘟嘟嘴讥讽道:“没看出来你挺招风啊,这一头小白毛还能勾引那么多少女。”
    李佳艺早已不知什么事后放开了苏杰,同仇敌忾的跑到李佳艺身边配门子道:“对,苏哥,你不能老去勾搭小姑娘。”
    “切,还不是你笨手笨脚的,连灯都能忘点。”苏杰先是狠狠揉了一下李佳艺的狗头,然后看向蕾娜调笑道:“我招风也应该是凉冰那醋坛子炸裂,你那么着急干嘛?”
    “我!”蕾娜一时语塞,愤怒的看着苏杰,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哪怕苏杰再找十个媳妇,又跟她蕾娜又有什么关系。
    但是刚刚见到有人撩苏杰,她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不爽的她这才急急忙忙冲了出来。
    越想越气的蕾娜,将手中已经装入她和苏杰系红绳木牌的琉璃瓶往河里一扔。怒气匆匆的就往宫殿走去。
    可还没走两步,就听见苏杰坏笑的声音:“来来来,佳艺让我们看看她瓶子里写的到底是谁的名字。”
    蕾娜回头就看见,刚从河里捞出琉璃瓶的苏杰飞在半空,兴奋样子的如同正在开宝箱一般。
    “苏杰!”
    蕾娜大吼一声,羞怒的跑回苏杰身边,抢夺起苏杰手上的琉璃瓶。
    “你还我。”
    苏杰却踮起脚尖不让她如愿,两手汇聚作势要打开瓶子。吐着舌头道:“你自己扔了的,谁捡到就是谁的。”
    心中小秘密就要被苏杰发现的蕾娜,脸色红的快滴出血来,心中更是急的不行。一口咬在苏杰右肩,希望这样能让苏杰吃痛将手放下来。
    吃痛的苏杰更不可能将手放下来了,要是蕾娜好好求求他,苏杰就还给蕾娜了。尽然还敢咬人,那他今天还非得看看蕾娜写的是谁这么秘密。双手一用力,琉璃瓶的木塞就被苏杰打开。
    本还羞怒的蕾娜见苏杰打开琉璃瓶,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
    面色红润的蕾娜咬住嘴唇,委屈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不愿再苏杰面前低头的蕾娜,瞬间蹲下将头埋在腿间,紧紧抱住双臂。
    这一瞬间她忘了远离苏杰一米之外,就可以控制住身体本能。也忘了她是烈阳女神。被发现内心秘密的她,这一刻就是个纯粹的小女孩。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委屈,可能是因为苏杰不顾她的意愿打开琉璃瓶。让她感觉不被尊重。也可能是苏杰打开琉璃瓶的行为,让她觉得自己在苏杰心中不重要。
    她视若珍宝的人,却没有将她放在心里。甚至可能连眼里都没放过。这么一想蕾娜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苏杰看着突然蹲下的蕾娜愣了两秒,双手僵硬的将琉璃瓶盖上。
    他没想到这小瓶子对蕾娜这么重要,本来就想逗逗蕾娜的苏杰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又岂会理解少女的情意与羞涩。年少的蕾娜虽然喜欢苏杰,但是要让苏杰知道,也绝对不能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这关乎这蕾娜本就敏感的尊严。
    她让苏杰看,苏杰才能看。毕竟这是蕾娜活了20多年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只有她想让苏杰知道,苏杰才能打开。而苏杰这种强行查看她心中秘密行为,让蕾娜感到十分不被尊重,同时也十分委屈。因为苏杰就是那个秘密中的人。
    年轻人的尊严有时候就是这么脆弱,没怎么经历过打磨的她们内心脆弱到不可思议。
    脸上如火烧一般蕾娜觉得秘密被苏杰发现后,甚至生出了没脸活下去的想法。
    原本因为习惯而对苏杰产生的自卑感全部爆发。
    蕾娜不敢抬头,她怕一抬头就对上苏杰那戏谑的眼神,那不仅会击碎蕾娜最后的尊严。更会让蕾娜如同被强行扒光一般,被苏杰洞悉说有秘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