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其他小说>人在超神娶了凉冰> 第204章 咱就不能玩点阳间活吗?

第204章 咱就不能玩点阳间活吗?

    天刃七中,于浪一脸沉默的,悄悄从苏杰豪华浴池退了出去。不断打量自己。想不明白究竟错在哪里。
    他突然觉得,他或许已经不配和苏杰称兄道弟了。
    他于浪作为一个天才,实在无法忍受与一个于吊称兄道弟的人做兄弟。
    还他妈吊兄!难道他于浪在苏杰眼里就是根吊!
    原本苏杰叫他兄弟,于浪并没什么感觉,但今天这一幕发生后,他已经无法直视兄弟这个称呼了。
    回想起以前亲戚的称呼,现在的于浪总感觉苏杰在骂他。
    沉默着于浪伸手掐住太阳穴,略微感到有些头疼。他到底是根断交呢,还是断交呢?还是断交呢?
    反正这兄弟是不能当了,他于浪丢不起这人。
    要不是他怕被苏杰杀人灭口,他早就冲进去跟苏杰好好理论理论了。
    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的于浪,伸手放在耳朵上,心平气和的拨通了凉冰的电话:“喂,嫂子吗?帮我抓只王八过来呗。”
    恶魔一号的凉冰对于浪的要求十分惊异,笑着问道:“你要干嘛?快回地球见天使敏了,准备补补?我马上让人给你买点。”
    “不是不是。”于浪急忙否认,讪笑道:“就当我求你,我有急用。小王八要活的。宠物龟就好。”
    “原来是要养宠物啊。你还挺闲。还以为你要干嘛呢!”凉冰笑着摇了摇头,直接通过虫洞来到巨峡市一家宠物店,随意打量一下,跳了只最活泼的小乌龟。扔如恶魔一号的传送室。
    “给你放传送室了,你自己取一袭,不然我还等定位天刃七。”凉冰交代完后,又开口问道:“你和苏杰什么时候回来?好久没见他了,挺想他的。”
    凉冰说完还在心底嘀咕一句:“一天到晚玩火,也不知泄火,老娘也女人好吗?”
    “快了,就这几天。我正要告诉苏哥呢,天使彦遭遇伏击,害怕我们这边出事,直接加快了航行,一会就能到北之星上空。”
    于浪边说边从虫洞掏出王八,神秘的笑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嫂子要是没事,我就先挂了,我还没通知苏哥呢。”
    “行,挂了吧。”凉冰直接切断通讯,在恶魔频道喊了一句:“阿托,恶魔一号交给你了,我要去北之星接苏杰。省的他没事到处乱跑。”
    凉冰交代完事情后洗了一把脸,将脸上的鬼妆洗掉。起身去找蔷薇陪她。
    要是她一个人去北之星,估计不会受欢迎。
    想了想凉冰索性收起翅膀,花了个淡妆,换了身白色制服,乔装打扮后才拉着蔷薇一起去北之星。
    没必要的麻烦,能少一点是一点,现在地球军队对恶魔恨之入骨,她要是杀人了,苏杰那边虽然不会说什么,但凉冰还是能避免就避免,省的给苏杰惹麻烦,到时候再让苏杰多想就更得不偿失了……
    ……
    天刃七豪华洗浴方门口,于浪一手拖着刚有手掌一半大的小乌龟,礼貌的敲响本就敞开的房门后,才走了进来。
    听到敲门的苏杰,看见来人是于浪后疑惑道:“你丫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有礼貌了?怎么复活之后被天使感染了?”
    “no!no!no!”于浪伸出食指摇了摇,至于拿着王八的手早在进门前就被他隐藏在了身后。
    于浪否认完苏杰的说法后,指向苏杰诡异的笑道:“今天是个特殊日子,所以必须要有仪式感。”
    早就翻阅了前身所有记忆的苏杰,一脸懵逼道:“啥日子?我咋不知道?”
    于浪闻言嘿嘿一笑道:“苏哥,你救了我,我救了你。我特意选在这个时候跟你结拜。你说今天是不是大日子?”
    “哈?原来是这事啊,我们来还差一个仪式。”苏杰好笑的摇了摇头,心想于浪离开实验室,也开始不务正业了。结拜这种古老的东西,也开始拿出来秀。
    “关系好就是好,结不结拜都是好,要是关系不好结拜也没用。”
    “那不行,生活必须有仪式感。”于浪认真的盯着苏杰,一副苏杰不答应,他就不走了的架势。
    “好!”苏杰好笑的答应了于浪,也没多想,手伸入空间拿了一瓶酒出来,又随手拿了几个杯后。疑惑的对于浪问道:“就在这?”
    “嗯。”于浪笑着点了点头,把藏着乌龟的手踹进兜里道:“就这吧,想我们这样的只能拜宇宙。”
    苏杰微微一笑也没说什么,他现在拜宇宙都得看宇宙能不能受起,不过也幸好他不信这个。
    只要能让身边人开心,别说拜宇宙了,不是太过分苏杰都能接受。
    “你等我换身衣服。”
    苏杰从虫洞掏出哪件天使彦给他做的衣服换上后。又从地球某处拿出个碗来。然后唤出夜空。看向于浪说道:“开始吧,你说词。我不会。”
    “好,我先洗洗手。”于浪直接调控暗能量在手中形成水汽,清洗了一下手后,拿起夜空背对着苏杰,掏出小乌龟后,用剑尖给龟爪割了个小口。
    既然你管吊叫兄弟,就休怪我于浪无情。
    当正义无法得到伸张时,唯有以暴制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于浪看着剑尖上的龟血,脸上露出笑容。心想你不是弄个吊兄吗?我再给你加个龟兄。
    “干嘛呢,割手还跟小媳妇似的。”见于浪转身磨磨唧唧半天还没割完,苏杰直接伸手在于浪后背推了一下。
    “滴答。”
    本来为了割乌龟,手握夜空剑刃的于浪被苏杰吓来一跳。下意识一用力,手掌直接被夜空划破。血液混着龟血顺着剑刃流淌而下。
    于浪呆滞的眨了眨眼睛,强颜欢笑的回过头:“我突然觉得今天日子还不够好,要不我俩改天结拜吧。”
    “去去去,哪来那么多讲究。”苏杰伸手握住夜空剑柄就想抽出,见于浪还不撒手,不耐烦的说道:“感觉松手,再割伤你,想研究夜空,回恶魔一号借你研究。不过研究不出来别怪我啊。”
    于浪僵硬的松开手,默默地把王八从新揣进裤兜。欲言又止的望着苏杰。委屈的眼眶有些湿润。
    他是想骗苏杰跟王八结拜,好笑话笑话苏杰暗爽一下。可没想搭上自己啊。
    至于结拜,那个现代年轻人还流行这个,他跟苏杰的关系结不结拜都一样。
    结果现在这情况,不成了伤敌一千,自损一万二了吗!
    “行了,别感动了,大家一路走来都不容易。”苏杰安慰的拍了拍多愁善感的于浪,直接用夜空在手上划了个小口。在碗中倒满酒后,用剑尖放进去搅了搅和搅和。分别倒入连个杯子。
    “来,干!”苏杰将一杯塞到于浪手中后,将他自己的酒一饮而尽。
    而后看向没有僵在原地的于浪,疑惑道:“你怎么不喝啊?”
    “苏哥,我……唔。”
    刚准备摊牌的于浪,直接被苏杰扶着手臂,将他手里的酒灌进嘴中。
    “男子汉大丈夫磨磨唧唧的,跟谁学的,于浪你以前可不这样啊。”
    苏杰说完,见于浪被呛得直咳嗽,只拉着他跪下道:“黄天在上,厚土在下,我们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头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于浪强忍泪水,认命的将头撇向一旁。他准备回头就把小王八杀了,让此事随风散去。
    拉着满脸不情愿的于浪拜完把子,苏杰拿起混入两人一龟血酒的碗,晃了晃碗底残余的酒底。看向于浪哈哈大笑:“还等什么呢,还不请三弟出来喝点。”
    说罢苏杰直接伸手从于浪兜里把小王八掏出来放在地上。摸了一把血酒,滴向缩进壳里的乌龟。
    小乌龟被酒精熏得,直接探出龟壳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逃跑,可却无济于事。
    虽然它能使出百米充斥的速度,两秒逃离苏杰的范围,但苏杰却能透过空间直接给它抓回来。
    苏杰一边给王八喂酒,一边啧啧称奇:“谁说王八跑的不快的,这小腿倒腾的比你都六。”
    于浪面无表情的看着不干人事的苏杰,哪还不明白,他割王八拜把子的事早就被苏杰知道了。
    盯着喂王八喝酒的苏杰,缓好一会,于浪才哭笑不得的说道:“苏哥,咱就不能玩点阳间活吗?”
    “一天到晚,竟干这阴间的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