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数风流人物> 乙字卷 第三十九节 林丫头

乙字卷 第三十九节 林丫头

    “见过冯大哥。”见到冯紫英过来,早已经伸长脖子雀跃以待的黛玉脸上早已经涌起了一抹晶莹亮彩,抿着嘴,那笑容连一旁的探春都能感受到带出来的舒畅。

    “见过冯家大哥。”同样一袭大红锦绣袄子的探春也是有模有样,眉宇间菁华内蕴,盈盈一礼,只是比起黛玉的称呼来,称呼里多了一个“家”字。

    “唔,这么巧?来大护国寺敬香祈福,还是来看看葡萄园?”冯紫英也知道探春是一个精明能干的性子,不过这丫头也才九岁不到吧?再是机敏,也还只是一个小丫头而已。

    “冯大哥,我们就是出来走走看看,平素里也没啥机会,听说护国寺香火旺,大家都喜欢来,所以就来看看,……”黛玉瞥了一眼身旁的探春和背后的夏婆子等仆从,心里有些发急,如何把这帮人给打发走,还真的有些麻烦。

    冯紫英当然明白小丫头的心思,但是这种情形下,他一时间还真找不出合适的理由来支开这些人,而且他也觉得就算是支开这些人,和这小丫头也没太多话题。

    他只是纯粹的考虑到小丫头一个人在贾府孤苦伶仃,不想让小丫头失望才来这一趟。

    谁曾想到这丫头还带了一帮仆妇不说,还有探春这个拖油瓶。

    想到这里,冯紫英又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这个在《红楼梦》书中评价甚高的丫头,俊眼修眉依然隐约可见了,也不知道日边红杏倚云栽之签所征兆的究竟何属。

    贾探春先前还没有太在意,毕竟这冯家大哥她也是在府里见过的,而且也知道后来冯家大哥又来了一次府里与琏二哥、宝二哥他们喝了一回酒,家里长辈们也时不时要提起。

    当然,多半是要和自家宝二哥连带着作比较,免不了又是一阵叹息惋惜,总归是觉得宝二哥有些拍马都赶不上的意思了。

    但这会儿却发现这位冯家大哥在仔细打量自己,那目光虽然并没有多少让人反感之意,但多少还是让小丫头有些不太自在。

    觉察到了这一点,小丫头便挨着黛玉,小声道:“林姐姐,差不多了吧,要不我们去金刚殿里去转一圈?”

    “也罢,不如你带着侍书去殿里转一圈,我走了许久,也有些乏了,就在这里坐一会儿,……”黛玉眼珠一转,巧笑嫣然,“我就在这里歇息一阵,你也知道我是个不喜佛道的性子,你出来我们就走。”

    探春略微吃了一惊,迅疾就意识到这丫头是要在这里多和冯家大哥说会儿话了,不过冯家大哥救过她的性命,两人之间熟悉亲近一些倒也在情理之中,只是……

    “那我就陪着姐姐在这里坐一会儿,……”探春也是抿嘴一笑,大红遍地金鹤袖衬着白绫袄儿,一双纤巧柔荑牵住林丫头的衣袖,便要试探一下对方。

    “不用,妹妹你去吧,左右也无甚事儿,我和冯大哥说些闲话,也听听冯大哥在书院里的趣事儿。”林黛玉也知道瞒不过这丫头,所以干脆就挑明。

    见林黛玉态度这样坚决,明显就是要把自己支开,探春也有些气恼,重重的一跺脚,把手放下,但是却又找不到合适理由来反对。

    这大庭广众之下,偶然相逢,说几句话,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儿,再说了还有夏婆子这样一大堆仆妇在一旁,也说不上个啥。

    狠狠的剜了黛玉一眼,探春气鼓鼓的转身:“侍书,我们走,去庙里逛逛,林姐姐乏了,要歇息一会儿,夏婆婆,你让两个人跟着我就行,你在这里陪着林姐姐。”

    总算是把探春这牛皮糖打发走了,至于剩下的夏婆子几个人,林黛玉就真的没抓拿了,而且她也不好支开对方,否则对方要回去随便撂下几句闲话,自己都得要吃挂落。

    冯紫英自然心知肚明,贾探春被这丫头给怼走了,剩下的事儿就该是自己的了。

    “云裳,你去陪着夏家的在一边儿上说说话,贾先生前几日里说有口信儿要带给林家妹妹,我和她就在这里说几句。”冯紫英给云裳使了一个眼色,云裳何等懂事儿,早就上前攀着夏婆子的手,“婶子,早就想和你说说话了,走吧,我们站一边儿去,……”

    手里一把金瓜子儿早已经塞进了夏婆子手里,夏婆子浑浊的眼珠子只是那么一瞄,死鱼眼顿时闪过一抹奇光,那大嘴立时咧开来,整个马脸上的褶子都快要笑得没了。

    “哟,姑娘太客气了,谁不知道冯家大爷现在是个风光人?先前我们都听到这周边闲人说起冯大爷,那可劲儿的夸赞呢,走,走,咱们就在那边候着林姑娘,……”

    一边忙不迭的把金瓜子儿往怀里揣,一边陪着笑脸便往边儿上走,那动作比十几岁的小姑娘还麻溜。

    啥都没有银子好使。

    这也是冯紫英早就防着的。

    一把金瓜子儿,算下来也要值个十两八两银子了,对于这等月例估计也就是一吊钱的婆子来说,几乎就是一年的例钱了,比啥都管用。

    其他几人下等仆妇自然也都要一一打点到位,都是人精,出来也都明白,这冯家大爷的威势有目共睹,琏二爷随时挂在嘴边,宝二爷据说都最烦提起冯家大爷,没准儿哪天就和府里边哪位小姐结亲了呢?

    这贾府里边啥事儿都藏不住,大老爷有点儿什么心思自然也就有人琢磨得出来,而且那一晚琏二爷心思太明了一点儿。

    何况也不需要对方走远,就在十来步远之外,看得清清楚楚,再不济也还有紫鹃这丫头在一旁,谁还能干个啥?

    “好了,这下行了吧?”瑞祥早已经溜到了一边儿上去,防止有外人来,这里也就只剩下了冯紫英和林黛玉、紫鹃三人,冯紫英似笑非笑的看着小丫头。

    “什么叫这下行了?”小丫头噘起嘴,似乎又觉得这样不淑女,又赶紧抿了抿嘴,瞪着眼睛看着冯紫英,“说好要来看我,却跑去和琏二哥他们喝酒,然后一走就是一个多月,说话不算话。”

    “哟,生气了?”对这丫头,冯紫英内心虽然谈不上男女私情,但是总还是有些怜惜和歉疚心理的,“行了,算我的错,这不就回来了么?你冯大哥可只有一天的假,下午就得要回书院,得走一个多时辰呢,就这么点儿空闲都挤出来了。”

    “啊?下午你就要走?”小丫头又有些舍不得了,蹙着眉头,“你们青檀书院管得这么紧?”

    “不这么紧,秋闱春闱能取得好成绩?”冯紫英笑着道:“你冯大哥现在是每天头悬梁锥刺股,从早到晚都是苦读圣贤书,这一个多月也就回来这么一趟。”

    “不是说每旬都有休沐一日么?”林黛玉也早就把这些打听清楚了,“你为啥不回来?”

    “冯大哥也想回来,可我是去读书的,不是成天指望着休沐的,后年秋闱若是不中,这两年书岂不是白读了?”冯紫英摊摊手苦笑,“你冯大哥可没法和杨文弱那些才子们比。”

    “哼,那也不一定。”小丫头一下子就不服气了,“先前我可是看到冯大哥你把那个杨文弱给驳得张口结舌满头大汗呢。”

    这丫头说起大话来也是眼睛都不眨一眨,杨嗣昌和自己争论时固然没占到上风,但也谈不上什么张口结舌,至于满头大汗那就是真的胡诌了。

    “行了,丫头你就别往冯大哥脸上贴金了,你冯大哥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冯紫英乐了,“说说你吧,在府里怎么样?你舅舅舅妈对你还好吧?”

    “有什么不好?挺好的,就是在府里太无趣了,每天不是看书作画,就是下棋投壶,嗯,也幸亏还有一个探丫头,……”

    黛玉有些慵懒的姿态看在冯紫英眼里,自带几分风流,但对冯紫英来说,却想到了对方的身子骨。

    “丫头,我看你这身子骨倒是需要好好将养将养,嗯,改日我去找张先生要个方子,你自己也要小心,紫鹃,你家小姐是个懒性子,你可得多看顾着,……”

    “谁是懒性子?”小丫头一听就有些恼了,女孩子最听不得这话,人家不也就是喜欢赖赖床么?

    紫鹃忍不住把脸撇在一边,捂嘴轻笑,这话大概也只有冯大爷才敢说小姐,换了别人,早就翻脸了。

    “行,行,你是勤快性子,拉磨的牛都赶不上你,……”一句话把小丫头逗得忍俊不禁,冯紫英也乐呵呵的道:“不过你身子骨倒真是需要将养,到时候我把方子和习练法子抄一个让瑞祥或者云裳送进府里,怎么联络,紫鹃,你和云裳好好商量一下。”

    冯紫英还真有些担心小丫头的身体,这身子骨太弱就得要从现在开始养着练着,真要等到十五六岁以后,那效果就差了一大截了。

    回去之后倒是需要好好找张太医缠磨一番,定要让张先生拿出压箱底儿的本事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