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事出反常

    就在履癸为接下来的战事而感到忧心忡忡的时候,一道声音也是突然在他耳边响起:“看来人皇最近过得并不如意。”
    听到这个声音,履癸循声看去,果然看到叶逍正站在殿里看着他。
    见到叶逍,履癸脸上顿时一喜:“仙长来了,朕这些日子可是等的好苦。”
    看到履癸这个样子,叶逍走到一边坐下,解释道:“前一阵子遇到了一些事情,不得不离开一阵子,以至于无暇顾及昆吾氏大军,却是我负了人皇。”
    听到叶逍这么说,履癸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怪不得昆吾氏之败中有那么多蹊跷之处,看来那些佛门中人是趁着仙长不在暗中出手了。”
    叶逍点了点头:“多半是这样。不过,先前是我们一时不察中了佛门的奸计,接下来就不会再给他们这种机会了。不瞒人皇,我门中的师兄师姐已经到了这边,接下来讨伐成汤,我会带着他们同行,绝对不会再给佛门故技重施的机会。”
    “仙长这么说朕就放心了。”履癸道:“只要不让那些佛门弟子从中作梗,正面大军攻伐,朕不惧任何人。”
    就在叶逍和履癸继续为接下来三教弟子随军的事情进行更进一步的讨论时,一道身影却是从殿后转了出来。
    正是妺喜。
    妺喜端着一个托盘,走到履癸身边,小心翼翼的把托盘上面的瓷碗端起,放到履癸面前的几案上:“陛下,您处理了一天的朝政,一定累了,喝碗汤解解乏吧。”
    如果是别人在履癸和叶逍讨论事情的时候进来,履癸早就将她轰出去了。
    只有妺喜,不管在什么时候,履癸都不会对她发半点脾气。
    看着一脸关切的妺喜,履癸端起碗,在妺喜的注视下直接一饮而尽,然后抹了把嘴,小声道:“我和仙长还有点事情要谈,你先回去,我晚点去你那。”
    闻言,妺喜乖巧的点了点头,拿过空碗,余光瞟了叶逍一眼,便又离开了。
    叶逍看着妺喜离开的身影,倒也没觉得有什么。
    虽然妺喜是狐妖,但是她跟履癸的感情却做不得假。
    只要是真爱,物种什么都是假的。
    再说了,履癸还是很幸运的,他虽然跟狐妖扯上了关系,但是这狐妖怎么说都是雌的,后世那位大意**粥的老哥才叫惨呢。
    不管妺喜煲的粥好不好喝,好歹也是人家用心做的,总比用手做的好。
    咳咳。
    扯偏了。
    简单和履癸敲定了接下来的合作事宜,叶逍就离开了。
    毕竟,在接下来的事情上,他们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反倒是互利共赢的关系,因此两边自然都很好说话。
    而履癸在送走了叶逍之后,也是离开了这处宫殿,朝着妺喜的寝宫而去。
    ............
    事后。
    妺喜依偎在履癸怀中,那双隐藏在履癸视线死角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忧愁。
    “这次你又要亲征吗?”
    “嗯。”履癸轻轻揉着妺喜的小脑袋,解释道:“昆吾氏战败,这是前所未有的危机。我是夏后氏的最后一道防线,我绝不会让夏后氏在我手里毁掉。”
    “夏后氏已经沉寂了太久了,重铸夏后氏的荣光,我辈义不容辞。”
    妺喜沉默了。
    虽然她不懂那些,但是她能够感受到履癸的决心。
    那么,她要阻止他吗?
    他从来没有拒绝过她的任何请求。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阻止,但是那位高高在上,将她送到履癸身边的仙长,肯定不愿意看到履癸亲征。
    尽管时至今日,有履癸陪伴在身边的她已经无惧生死,但是如果履癸知道了她的身份,不是人族而是狐妖,履癸还会像现在这样对她吗?
    微微抬头,妺喜看着履癸那线条分明的脸庞,陷入了深深的忧思之中。
    ............
    妺喜最终还是没有阻止履癸。
    于是,在夏后氏的大军集结完毕之后,履癸誓师出征,迎来了与成汤的宿命对决。
    叶逍则是带着阐截两教弟子随行。
    仿佛是命中注定一般,商部落和夏后氏的大军最终在鸣条相遇了。
    然而,让叶逍惊异的是,明明大战在即,但是佛门弟子却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在商军之中完全没有看到他们的踪迹。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但是在弄清楚佛教的意图之前,叶逍也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大军交锋。
    履癸乃是夏后氏最近几代最为英明神武的领袖,不过成汤也非庸才。
    两人相遇,也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商军与夏后氏的军队在鸣条你来我往,打得难舍难分。
    在这个过程中,叶逍则是带着阐截两教的弟子随时提防着隐藏在暗中的佛门弟子出手。
    而如果佛门弟子就这样一直不出手,他们也不会对商军动手。
    身为三清门徒,底线还是要有的。
    对付佛门弟子可以,但是让他们去对付凡人,那无疑是违背了原则的。
    所以,只要佛门弟子能够忍得住,那就让履癸和成汤来一场公平的对决好了。
    叶逍是这么想的。
    他也是这么做的。
    佛门中人迟迟没有露面,他也就单纯的带着阐截两教众人在这边守着。
    在这个过程当中,履癸也丝毫没有向他求助的意思。
    履癸也有自己的骄傲也原则。
    只要成汤不借用佛门弟子的力量,他也不屑于去利用外力来击败成汤。
    就这样,成汤和履癸的对决持续了许久。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夏后氏的军队和商军都是互有胜负,谁也奈何不了谁。
    就在叶逍觉得这一场大战可能会打上很久的时候,毫无征兆的,履癸消失了。
    他可以保证,在他们的重重保护下,除非是圣人亲自动手,否则没人能悄无声息的带走履癸。
    又或者,履癸自己偷偷离开。
    可问题是,在这种关键的僵持阶段,没有人会不知道一方在突然失去了领袖之后会是什么下场。
    履癸更不会不知道。
    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会不告而别呢?
    叶逍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失去了领袖的夏后氏大军,已经注定要败亡于成汤之手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