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大隋国师> 第七百六十章 狂兽斗

第七百六十章 狂兽斗

    轰!轰!轰!
    整齐的脚步响彻在黑夜之中的原野上,人影呈数条长龙组成方阵,亦或围绕巨城蜿蜒向南北西三面而去。
    “骊山哪里来的军队.....”
    “那边是骊山老母庙,下面则是始皇陵.....这么多人.....除非......”
    城头上,皇帝的话忽然停了下来,想到之前国师所说有将无兵,莫非这是把始皇陵里的兵俑全唤醒了?
    众人多少有过听闻、或看过古籍,始皇帝自登基起始,便已开始修筑皇陵,前后动用七十多万人,其中工匠更是数不胜数,一直到他驾崩入陵,那下面的兵俑数量恐怕已是百万计了。
    同样做为皇帝,杨广也有想过,距离长安如此之近的始皇陵,为何要用这么多兵俑,仅仅做为陪葬?眼下,那射去原野,微微光亮范围里过去的道道身影,终于明白是用来做什么的了,但众人心里还是有一个疑问。
    到底是陆良生唤醒了这些石俑,还是.....始皇帝嬴政根本就没有死!
    “陛下,城外那支军队朝东面去了。”
    看着黑暗里的旌旗攒动向东,明确了敌友的宇文化及压抑不住兴奋指着夜色喊道,城墙上,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林立的旗帜蔓延原野面朝东面缓缓摆开阵势。
    几乎同一时刻,长安往东,渐渐弥漫起腾腾水雾,东麓山林间厮杀声延绵开去,做法的菡芝仙掀起阵阵大风,吹散周围茫茫一片的大雾,耳中听到厮杀声似乎朝着这边过来,心里不由有些焦急,一旁,天界众星之一的贯索星丘引附着的人界一方将领,取出怀中一颗猩红玉珠,望着远处传来的嘈杂。
    “不用理会,我来守着这边。”
    “嗯。”菡芝仙抿了抿嘴唇,做为天界女仙,主掌吹风,只是法身下界,感觉不到丝毫的安全,“这片大雾是地下水汽蒸腾而出,光是掀风作用不大,必须先灭对方施去地下的火焰。”
    说话间,她要让贯索星去寻其他仙家灭火,呜咽的风声里,‘踏踏.....’的马蹄声骤然疾响,有长枪嗡的空气中轻鸣。
    贯索星侧身回头,掌中失魂珠绽出红芒,茫茫雾气里,是袅绕阴气的骑士,脸带恶鬼面罩,红光罩来的瞬间,身形化作烟雾遁去一侧,重新凝出身形,照着菡芝仙后背就是一枪。
    “杀!”
    “护人间,杀——”
    接着如同雷霆般的嗓音,紧接响彻:“护人间!!”
    白雾翻涌,阴风袭袭伴随陡然响起的呐喊,令人一根根汗毛竖起,这边交锋的刹那,山脚、山腰的仙兵摧枯拉朽般被几匹阴气森森的骑士冲破,推着人海逆流而上,刀枪挥舞间一道道淡淡金色的元魂疯狂从倒下的身体里升去夜空化为碎片。
    一道阴气组成的箭矢飞来,众星宿里,有人伸手将箭矢捏住,五指一紧,直接捏的散去,左天蓬泛起神光,挥起双锏,猛喝:“结阵!”
    数十名士卒聚在一起,一面面盾牌拼接,一杆杆长枪探出架了起来,士卒身影泛起金色的同时,站着各方位置,然而迎面拖着阴气穿过浩浩荡荡人海的是一矛一骑,没有丝毫的犹豫,夹着丈八蛇矛犹如战车般推了过来。
    下一刻,金光与阴气相抵,蛇矛贯穿金色,直刺一个士兵胸口,推着对方体内仙兵元魂犹如炮弹般倒飞出去,张飞也被交织的法阵震的向后倒退,阴气散去又重聚回来,戾气与杀意在此刻爆发出来,吼声如雷。
    “天上什么鸟星宿,我乃燕人张飞——”
    神力不及,唯有靠身经百战的武艺和技巧来拉平两边的差距,整个东麓山脉,借陆良生地火烧出的大雾偷袭,初得人间神位的各朝英灵,几乎靠着生前战事的战术,冲进停滞的队伍当中,靠着还未成型的军阵,锁定了各自的目标,先斩去几个星宿再说。
    林野震响,箭矢、刀剑劈砍,披甲戴恶鬼面具的高长恭一枪被挡,顺势抡开枪尾将涌来的一个士卒扫飞在树杆上,侧身回马一枪戳在人身,将里面元魂挑飞打碎。
    贯索星冲来,他并不纠缠,拨马化为阴风散去,绕着一颗颗树身之间飘过数名士兵头顶上方,在他处重聚,一杆长枪如狂龙在走,枪头挑、刺、扫、打,狂风暴雨般罩去四周涌来的兵卒,硬生生推出一条道来。
    “小小阴神,岂敢放肆!”
    铜铃声急响,一匹快马穿过林间,掀起一片片落叶,棕黄大马一侧,横起一柄青龙刀,那边打飞一人的高长恭,回头,映入眼帘的,拖着一抹残影瞬间逼近面前的刀锋怒斩而下。
    嗤~~
    黑烟袅绕,紧握枪柄的手臂脱离身躯,掉去地上升起阵阵烟气,高长恭促马拉开距离,神魂闪烁都有些不稳,对面,奔来的大马稍停,上方斩出一刀的身影,绿袍金甲,面如重枣,抚去美髯。
    与阴神关云长极为相似,却名叫王宣,字君可,身上附着的乃是斗部神祇苏护。
    高长恭自然不会看成关羽,咬牙一转身,化作阴气就往山下飞去,对方也紧跟而上,马蹄泛起若隐若现的神光,一颗颗树木、奔涌的士兵在退去身后,渐渐拉近的瞬间,手中龙刀再起。
    唏律律——
    山脚人影徘徊,一道赤红战马越过人群上方,嘶声长鸣,月光如霜,高高跃起的马蹄落去地上,驭起阴风唰的直窜了过去,上方马背上,青袍金甲震响,斜垂马侧的偃月刀拖行地上翻起长长沟壑,泥屑纷飞。
    “尔敢打扮关某模样,讨死!”
    错开失去一臂的高长恭的瞬间,手腕一转,刀锋朝上扬开。
    “喝啊——”
    刀口泛起冷芒,由下往上怒削。
    嗡~
    刀身响起颤鸣,对面纵马冲来的苏护根本没料到忽然杀到面前的身影,有着与自己附身的凡人有着极为相似的模样衣着,本能的抬刀一抵,刹那,往上削来的刀锋划出一道半月。
    噹~~
    刀柄在人手中震动、向后弯曲,苏护横着青龙刀保持坐姿直接倒飞出去,落到地上,手里的刀柄都还在前后微微摇摆。
    关羽一勒缰绳停下赤兔,厚重的刀身划过空气撇去身侧,凤眼微阖,挤出短短几个字。
    “插标卖首之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