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反转

    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就在所有人以为,伴随着屠蓍单于之死,匈奴南下的大局已定。三镇诸侯之乱,将消弭于无形之中之时。
    局势陡然间,竟再一次的出现反转。
    塞北那边又有消息传来,龙城竟又生变故。
    超乎所有人都预料的变故。
    莫车单于死了!
    就在继任当天,而且还是王宫之前。
    一时间,让所有闻讯者为之骇然的同时,也不由为之失声不已。
    没办法,如果说早先屠蓍单于之死,还可以推说对方突发恶疾,或者经过了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谋划的话。
    那么对于莫车单于的死,匈奴一方绝对找不到任何的托词。
    毕竟距离屠蓍单于之死,到莫车单于继位,期间相隔总共用了还不到十日。而且不同于屠蓍单于,是死于剧毒之中。莫车单于是被人以雷霆手段,斩杀于龙城之中,王宫之前。
    诚然,据消息上所述,凶手之所以能够成功。确实主要是莫车单于新立,手下人并未完全臣服、各有心思。
    这才导致慌乱之中,诸匈奴高层,只顾着自己,致使莫车单于身边只有三位天人境界高手相守护,这才被人钻了空子。
    但是成功了,就是成功了。
    不管这成功之中有多少侥幸,又有多少偶然。
    总之,现在的事实就是,莫车死了。在短时间之内,匈奴将很难组织力量南下。
    最起码在两个月以内是没有能力。
    而两个月的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却完全足够三镇诸侯起兵,也完全足够改变天下的局势。
    为此自是让幽州这边,由忧转喜。一个个重臣大赞天佑幽州,镇北候生了一个麒麟子。让朝廷这边,尤其是京城上空也阴云再聚,那咆哮愤怒的龙影,也在次盘悬在皇城的上空里。
    当然,其实在最初收到消息的时候,不管是幽州这边,还是朝廷这里。第一反应都是信,不敢信!
    毕竟这对于他们而言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但是当双方仔细阅读了来报之中的详细之后,并通过其中的暗记,确认了来信确实是由王玄策和童雄付所书。而且行文间也找不出明确可以确认谎言的地方之后。
    他们心中便再无怀疑。
    毕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没有人会去造这种被人一拆就能拆穿的假。
    因此哪怕是朝廷这边,再不愿意接受,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匈奴无法南下,呆下这天下……终将陷入乱局。
    而且这一天很可能来的很快。
    一时间,自是让天子怒火丛生。大骂王玄策等人废物,辜负了他一番期望的同时,更是当场被掀了桌子。
    不过怒火显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掀桌子除了让宣政殿之中,多出一堆垃圾之外,也对局势起不了丝毫的作用。
    为此良久,天子只能勉强压抑住了心中的怒火,对着手下内侍下达令,让他们去将晁景等一干心腹重臣,给唤到这里。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一个完善的计划来,来应很快就会起兵的三镇诸侯。
    而面对天子圣令,一干重臣那还敢怠慢。
    毕竟但凡天子在深夜传召他们的,都不是小事。再加上之前天子盛怒之时,所爆发出来的恐怖威压,他们也都察觉到,就更不敢有丝毫迟疑。
    因而一个个很快便出现在了宣政殿里。
    “都看看吧,”天子见人齐了,便也不再废话,直接让内侍将王玄策发来的急报下传。
    而伴随着那一份急报,下发到晁景之手,见其中详细之后,哪怕是晁景的城府,都不由面色骤变,同时惊呼出声。
    一时间,让其他重臣心中都疑惑不已。这急报上的内容究竟是什么,竟然连晁景这等人物,都在君前如此失态、失言。
    而这相关的疑惑,也没有困扰他们多久。
    伴随着晁景阅读完毕,转交其他重臣,一个个都传阅完之后。他们自然也清楚了,为何天子会这么晚召集他们前来,为何天子和晁景的面色都难堪到了极点。
    “陛下,消息确实吗?”
    虽明知此等消息,是万万不会有假,也没有人敢在这上面作假,但一位重臣还是不由心存侥幸。
    没办法,谁让这个消息对于朝廷而言,实在是坏到了极点,以至于哪怕是他们这等重臣,都有些承受不起。
    “确实。”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撕碎了一干重臣心中仅存的侥幸。同样也撕碎了,他们早先制定的所有计划。
    为此一时间,一干重臣皆不由陷入默然,脸色也跟着难看到了极点。
    良久,晁景才率先站出来,开口肃声道:“陛下,看来……接下来,我们怕是要做最坏的打算了……”
    “……继续。”天子面无表情道。
    “是,依照先前的估算……”
    不提接下来,宣政殿之中,一干重臣将如何商议,而后的兵马又如何调动。
    另一边,幽州这里,在确认了消息的属实之后。
    之前陷入停滞的军事调动,和相关的准备再次的开始。大队精锐的镇北军,被镇北侯府自塞北一线,调往翼州、并州一线。
    相关的军械,粮草等,也同样一一备齐,发往南下的一线。
    现只等镇北候府这边一声令下,这些布置在幽州与翼、并二州交界处的镇北军便会南下破关,长驱直入中原。
    这么大规模的调动,自然是瞒不住他人的眼。
    尤其是那些有心人的眼。
    而在这些有些人打听清楚其中详细,了解到了,局势竟然又出现了变化,而且还是对于他们的有利的变化之时。颇有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而后自也同样不敢有丝毫怠慢,开始安排人手,准备借势而起。
    像是以金甲蓐收为首的前朝余党,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现只等三镇诸侯举旗、起兵,由这三镇诸侯扛过朝廷所给予的第一轮冲击之后,便即刻起兵。
    携这千里水泊之中隐藏的十数万人一起,拿下整个青州。而后再一次为根基,席卷整个天下。
    “希望再别出什么岔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究竟是何人、何方势力,居然敢在龙城,打匈奴单于的主意。最关键的是,他居然还成功了。”
    青州,八百里水泊的一处高峰之上,金甲蓐收正遥望着塞北的方向,一个人喃喃自语道:“印象之中,有这个胆量和实力去完成此举的,怕是也只有天吴了吧。话说这次……该不会也是此子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