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126章 国耻日

第126章 国耻日

    等到张学良得到消息,从沈阳匆匆返回时,看见家里一片狼藉,连挂在墙上的字画都被揭走了,禁不住腿一软,脑袋一片空白,“嗡”的一声,晕了过去!
    上次他被抢走大量的黄金,就已经痛彻胸腹了,这次被洗劫的更彻底,几乎让他变成了穷光蛋!
    当然,他手里控制几十万军队,只要给他两三年时间,还能迅速积聚家财。
    问题是,日本人会给他充足的时间吗?
    张学良的内心受到重创,口吐白沫,四肢冰冷,旋即被送到北平最好的医院疗养。
    他跟历史上一样,没有在九一八爆发的时候,留在东北指挥战斗。
    沈阳兵工厂的爆炸,是一件惊天大案,消息传遍全国,再也遮掩不住!
    许多报纸的头版头条都报道了这件事!
    有记者采访工人,获悉工厂被炸时,里面还有数百门火炮,十万支步枪,数不清的弹药,心疼得直跺脚,将其刊登在报纸上。
    一时间,全国的军阀都对张学良口诛笔伐!
    尤其是川军,武器装备太差了,听说沈阳兵工厂有那么多好东西,最后竟然全都被炸了,心里又急又怒,一个个气得吐血!
    而在湖南和江西,正在反围剿的大赤军领导,则感到义愤难平,发出一声声悲叹:“唉,我们要是有那些枪械,早把白狗子撵走了!”
    广州的汪兆铭痛骂张学良,将他骂得像狗屎一样!
    总裁蒋先生也非常不满,给张学良发去电报:“贤弟,放着那么多好东西,怎么不跟中央军分享?好好的兵工厂,为何不严加看守,竟然被人混进去!你太让人失望了!”
    张学良躺在病床上欲哭无泪,比起兵工厂的爆炸,他更心疼家里被盗的财产,可是偏偏没法说出去!
    如果黄金、白银、美元没丢,即便兵工厂被炸了,他也能重新复建啊!
    可是现在,啥都没有了,他想死的心都有!
    张学良在病床上躺了三天,赵四小姐一直在旁边伺候。
    转眼到了9月18日,赵四见他心情郁闷,说道:“汉卿,今晚在开明大戏院有一场义演。据说梅兰芳会去。要不,我们去散散心?”
    张学良在床上躺得浑身难受,于是道:“好吧,我跟你一起去。”
    当天晚上,戏院的演出很精彩,张学良看得津津有味,忽然接到手下通知,说沈阳有长途电话。
    张学良并未在意,交代手下:“你去帮我接听,问问有什么事!”
    结果这名手下接听之后回报:“少帅,沈阳出大事了!”
    张学良匆匆离去,先接了电话,又接到紧急电报。
    他回到家中,凌晨一点,召集东北军留在北平的高级将领开会。
    他以为日本人只是试探,为免战事波及全国,所以下达“不抵抗”命令,电请南京出面要求国联公裁。
    随后,蒋总裁同样下令避免冲突,因此东北军未能组织有效抵抗。
    此后三个月内,日本关东军占领东北全境!
    而国际联盟受中国申诉后前来调查,采取绥靖政策不对日本做出惩罚!
    这就是九一八事变,至于说日本人如何炸毁南满铁路,然后栽赃给中国人,具体细节就不说了。
    九一八事变,是中国14年抗战的开始,也是中国的国耻日。
    事变发生后,引起举国震惊,无数民众走上街头。
    9月20日,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仅两天,大赤党就发表《为日本强占东三省事件宣言》,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强占东三省,同时向全国人民发出了战斗号召:“只有广大群众的铁拳,才能制止帝国主义的暴行,驱逐帝国主义滚出中国!”并发出指示,要求满洲党组织:“立刻分配干部到南满各地,中东路、吉长路沿线的农民群众中与动摇不满的东北军阀中去发动反日斗争,游击队战争与兵变。”
    而蒋总裁则号召百姓忍耐,等待国际调停,不让战争扩大化。
    这里要提到一个人,南国诗社著名诗人,广西大学校长马君武,在1931年11月2日的魔都《时事新报》上发表了一首诗《哀沈阳》:
    “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胡蝶正当行。
    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
    告急军书夜半来,开场弦管又相催。
    沈阳已陷休回顾,更抱佳人舞几回。”
    诗中开头出现的3位女子,一是赵四,即赵一荻,人称赵四小姐,后来与张学良结婚;二是朱五,即朱湄筠,其父朱启钤,曾任北洋政府国务院代总理,她排行第五,是张学良秘书朱光沐的夫人;第三位便是著名影星胡蝶。
    胡蝶拍过《火烧红莲寺》,是中国第一部武侠片,还拍过《歌女红牡丹》、《秋扇怨》等电影,在当时红遍半边天。
    按照报纸上的说法,这三位女子,便是沈阳事变那晚陪张学良跳舞的“佳人”。
    这首诗给张学良增添了无数骂名,可是却冤枉了影星胡蝶。因为胡蝶当时没有去北平,也没跟张学良跳舞。
    《时事新报》的影响力很大,再加上国破家亡,面对外敌入侵不抵抗,这首诗激起了人们的愤怒,胡蝶成了红颜祸水。
    实际上,张学良的不抵抗,不等于所有东北军都放下枪。
    “九一八”事变次日,沈阳沦陷。面对北进黑龙江的日军,马占山将军在省府会议上拍案而起:“守土有责,决不能将黑龙江寸土尺地让与敌人……”
    马占山率数旅之军,据守嫩江桥,血战三天二夜,抗击进犯齐齐哈尔之敌。
    全国各地爱国学生和教师纷纷通电要求北上抗日,请缨杀敌。
    关内各地青年学生和爱国同胞,纷纷组织“援马团”“义勇军”前往东北,支援抗日。
    毁家纾国,举家抗日,纵强敌环伺,也绝不放弃抵抗。这是当年涌动在白山黑水间不屈的信念。
    直至1933年,总数超过30万的东北义勇军,在日本关东军的征剿下顽强抗战,“白山黑水尽化为赤血之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