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181章 鬼谷子?

第181章 鬼谷子?

    秦笛道:“胡将军,你这次西行剿匪,可得悠着点儿。兄弟睨于墙,外敌窥于侧。内战别打太猛,留点儿力气,将来好打日本人!”
    胡寿山不吱声,也不知道心里在想啥。
    叶霞却问道:“秦先生,你同情大赤党?”
    秦笛道:“这帽子太大!别扣在我头上。我是大资本家,跟他们不是一路人。”
    叶霞道:“也不一定。我听戴先生说,大赤党第一代领导人,很多出自富裕家庭,并没有几个穷人。”
    秦笛淡淡的一笑,也不多争辩,否则显得太刻意了。
    “胡将军,你觉得日本人会不会占领北平,进而侵占华北和中原?”
    胡寿山皱眉:“说不好。日本军队咄咄逼人,对我中华虎视眈眈。他们为了占据东北,甚至退出了国联!这样下去,早晚要出大事!”
    “胡将军,你说中国如何才能战胜日本?”
    “不知道,大丈夫马革裹尸,视死如归而已!”
    这时候的胡寿山并不知道将来的战局怎样发展,但他作为军人,听清先生的话,并不怕跟日本人交手,是胜是败,只有打过才知道!而作为第一次东南之战,十九路军打得不算差。
    四个人一面说话,一面吃完三斤多重的刀鱼,胡寿山心里的愤愤不平也渐渐消失了。
    他开口道:“秦先生,你可真会享受,类似‘向晚堂’的阁楼,在别处还有吗?”
    秦笛微微一笑,道:“我在小孤山有朱婉阁,在普陀有听涛苑,在南湖有孤云轩。”
    听见孤云轩三个字,胡寿山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什么?你还有一座孤云轩?”
    “是啊,怎么了?”
    胡寿山想起多年前,有人将一袋银元交给他,然后拔腿就走的场景,心情很激动,于是试探着说道:“照这么说,我还欠你一笔钱呢?”
    秦笛微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胡寿山紧追着不放:“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不过时隔太久了,我有点儿记不清了,欠你多少钱来着?”
    秦笛却不接口:“过去的事,谁还记得!”
    他越是故弄玄虚,胡寿山越是怀疑,追问道:“那是哪一年的事,秦大少总该记得?”
    秦笛眯起眼睛道:“莫非是10年前?”
    胡寿山“啪”的一拍桌子,吓了叶霞一大跳:“没错!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924年的春天!哎呀,时隔多年,终于揭开了我心底的谜团!秦先生,你是我的恩人。我先前说的话,有些不敬之处,请你别放在心上。”
    秦笛道:“哪里哪里,胡将军客气了。”
    他当年给这些大人物送礼,就是为了给将来留个后手,随后十年间,秦家的生意越做越大,一切进展顺利,他也就没去打扰这些人。
    今天既然胡寿山自己送上门来,秦笛也不会跟对方客气。
    从今以后,随着抗战的爆发,秦家的生意一部分转到西部,势必要面对政府的打压和盘剥,甚至有可能被民国政府收归国有,这时候如果能得到胡寿山的支持,将来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叶霞听两人说话,脑子里一片雾水,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胡寿山满面堆笑,旋即摇头叹道:“我算是服了!十年前,秦先生才24岁?就能做出这样的先手伏笔,很是令人钦佩。据我所知,承你恩惠的人可不止我一个!杜玉明,陈明人,郑国东,范汉街,桂永青,孙园良……啊呀,不少的党国要人,被你一网打尽了!”
    秦笛道:“胡将军多虑了。这种事,我原本不想说,是将军太聪明,一下子猜出来了!”
    “我觉得百思不得其解。那时候,黄埔军校尚未开学,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人都会入学呢?”
    “这个嘛,我当时做了一场梦,说什么‘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我看见二十条金龙,在我眼前飞来飞去。”
    胡寿山为之瞠目,道:“黄埔一期的学生总共有645人,而受到孤云轩主捐助的,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你说这事怪不怪?”
    秦笛“嘿嘿”笑道:“胡将军,不要说得那么直白好不好?能最终化龙的,毕竟不多嘛!这样说,显得我太势利了!”
    胡寿山又一拍桌子,叫道:“我想起来了!里头还有大赤党的人呢!当时我们是同窗好友,聚在一起闲聊,提起了这件事……陈书清,徐鸣霄……这又怎么说?”
    秦笛睁大了眼睛:“不会吧?难道是我梦里看错了?”
    胡寿山笑了笑:“你不用害怕,我只是开玩笑而已。胡某人不会恩将仇报。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给我来一封书信,我会尽力帮你。”
    秦笛道:“胡将军客气了!抵御外侮,保家卫国,还靠你这样的军人了!”
    胡寿山也没说还钱的事,这时候的200大洋,对双方来说,算得了什么呢?
    他心里既感到狐疑,又觉得惊讶,没想到今天来焦山走一遭,会碰到这种奇事!
    的确,秦笛一上来并没说他就是“孤云轩主”,若不是胡寿山自己猜透了,恐怕秦笛自始至终都不会点出来。作为民国十大富豪榜排第三的人,只要自己不做死,谁又会主动害他呢?因此从明面上来看,秦笛并不需要求助于胡寿山!毕竟此时的胡寿山才是个师长而已。
    胡寿山走出向晚堂,登上轮船离开,仿佛将此事忘记了一样。任凭叶霞在旁边追问了几句,他都没有仔细解释。
    他觉得,这件事透着古怪,需要好好想一想。
    “按理说,黄埔一期有645人,得到孤云轩主捐助的只有二十位,而这些人在十年后皆有成就!当年的黄埔毕业生,还没毕业就开始东征西讨,先后有多少人牺牲了?可是回头想一想,那二十人全活蹦乱跳,连一个死的伤的都没有,这件事太他妈古怪了!”
    胡寿山越想越诧异,同时感到有点儿心惊肉跳!禁不住说道:“这位秦大少爷不是人!他娘的!好像传说中的鬼谷子一样,什么事都提前想到了!怪不得秦家能发财!”
    叶霞问:“什么鬼谷子?寿山,你倒是说清楚啊,我怎么觉得,越来越奇怪了?”
    胡寿山却不肯多解释,因为叶霞毕竟是戴笠手下的人,而这件事牵连太广,若是传到老头子耳朵里,就成了多位将军之间拉帮结派,恐怕还要费一番口舌,也未必能解释清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