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204章 一张纸条

第204章 一张纸条

    接下来,趁着天气炎热,他们又去了焦山岛。
    晏雪躲在“向晚堂”修炼,秦笛则在江边钓鱼,顺便传授小和尚功夫。
    海安小和尚已经5岁了,留着光头,眉清目秀,就像动画片里的一休和尚。
    秦笛只是传了他一些佛门心法,并没有帮他强行开启夙慧。
    佛门心法跟仙家法门不一样,不需要从空中汲取灵气,只要境界到了,自然能生出“心佛”,改变自身的体质。
    仙家是有为法,需要将大量的灵气积聚于体内,先充斥于四肢百骸,奇经八脉,然后汇聚于丹田,凝结成金丹,再碎丹生婴,开启体内洞天……
    而佛家是无为法,只要心中有佛,就能在体内生出舍利子,拥有降龙伏虎的能力,然后开辟“须弥空间”,纳须弥入芥子,要么在胸腹之间,要么在手掌心中,形成一道漩涡,然后开启大能力。
    秦笛并没有太大的野心,想将海安塑造成一尊大佛,因为未来的中国,是没有仙佛的,连他自己都要隐藏于世间,又怎么能让徒弟变成大佛呢!
    除非秦笛能找到前往异界的路,他才会传海安厉害的功夫。
    他的目的是想将小和尚培养成高僧,至少比海灯法师还出名,但这个高僧是虚的,并没有降龙伏虎的能力。
    关于海灯法师,曾经有很多争议,电影上吹的很牛,然而谁见他施展一指禅了?他自称出身于少林寺,师从于“汝峰大师”,实际上少林寺根本没这个人。
    按照少林寺高僧“德禅”的说法:“我七岁到少林寺,70年没离开寺院。1946年海灯到寺内挂单,请我的师爷‘贞峻’法师纠正拳脚,贞峻法师嫌他有江湖气,不肯指点他。不久海灯就走了。”
    由此可见,此人多半是水货。
    秦笛想让海安拥有很高的名望,却不想让他具有移山填海的能力。所以他准备传授“大悲心法”,而不传“金刚心法”。
    按理说,“大悲心法”属于菩萨道,如果是在异界,一口气修炼数百万年,也有成佛的希望,但这条路太漫长,一般人走不通!
    秦笛望着小和尚,说道:“按照我传授的法门,你努力修炼十年,便能开启夙慧;当你36岁的时候,可以成为大德高僧;72岁修成一地菩萨;144岁修成二地菩萨;288岁修成三地菩萨……”
    小和尚忽闪忽闪眨眼睛,问道:“师傅,我能活到288岁?”
    秦笛微微一笑:“如果努力修炼,随着境界的提升,寿命也不断延长。”
    “师傅,菩萨再往上还有吗?”
    “从一地菩萨,到十地菩萨,再到等觉菩萨,妙觉菩萨,最快也要7万4千年,才有希望成佛。然而实际上,很多佛修都走了弯路,耗费数百万年才成佛。”
    佛在仙界,等同于仙帝。
    秦笛没指望海安能成佛,能修成二地菩萨,就已经人间罕见了!
    海安脆生脆气的说道:“师傅,我听方丈说,佛祖80岁涅槃了。”
    “佛祖来到人世之前,就已经是佛了。大悲心法,总共15卷,53800字,你年纪太小,我先传你起始篇,等你开悟夙慧再说。”
    秦笛当年乃是顶尖的仙帝,曾经拜在多位高人门下,儒、道、佛、魔兼修,掌握无数法门,随手找一部经典,传授给小和尚,就够他修炼一辈子。
    晏雪在向晚堂前种了一棵梅花树,在屋后种了一棵青梅树。
    秦笛道:“梅花能活千年,青梅能活数百年。”
    晏雪道:“希望百年之后,这两株树都还在,我们还能像现在一样,偶尔住进向晚堂里。”
    秦笛心中怅然,暗道:“我可没把握将这座阁楼留下来。”
    不过,尽管世事变迁,也不是没有希望,车到山前必有路。
    日子一天天过去,盛夏渐渐消退。
    四川西北,若尔盖草原,距离县城不远,有个小村庄。
    韩江和一个手下,待在租住的小院里,看着几间房子里堆满的粮食,禁不住暗暗发愁!
    “唉,这都大半年了,还没有丝毫的动静!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
    跟着他过来的,原本有四个人,两个年轻人撑不下去,提前返回魔都了。
    留下的两个人,都在三十多岁,以前工人运动的时候,皆是纠察队成员,被韩江挑出来,一直跟着他做事。其中一位叫“张启明”的入了党,另一位叫“甄向东”的也写了申请书。
    这时候,甄向东正在村口瞎晃悠,实则在那里站岗放哨。
    张启明跟韩江守在院子里,无聊至极,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
    张启明闷闷地道:“老韩,当初离开魔都的时候,秦大少是怎么说的?咱们守到哪天算完?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闲的我身上都生蛆了!”
    韩江苦笑道:“秦大少说,守到年底,如果没有天灾,那就撤回去。”
    “这些粮食怎么办?就凭我们三个人,可没法运走啊!”
    “这个嘛,秦大少倒是没说。”
    “这个秦大傻,想一出是一出!这不是消遣人吗?”
    “哎,人家没让你白来,每个月不干活,还有工资送家里去!你还想怎样?”
    “可咱干的啥事啊?数千里迢迢,从魔都来到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然后一直在这里守着,坐等天灾降临,这不是杞人忧天吗?”
    韩江也忍不住抬手揪着花白的头发:“唉!这事儿怎么说呢!秦家对待工人不薄,昔年大罢工时,还给我们发粮食,让我们渡过难关。”
    张启明有气无力的道:“是啊,就冲这一点,我才跟你来的。天灾,天灾,到底是怎样的天灾?为什么还没有动静?你说这件事是否透着古怪?即便真有天灾,秦大少又怎能提前知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昨天甄向东从县城里弄了张报纸,上面说长江发大水,秦家捐献了500万大洋的粮食!”
    “这里能发大水?附近就是沼泽地,现在天气转凉,不可能有洪水……”
    “看来,秦大少这次抓瞎了!你不晓得,当初他将我叫到密室里,说若尔盖有天灾,让我偷偷带人来。他说的活灵活现,我都当真了!”
    “老韩,你这么大岁数,还信年轻人的鬼话?”
    “我……”韩江有些懊恼,然而却无法辩解。
    两人正说话的功夫,忽然听见外面传来飞快的脚步声!
    韩江吃了一惊,急忙提起长枪戒备!
    这时候,甄向东冲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出大事了……天呐,出大事了……”
    韩江道:“别急,你先喘口气,到底出什么事了?”
    “漫山遍野的红旗……”
    韩江和张启明面面相觑:“什么意思?哪来的红旗?”
    两人赶紧关上房门,跑到村口,村口的地势比较高,放眼望去,果然是大队的人马,漫山遍野的红旗!
    韩江看见那番景象,激动得热泪盈眶:“我的天呐……原来如此……”
    甄向东又激动又诧异:“怎么会这样呢?”
    韩江虽然激动,但没有丧失理智,叮嘱道:“记住了,我们只是本地富户!并非从魔都远道而来!这是秦大少千叮咛万嘱咐的!他做好事不求扬名……”
    “这……这……”
    这支军队万里迢迢,好不容易走到若尔盖,早已经人困马乏了。疲倦还不算什么,最大的困难是粮食的匮乏,因为附近人烟稀少,找不到补给之处,如果再撑五百里草地,会有很多人牺牲在路上。
    韩江小心地找到一个营长,说村里有一些粮食,愿意捐献给大军。
    营长跟着他,进入村子里,看见一袋袋的粮食,顿时欣喜若狂。
    营长将消息禀报上去,然后带着韩江去见师长,说找到200吨粮食。
    师长一听,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于是禀报给一个身材高大、方面大耳的中年人。
    中年人也觉得惊讶无比:“这件事显然有古怪,若尔盖不是产粮的地方,怎么会在一个小山村里储藏这么多粮食!”
    于是,他屏退左右,追问韩江,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江面对中年人,心中无比激动,再也守不住秘密,于是说出了实情。
    中年人目注远方的天空,心里高兴,啧啧称奇,道:“我给你写个条子,你拿回去交差。”
    他龙飞凤舞写了一段话,字迹潦草,签名更潦草,几乎没有人能认出来。
    韩江将纸条小心翼翼的收起来,然后带着两名手下,欢天喜地的返回魔都。
    走在路上,他一再叮嘱二人:“这件事,不许说出去,明白吗?”
    甄向东“哈哈”笑道:“我要是将此事捅出去,青白党会不会抄秦大少的家?”
    韩江恨恨的瞪他一眼:“你若敢说出去,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甄向东收了笑声,道:“我……我只是开玩笑而已……”
    韩江冷哼道:“你以为,秦大少是容易对付的人?他能提前大半年,断定大军从这里过,难道查不出来,是你走漏的消息?他与青帮杜悦笙过从甚密,随随便便能拉起几百号人!他是民国首富,随便丢几条小黄鱼,就能灭你三族了!”
    甄向东猛然打个哆嗦:“韩爷,您别吓我啊!我没有泄密的意思!”
    韩江又道:“再者说,就算走漏消息,也扳不倒秦大少!他只让我们赈灾!是我们自作主张,将粮食捐给大军!跟他有什么关系?要是给青白党知道,只会砍我们的头!”
    “是是,韩爷您说得对,秦大少太狡猾了!”
    “怪不得秦家成了民国首富,原来是因为有这么个妖怪,可惜外边的人都不晓得,还以为他是花花大少呢!”
    二十天后,韩江回到魔都,将纸条交给秦笛。
    秦笛看了一眼,心中欢喜,“啪”的一拍桌子,笑道:“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心里暗想,道:“这张纸条的价值,比清先生的三张便笺还管用,我得好好保存起来,千万别被老鼠咬了!”
    韩江听得一头雾水,心想:“秦少爷真古怪!还念起诗来了!”
    秦笛的本意是想为抗战保留一份力量。
    其实200吨粮食根本就不够,分到战士手里,每人只有10斤。
    好在过草地的时间也就是5~6天,有了这些粮食,能少死很多人。按照历史记载,大军不止一次过草地,每次减员数千人,部分陷入沼泽内,部分因为饥饿和疾病而死,其中饥饿成了减员关键的因素。
    秦笛怕引起天道反噬,所以只能偷偷帮一点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