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215章 开门大吉

第215章 开门大吉

    随后,秦笛和晏雪一起,去安南转了一圈,采购了50万吨粮食,发往云南昆明,补充那儿的粮仓。
    他们还去了缅甸,考察当地的翡翠矿脉,有没有伴生的灵石矿。
    结果令人欣喜,秦笛在深山老林里,发现了一条中型灵脉,好几条小型灵脉,还找到一条罕见的灵石矿脉,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品质优良,其中还夹杂着少量的中品灵石。
    秦笛大喜过望,当即抛开一切,亲自进行挖掘。
    晏雪也在旁边用飞剑挖掘,她的功力到了炼气第八层,已经可以运转飞剑了。
    两个人一口气挖了半个月,挖出8000块下品灵石,300块中品灵石,还有上千块大大小小的翡翠原石,有些玻璃种的翡翠非常养眼,颜色不但有帝王绿、祖母绿,还有紫罗兰,春带彩。
    晏雪看见那么好看的翡翠,心情十分愉悦,笑道:“有了这些东西,也算不虚此行!在我看来,黄金、白银都不如翡翠。”
    秦笛手里托着一块香瓜大小的玉石,笑道:“你说得没错,黄金有价玉无价。你既然喜欢,那就多挖点儿回去。像这块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能掏出五个圆镯,再来三个贵妃镯,等到若干年后,能拍出数千万的价格。”
    两个人在缅甸逗留了两个多月,挖出八千块质量上乘的翡翠原石,然后开开心心的往回走。
    经过福建的时候,他们去了武夷山洞天,将大部分玉石卸下来,采摘了一些新鲜的灵果,然后才返回魔都。
    这时候,已经是1936年6月下旬了。
    晏雪拿了一块绝佳的原石,在魔都找到有名的玉石雕工,打磨了几对手镯,拿给朱婉、秦菱和秦月,连9岁的张怡然都得到一只小号的贵妃镯。
    秦菱将手镯戴在腕上,开心之余,又觉得惋惜:“这么好的料子,不该给她雕刻手镯!再过三四年,她就没法戴了!”
    晏雪笑道:“姐,你就别心疼了,这样的料子,要多少有多少!”
    “啊?你们究竟去哪里了?哪儿买来的料子?”
    “哈哈,我跟秦笛去荒山野外挖了两个月,找到十几条翡翠矿脉,只拣选少量精华的部分,雇用了几辆骡车带回来。”
    “我看你们两手空空,将玉石放在哪儿了?”
    “家里放不开,所以搁在别处了。”
    秦笛再见到秦月的时候,发现她面色不善,似乎并不开心,于是问道:“你怎么一脸苦相?是不是王舒惹你生气了?”
    秦月轻轻摇头,叹了口气,道:“左联解散了。”
    秦笛一怔:“为什么解散?”
    他前世不是文学家,所以对这段历史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一点皮毛。
    秦月道:“我也是一头雾水。听说周先生很不开心。”
    秦笛绞尽脑汁想了想,道:“解散就解散呗,作为文学家,该有自己的思想,不能戴太多帽子,否则将失去创造力。”
    这方面他不好多说,否则牵连太广。
    19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的文学家多如繁星,随后沉寂了许久许久,直到80年代以后才又枯木逢春。
    秦笛觉得左联解散是好事,最起码在未来十年内,秦月不容易被青白党逮捕。
    左联的解散,说是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实际上延续了赤俄的政策。
    “你写你的书,跟着本心走。”
    “可我觉得前途有些迷惘。”
    “呵呵,摸着石头过河,谁能看得太远呢?”
    1936年6月28日,热闹非凡的百乐门舞厅对面,开了一家大型的赌场,中文名叫“凤凰城”,上面有大大的英语标牌,“phoenix city”,跟百乐门的“the paramount”交相映会。
    凤凰城的建筑高大气派,里面装饰得金碧辉煌,大厅里有各种各样的赌博设施。不但有宽敞的大厅,一个个干净整洁的桌子,还有不少的包间贵宾室。有牌九,麻将,纸牌,骰宝,还有一种名叫“凤凰翅”的彩票。
    这年代,商业“老.虎.机”已经有了,凤凰城里摆了一排,投进去一块银币,如果运气好,能吐出一百块。当然,大多数时候都血本无归。
    轮盘赌更是不容或缺,大厅里摆了一个巨大的轮盘,随时旋转,欢迎赌客下注。
    百家乐,这种扑克游戏流行欧美,很受洋人的喜欢。
    赌场内没有时钟,也没有窗户,灯光适宜,香槟美人,让人沉醉其中,不知今夕何夕。
    不用说,这家大赌场乃是秦笛出资修建的,挂的是杜悦笙的名号,让秦源空、秦源龙做幕后管理,里面大部分人员都是青帮的弟子。
    凤凰城一开放,便吸引大量的宾客,这些人将大把的银钱扔进去,然后灰头土脸的走出来。每个输光了的人,还由赌场赠送2块大洋,好让他们顺利回家,别想不开撞死在门口。
    凤凰城日进斗金,杜悦笙开心得合不拢嘴,因为他没出本金,就派了一些人手,而这些人还能领到薪水。除此之外,他拿三成的盈利,等于白赚这笔钱。
    为此,刚开始的时候,他心里还有些不安,特意宴请秦笛,说只要一成就够了。
    秦笛摆了摆手:“杜老板,你看我是缺钱的人吗?我开赌场,是为了活跃魔都的气氛,让老百姓在承受国难时,暂时忘记一切的烦恼。”
    杜悦笙闻言瞪大了眼睛,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他,道:“秦先生,您这个借口,冠冕堂皇,太有意思了。”
    秦笛笑了笑,说道:“我开这家赌场,还有一个目的,帮你找出谁是隐形富豪,然后你可以派人去绑架勒索……”
    “这……秦先生开玩笑了,我姓杜的是正经人,不做犯法的事……”
    秦笛心想:“你要是老老实实,那还是青帮大佬吗?”
    他当然不会跟杜悦笙说实话,之所以开这个赌场,抱着三重目的:一是为了洗钱;二是为了培训两个侄子,为将来进军澳门赌博业做准备;三是为了更好地收集魔都各方势力的情报。
    他在凤凰城的顶楼有一个办公室,只要坐在里头,就能听见赌场和百乐门舞厅所有的动静,他用不着出现于舞厅里惹闲话了。
    即便他本人没空来,晏雪和顾如梅也可以来。
    晏雪乃是炼气第八重,她能听到周围三百米范围的动静,恰好可以将百乐门笼罩在内。
    顾如梅虽然只是炼气第一层,但她修炼了仙音门的功夫,能够极大的开发听觉,目前已经能听清楚整个赌场的声音了。
    进入凤凰城,除了正门之外,还有一个地下通道,直通不远处的一座宅院。
    因此,晏雪和顾如梅进来,不会惊动任何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