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229章 一员猛将

第229章 一员猛将

    10月27日,魔都无数百姓站在苏州河南岸,看见数百名国军将士浴血奋战。
    守卫“大场防线”的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八师第五二四团第二营400余人(报纸宣称“八百壮士”),由参谋谢晋元兼任代理副团长,营长杨瑞符率领,潜伏于苏州河北岸之四行仓库,掩护大军撤退。国军有秩序撤退以后,该营还不愿离开阵地,宣誓与敌周旋,悲壮激烈。
    一个年轻的姑娘,冒着生命危险,游过苏州河,穿过无人区,将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献给400余名勇士,在闸北失陷后,国旗依然迎风飘扬。
    苏州河南岸的百姓看见这一幕,无不感动而泣!
    杨惠敏将八百壮士的名单带出来(实际上只有400多位,凑出800之数,是为了迷惑敌人),因为这番壮举,受到人们的赞扬。
    会战结束后,杨惠敏也跟着向后方撤退。1938年,在当时青白党宣传部主任董显光的保荐下,杨惠敏在三八妇女节接受清夫人的表扬。
    1939年,杨惠敏被国民政府选派访问欧洲。到欧洲的旅程中,包括意大利总理墨索里尼、德国元首希特勒、荷兰女王都曾接见过她。特别是希特勒,把自己身上的勋章拔下来别在杨惠敏身上,对她说:“你就是德国男女青年的榜样!”
    1941年日军占领香港,杨惠敏负责联系梅兰芳、胡蝶等知名艺术家,从香港撤退到重庆。但因拒绝帮影星胡蝶携带三十多口行李箱子发生误会,当时国民政府军统局长戴笠对有夫之妇的胡蝶情有独钟,胡蝶在成为戴笠情妇的之际,向戴笠抱怨因运送行李与杨惠敏发生的私人过节。所以权倾一时的戴笠便下令将杨惠敏关进监狱,并安上了“大赤党”和“日本间谍”的罪名。
    一直到1946年3月,戴笠因座机撞山死亡之后,杨惠敏才悄悄获释,从27岁到31岁,杨惠敏坐了大约4年的黑牢。
    杨惠敏在经过4年无妄的牢狱之灾后,身心受创甚重,郁郁寡欢,定居宝岛,隐姓埋名,绝口不提往事,也不愿接受青白党救济。她的儿子,也是在她过世后,才从她好友转述下,知道了她冒死送旗的事迹。
    日军攻占魔都之后,继续向前攻击前进。
    日军第16师团在太仓附近白茆口登陆。国军由太仓、昆山、浏河撤退,全线调整,东起福山,经常熟,越苏州、吴江、平望,西接嘉兴,东南迄乍浦至独山。日军向支塘镇前进。国军第十五、第二十一集团军一部进入常福阵地。间谍告诉日本人有空挡地方和守兵薄弱之据点,在德国军事顾问坚持下,金陵建造一系列坚固堡垒,然而实际上却不战而撤。
    11月15日,清先生召集会议,希望国军努力抵抗掩护迁都。金陵撤退开始。
    11月19日,国军下令弃守吴福线。徐永昌:“九时悉嘉兴被敌占领,我军退至距城数里之线。又南浔亦为敌占领。常州顾墨三电话,苏州为敌占领,已退无锡、江阴之线。因偕往清先生处,决定不必再论守城,祗求江阴至长安之线能多守几日。据何应钦云:仅军政部之要品须一百列车方能运走。”
    这时候,国军就变得乱糟糟的了。
    清先生在日记中留下:“竟不分步骤,全线尽撤,绝无规律,痛心盍极!”
    11月20日,日军逼近苏州,眼看苏州将要失守,忽然有川军独立35旅,爆发出惊人的战力!
    其中有一位身高两米的大汉,带着一个连的士兵,每人抱着一挺轻机枪,在日军阵地上三进三出,将一个大队的日军打得狼狈逃窜!
    此后,日军来了两个联队增员,川军独立35旅坚守阵地,寸步不退。
    战斗打得十分激烈,一直持续了五天四夜,川军伤亡1300余人,日军两个联队差点死绝!死伤人员达到2800人!但是后续兵力还在涌过来!
    五天五夜,不眠不休,所有人都吃不消了!
    好在从第三天开始,顾如梅出现了,怀抱一张瑶琴,不时地弹奏琴音,让人听了精神大振,勉强支撑了下来。
    有了这5天4夜的功夫,苏州百姓绝大部分都逃出来了!而且国军转运了大批的物资。
    随后在日军增兵一个师团的情况下,独立35旅才不得不后撤。
    清先生得到消息,心中甚慰,略微舒了一口气。
    随后他看到详细的战报,说是35旅之所以打得勇猛不知亏,是因为得到一批机枪,据说是民国首富秦家资助的,一个旅7000人,竟然有轻机枪500多挺,重机枪五十多挺,比中央军的王牌师还厉害。
    另外,战报中还提到,35旅出了一位猛人,旅长顾翰的儿子顾如虎,身先士卒,领着一个连的士兵冲入敌营,最后只回来十几个人!顾如虎身中50颗子弹,依然死战不退!而且还活了下来!单是顾如虎一个人,就斩杀了三百多位日军,其中不乏大佐、少佐!
    清先生看了,忍不住击节赞叹:“真是一员虎将啊!通报三军,嘉奖35旅!将其升为一个加强师,补充兵员至14000人!升顾翰为中将师长,顾如虎为少校营长!并且补充弹药,后撤防卫金陵!”
    与此同时,他宣布国民政府移驻四川省之重庆,建为陪都,主要军政机关则在汉口办公。
    11月26日,国军下令弃守锡澄线。
    魔都是当时世界上的第七大城市,人口仅次于柏林、伦敦、莫斯科、纽约、巴黎和东京。在1937年底的保卫战中,城市遭到毁灭性的重创,当时有4998家工厂、作坊的设备被毁坏,丧失了70%的工业能力。大量难民涌进只有10平方英里的公共租界和法租界,致使人口从150万猛增到400万,数不清的百姓流落街头。
    按照历史记载,在最寒冷的1937年冬季,魔都街头发现了1.01万具尸体。
    自战事爆发后,杨树浦、闸北、沪西、南市一带均被日军占领,但黄浦江沿岸的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却遭包围而还未被进占,市政之权仍操在租界的工部局手中。这一区域,对外交通保持畅通,对内交通也逐渐恢复,形成自由商业市场内贸进出口完全自由,遂成一特殊的“孤岛“,其范围包括东至黄浦江,西至法华路、大西路,北至苏州河,南至肇家浜路的地区。
    民国记者陶菊隐记录道:“苏州河一水之隔,一边是炮声震天,一边是笙歌达旦,每当夜幕降临,租界内彻夜通明的电炬,透过幽暗的夜空,与闸北的火光连成一片,映红了半边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