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237章 找人募捐

第237章 找人募捐

    理论上,秦笛得到了大量的金银珠宝和古董,他已经是货真价实的世界第一富豪了,然而这些金银珠宝是属于中国人民的,他不会轻易拿出来花,而且这年月金银不再是流通货币,想将这么多金银花出去并不容易。
    他在想,什么时候将这笔金银,全部捐献给国家。
    历史上的中国,解放后一穷二白,然而不到百年时间,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变成了全世界顶尖的国家。
    有时候,拥有大量的金银,不一定是好事,骄奢淫逸,失去奋斗精神,反而不利于国家崛起。
    比如说明朝末年,国家很穷吗?
    恰恰相反,百官富得流油,士大夫不思进取,所以明朝亡了!
    清末、民国很穷吗?
    若真的很穷,怎会被日本人搜出那么多金银珠宝?
    贫穷不会磨灭一个人高贵的气质,反而是富贵,叫人丧失了志气。
    所以,秦笛即便要捐献黄金,也有想好时机和方式。
    他自己的钱已经花不完了,就算再加一万亿,也不能让他白日飞升。
    此时已经到了1938年2月,魔都的形势渐渐稳定下来,灾民一部分离开了,一部分找到工作,有了居住的地方,但还有一些人饥寒交迫。
    因此,秦笛加大了施粥的力度,而且从明州家纺拿了一些棉布,给每个穿着单薄的人赠送五尺。反正明州家纺已经私有化,是赚是赔他一个人说了算,就算亏再多,他将来拿黄金来抵偿即可。
    于是,魔都街头形成一道靓丽的景色,除了真正的灾民外,还有一些清贫的市民,加入排队领布的行列。
    至于说家境富裕的人士,大多数不愿丢那个脸。
    有些所谓的中产阶级,看了也觉得眼馋,所以回家换了破衣服,拿了口破碗,前去领粥,顺便领五尺棉布。
    负责发放布匹的人,都是杜悦笙的手下,他们嘴里不饶人,看见略微熟悉的面孔,觉得那些人不是灾民,便是好一阵挖苦,然后再将人撵走!
    “你们要不要脸啊?秦家为了救济灾民,几乎倾家荡产了!你们不愁吃不愁穿,就为了几尺布,连颜面都不要了!”
    “喂,说你呢!你在工厂里拿工资,虽然说不富裕,但也有房住,有衣穿,你来做什么?赶紧走,别让我瞧不起你!”
    “你们晓得不?秦家弄这两百个粥棚,已经施舍四五个月了!花费的钱财不知道有多少!如今又把纺织厂的棉布全部搬出来,如此一来,势必造成很大的亏空,秦家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民国十大富豪,只有秦家如此慷慨,你看看蒋宋孔陈,他们逃到哪里去了?舍得给灾民施舍一粒米吗?”
    有些管理粥棚的青帮弟子,甚至骂骂咧咧,让领粥的灾民对天祷告,保佑秦家和青帮红红火火。
    秦笛听到以后,赶紧通知杜悦笙,让他约束手下,不要胡说八道。
    杜悦笙笑道:“秦先生,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等人,施恩不望报,你到底图什么?”
    秦笛道:“我只求心安而已,公道自在人心。你快让手下人住口,否则会给我惹麻烦。”
    “什么麻烦啊?秦先生您还怕麻烦?”
    “做人不知检点,一味沽名钓誉,会遭天打雷劈!”
    “啊?秦先生,前些天报纸上说,有一位遭雷击的人,难道真是你吗?不会那么巧吧?”
    “哼,这是谁说的?回头我得查一查,是谁造我的谣!”
    “秦先生,你恐怕不知道,我帮你施粥这些日子,乘机招收了几百位年轻人,青帮的势力壮大了不少。”
    “是吗?你这国军中将,为啥还留在魔都?”
    “这可是清先生的要求,让我坚守此地,一则帮军统搜集信息,二则帮政府采购紧缺物资。”
    “军统在这里有多少人?”
    “这我也不清楚,要去问王站长。”
    “哪个王站长?”
    “王天木,戴局长最信任的四大金刚之一。”
    秦笛想了想,道:“这个王站长不牢靠,杜先生小心点儿。”
    杜悦笙有些惊讶:“是吗?你有什么证据没有?”
    秦笛摇摇头,然后转身走了。
    这时候,两个弟子杜蓉和杜兰,为了杀敌报国,都加入了军统,一个隶属于无锡站,一个隶属于常州站。
    1938年,二三月间,青白党大踏步后退,大赤党新华军杀向敌后,一二支队占据皖南,开辟以茅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第三支队挺进苏南,进抵长江沿线对日作战。江北的第四支队东进到舒城、桐城、庐江、无为地区,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军部则从岩寺迁到泾县云岭。
    与此同时,大赤党在魔都的地下组织也开始兴旺起来,开展了一系列的抗日宣传工作。
    秦笛的功力虽然跌落到筑基第一层,但他的神识依然很强大,能听见周围七八里内所有的声音。
    因此,他要想找到大赤党的联络站,甚至主要负责人,都不是一件难事。
    譬如说这一天,他坐在“凤凰城”顶楼的办公室里,就从乱糟糟的杂音中,分辨出有几个人在五里外的地方开会。
    为首之人声音很沉稳,说道:“同志们,新华军到了苏南,战斗已经打起来了!但我们缺乏物资,不但缺枪械,也缺乏药物、纱布和手术器械。青白党只给了我们很少的一点物资,我们的战士两三个人才有一杆枪!叶将军和他的夫人变卖了祖上的遗产,从澳门买了3600支手枪,20箱弹药,还被顾大同扣押了!我们大伙儿身在魔都,要想办法解决一部分物资供应!即便弄不到枪支,也要搞到医疗物资!”
    接着有个中年女子的声音,道:“我觉得魔都市面上不缺物资,关键是我们缺钱!国泰药业里面的西药堆积如山,可我们买不起!如果有钱的话,枪支也可以从洋行里买到,船上只要挂外国人的旗子,日本人便不会检查。”
    有个沙哑的声音道:“据我所知,魔都有一些企业家,支持我们的抗日斗争,能不能派人跟他们谈谈,想办法募集一些款项?”
    然后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好像是韩江在说话:“在座的都是老同志,至少参加革命10年了。我来说一件事情,请大家绝对保密!”
    为首之人道:“老韩你说吧。”
    韩江道:“要说魔都的有钱人,莫过于民国首富秦家。据我所知,秦家大少爷并不像人们传说中那样是一位纨绔弟子,其实此人心有城府,深不可测,整个秦家的财富都由他一手操控!而此人是倾向于我党的!”
    周围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旁边几个人都感到惊讶。
    “是吗?老韩你讲这话有没有根据?”
    “有,但不能说出来。我有确凿的证据,此人会帮助我们。但他有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太爱惜羽毛了,做事非常小心谨慎,生怕落下一点把柄,也不知道他究竟怕什么。他即便偷偷帮我们,也不愿给外人知道。”
    旁边有人道:“哎呀,如果能得到秦大少的支持,那我们就不担心买不到药物了。”
    “是啊,磺胺药,青霉素,链霉素,都是秦家独立经营的药物……不过,秦家抢先一步撤掉了敌占区的药店,撤走的时机掐得很准……如今合肥,安庆,苏州,金陵都落在日本人手里,我们要想拿到药物,只能在魔都租界,或者去西边还没有沦陷的城市……”
    然后又是韩江的声音:“秦大少这人很古怪,做的事情让人想不通。但他很有本事,不但拥有惊人的财富,还跟洋人有密切的关系。秦氏粮行每年进口那么多粮食,全都来自美洲和澳洲;明州家纺的机械也是从欧美进口的最新产品。秦家提前数年,筹办医学院,还在各地建立慈安外科医院,倒好像他们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场大战似的。”
    “老韩,你跟秦大少熟悉吗?”
    “熟悉说不上,但我见过他几回。”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尽量争取他的支持,每个月能拿到两三箱西药,便能救活不少的战士。”
    “可我好些天没见到他了,不晓得他是否离开了魔都。”
    听到这里,秦笛就收回神识不再倾听。
    他从顶楼下来,在赌场里驻足片刻,然后悄悄离开。
    当韩江开完会,从一家民宅里走出来的时候,没走多远,赫然看见秦大少站在路边。
    此时的秦笛穿了件夹克衫,头上戴鸭舌帽,看着跟普通的工人差不多。
    他驻足的地方,位于跑马场的南边,也就是后来的人民公园东南角。
    韩江骤然看见他,顿时被吓了一大跳!
    他心想:“老天爷,这人越来越邪乎!说曹操曹操就到,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不过,他转念一想:“我正愁找不到他呢,竟然在这里撞上了,这难道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吗?”
    于是他走上前去打招呼:“秦先生,您怎么在这儿?”
    秦笛微微一笑,道:“我想把这块地皮买下来。”
    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如果真的买下来,要是持有到21世纪,这可是了不起的一块地,这里会出现一个现代化的博物馆,可是他心里清楚,所有土地都是国家的,怎么可能持有到那个时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