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238章 岛上的药品

第238章 岛上的药品

    韩江笑道:“秦先生,我想跟您说件事,能否找个地方聊聊?”
    秦笛道:“不用了,我这人能掐会算,可以猜出你的心思。”
    说着他取出一把钥匙,道:“小孤山的东边,有一个小岛,岛上有人守着,还有几间房子。你拿了钥匙,打开房门,移开左侧的立柜,后面墙上有个机关,你把机关往下板,能看见一个地下室,里面有你需要的东西。”
    韩江有些发呆,接过钥匙,心里觉得难以置信。
    耳听秦笛又道:“以后你每隔半年去一次,应该会有所收获。但是切记,登岛以后把钥匙给岛上的人看,否则被人打死,那就不妙了。”
    韩江听得似懂非懂,心想:“怎么会被人打死呢?难道守在那里的人很凶恶?”
    秦笛接着道:“这件事不可对外人提起,包括叶将军那里都不能说。你可以汇报给陈、米两位将军!”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了。
    这一次,韩江倒是听懂了,他猛然睁大眼睛,看着秦笛远去的背影,心里感到惊讶而又迷惑,不晓得那个小岛上究竟有什么。
    他没敢跟魔都领导汇报,而是连夜动身,花了两天时间,赶到新华军总部。
    费了好大一番周折,他才见到了米谷将军。
    米谷将军听说可能有药物,便派了警卫排的战士,跟着韩江前往江边。
    他们找了一条小船,在傍晚的时候,由韩江带着排长和指导员登岛。
    岛上只有一位黑衣人,腿脚都有些跛,走路不太方便,但是目光敏锐,腰里插着枪。岛上最高处的树丛里,赫然摆着一挺机枪!
    这人原本是崇明教授枪法的教官,被秦笛派到这里来了。
    他看了韩江手上的钥匙,便没有拦阻,任凭他们靠近房屋。
    韩江让排长和指导员守在外面,他先一个人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装饰得很普通,桌椅摆放得整整齐齐。
    他看见左侧有一个大立柜,于是走过去小心翼翼的移开,发现后面有一幅画得难看的画,掀开那副画,才找到藏在背后的机关。
    他将机关往下板,然后就听见“咯咯”的响声,墙角出现一个洞穴,洞穴里有个悬梯,下面是个地下室。
    韩江心情忐忑顺着悬梯走进去,里面黑漆漆的,只能看见很小的一片范围!
    他站在那儿停了一会儿,等眼睛适应了黑暗的环境,才看见地下室里摆满了一个个纸箱,还有七八个比较大的木箱。
    他打开一个纸箱,发现里面全是药物,禁不住怦然心动,不觉露出欢喜的笑容:“秦大少果然靠谱!这正是我要找的东西。有了这药物,能救活很多的战士了!”
    至于那几个木箱,里头装了什么,因为钉了钉子,手头也没有撬棒,所以他看不出来。
    他上前试了试,感觉木箱很沉,一个人搬不动。
    于是他只好走出去,将排长和指导员叫进来。
    三个人一起努力,费了一整夜的功夫,小船来回三趟,才将所有箱子运到岸上。
    然后一个排的战士,吭哧吭哧抬着箱子,好不容易返回新华军总部。
    他们将所有的箱子,放进一个仓库里,然后便离开了,自始至终都不晓得,箱子里装了什么东西。
    这时候,米谷将军带着两个警卫,在韩江的见证下,先打开纸箱查看,然后撬开了一个个木箱。
    结果让人感到震惊!
    木箱中竟然是一挺又一挺机枪,除此之外,还有三个箱子里,上面是半箱子美钞,下面是一块块黄金!
    米谷将军大感惊讶,让两位警卫数了数,发现是70挺轻机枪,美钞总计有三十几万,黄金6000两,药物六十箱,另外还有五箱绷带、纱布、缝线等手术物资。
    他嘴唇微微颤抖,心中感慨不已,道:“这家人,不简单!倾家荡产,支援抗战!等将来胜利了,不能忘了他们的功劳。”
    其中一位警卫问道:“将军,难道说这些东西,都是一个家庭捐献的?老天啊!谁有这么惊人的财力?”
    米谷将军板着脸说道:“休要多问!以后也不准提起!这件事,我会单独上报!韩江,你可以回去了。”
    韩江把钥匙递过去,道:“将军,按照那人的说法,每隔半年,还可以再去一次。”
    米谷将军点点头:“我知道了,会亲自关注这件事!钥匙交给警卫排,让排长赵虎拿着。”
    这时候,他忍不住在心里想:“还能有几次啊?单是这一次,秦家捐助的物资,就非常可观了!别的不说,黄金6000两,有几个家族能拿出来?即便家大业大,又能支撑多久?”
    他却想不到:晏雪在短短三个月内,截获的黄金就有1800吨!那是多少两啊?秦笛是怕黄金太沉,放进箱子里,战士们搬着太吃力,所以分三个箱子,总共只放了6000两。
    韩江一个人返回魔都,心中的感慨难以言表,虽然他是老革命,但也觉得这是一件大秘密,他恨不能说出来跟魔都的同志们分享,然而他却一句话都不能说,这让他感到很难受。
    “一个资产阶级大少爷,怎么会有这么高的觉悟,愿意拿成大笔的钱支持抗战呢?而且最最古怪的是,他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竟然在我开会的地方等待!难道说,他已经晓得我的身份了?”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显然秦大少察觉了!他知道我是大赤党的人,从派我去若尔盖之前,他就已经晓得了!莫非他是我党的同志?”
    这是一段奇特的岁月。这年月,有很多奇特的中华儿女。早期领导人很多出自富裕家庭,他们视金钱如粪土,背叛了自己的家庭,毅然走上革命道路。而且,一个家庭出来的人,还可能分成不同党派。比如说傅作义、陈布雷的女儿,都是大赤党员。
    所以韩江觉得,有必要向上级查询,秦大少是不是自己人。
    但这件事不能贸然进行,否则容易走漏消息。万一秦大少被青白党砍了头,那可就不得了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