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265章 晏雪筑基

第265章 晏雪筑基

    半个月后,张啸林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刺杀,比历史上早死了一年多!
    这一次,秦笛并没有动手。
    按照杜蓉的说法,是杜悦笙重金悬赏青帮弟子,有一个名叫“林怀部”的人,挺身而出,杀了张啸林。
    而这个杀手,跟历史上一模一样,乃是同一个人。
    林怀部早年系法租界一名巡捕,因违规被开除,后结识了杜月笙的大管家万墨林,万墨林将林怀部介绍给了张啸林的司机阿四,由阿四引荐,担任了张啸林的保镖。
    接到杜悦笙发布的悬赏令之后,再加上不耻于张啸林投降日本人,林怀部准备刺杀张啸林。
    1939年7月9日,有客来访张啸林。
    林怀部见阿四在院中擦车,便凑过去说:“有些私事,请师傅去楼上向张先生讲一声,求他准我五天假。”
    阿四摇摇头说:“张先生有规矩,会客时不许下人打扰,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怀部故意刺激他:“你平时常说,张先生如何地看得起你,看来和我没什么两样,你原来在吹牛啊。”
    阿四火了,两人吵了起来。
    楼上的张啸林听到声音,忍不住跨到窗前,厉声喝问:“吵什么?”
    张啸林怒骂林怀部:“你这龟孙子,吃饱了不干事还吵架,老子去叫东洋兵来,用不着你了。”
    林怀部也毫不示弱地还嘴。
    张啸林于是探身窗外,怒吼道:“阿四,把这龟孙子的枪卸下来,让他滚蛋。”
    林怀部随即说道:“用不着赶,老子自己走。”说着,他伸手去腰间拔枪。
    所有人都以为,林怀部真要交枪走人,不料他对着张啸林抬手一枪,子弹正中张啸林面门,张啸林当场毙命。
    林怀部为了确认张啸林已死,提着枪冲上楼,发现楼上的汉奸吴金桂正在打电话给法租界巡捕房报警,于是又将吴金桂击毙,随后对着张啸林的尸体补了几枪,确认张啸林已死后,才飞步下楼,准备逃离张宅。刚到楼梯口,被张宅的保镖拦腰抱住,另几个保镖跟着围了上来。
    这时法租界巡捕赶到,林怀部把枪一丢,说道:“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于是从容就擒。
    后来,法租界判处林怀部有期徒刑15年。等到抗战胜利后,他被无罪释放。新中国成立后,林怀部回到老家山东省东平县宿成村给生产队看坡,生活一直很艰苦,直到后来老人生病。林怀部的孙子十七岁,一直照顾老人直到病故。
    秦笛也不晓得为什么,历史在这里发生了轻微改变,不过张啸林此人无关大局,早死晚死都没有太大的影响。
    随后,他也离开魔都,前往桐柏洞天修炼。
    洞天之内,晏雪的功力获得了突破,已经达到炼气大圆满。
    秦笛亲自为她护法,指点她进行筑基。
    顾如梅从旁边看着,露出羡慕的神色,她才是炼气第三层,距离筑基还差得很远呢。
    秦笛道:“万丈高楼平地起,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你只要努力修炼,始终都有希望。”
    顾如梅听了嘴角微翘,无声的笑了笑,老老实实跑到远处的土丘上静坐弹琴去了。
    晏雪的筑基比秦笛艰难多了,她毕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要不是有秦笛在旁边指点,恐怕会以失败而告终。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六六三十六天之后,她终于完成了突破,变成了货真价实的筑基修士!
    至此,她算是彻底的脱胎换骨,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仙苗”。
    随后,秦笛传授她水系和木系筑基期的功法,领她踏上了漫长的仙路。
    秦笛心里明白,仙路漫漫极其遥远,筑基才只是刚开始,未来的难关还多着呢。
    不过,这事儿也急不得,修真人讲究张弛有度,顺其自然。于是等晏雪的境界稳固下来后,他们便一起出关了。
    此后,晏雪有了更多的精力插手公司的管理,她将美国公司的业务,还有魔都各大公司的业务,全都承揽过去,亲自起草电报指令,视察百代公司、自行车厂和手表厂。
    秦笛则继续打磨祭炼“纳虚葫芦”,同时帮顾如梅斫一张灵琴。
    而顾如梅则继续在两家剧场演奏,以及在中央音乐院的教琴工作。
    尽管弹琴的时间,都是剧院的上午场,按理说那时候人很少,可是结果并非如此,她的名声越来越响,前来欣赏古琴的人很多,其中有三成的外国人,很多外国人并不懂得古琴,但是音乐到了上层地步是相通的。
    听众中有很多的音乐界人士,精通各种乐器的人都有,他们听了顾如梅的演奏,都觉得深受启发,于是渐渐的,顾如梅的古琴成了沪上一绝,每张散票卖到500法币以上。还有人邀请她去欧美演出,说是一场演出五万美元,不过都被她婉拒了。
    虽然说,顾如梅弹琴不是为了赚钱,所以设置了联票、套票等折价票,可她的收入还是很惊人,每一场演奏完毕,都能获得数万块的分成!让音乐界的人士羡慕死了。
    她的哥哥顾如羹,也曾来魔都探视,看到她演出完毕,得到一大摞现金,惊讶得不敢相信。
    “阿梅,看来你拜了好师傅,非但琴技臻至道境,赚钱能力也超乎寻常,你现在攒了多少嫁妆了?”
    顾如梅白他一眼:“什么嫁妆?我是嫁不出去了!”
    顾如羹大为紧张:“为啥?有人欺负你了?”
    顾如梅轻哼道:“谁还能欺负我呀?我的琴技臻至道境,看芸芸众生如同飞灰,还怎么找到适合郎君啊?”
    “你这心态飞起来了!眼界这么高,咋成呢?”
    “我现在想通了,独身没什么不好。”
    “那怎么能行?人生一辈子,连个后人都没有,到老了孤苦无依……”
    “要是长生不老呢?”
    顾如羹着急的说道:“人怎么可能长生不老?妹子,我看你是魔怔了!别待在魔都了,跟我回四川吧!”
    顾如梅摇头:“不行,我的琴技一日千里!哪能现在就离开?哥,前次秦先生给你的琴谱,你能弹奏了吗?”
    “我只能弹奏一小半。”
    “你看看,这就是差距了!我不但能弹完那首曲子,还能弹复杂数倍的琴曲!要不然你也别回去了,留在这里跟我学琴,如何?回去弹给父亲听,他肯定很开心!”
    顾如羹也是个琴痴,于是在魔都待了好个月,后来在父亲写信不断催促下才离开。
    临走的时候,顾如梅给了他一个提包,里面有沉甸甸的十五根金条,每根10两,拿布条紧紧的包裹着。
    顾如羹走在路上,只觉得心惊肉跳,他一个白面书生,生怕人家把他抢了!
    倒是送行的顾如梅看得开:“哥,钱财是身外物,丢了也没关系。”
    顾如羹道:“那不行,是你辛苦赚来的钱。”
    “我有啥辛苦的?平常不得练琴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