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266章 豫园闲逛

第266章 豫园闲逛

    7月13日,天气炎热,秦笛穿了件宽松的灰色短袖衫,黑色的休闲长裤,脚上穿着舒适的布鞋,头上戴了个宽沿的遮阳帽,遮住了一半的面孔,打扮的普普通通,既不像西装笔挺的上层人士,也不像辛苦劳作的码头工人,一看就是吃饱了撑的闲散人员,或者外地来旅游的人。
    他穿过一条条马路,来到热闹的豫园。
    自从魔都开埠之后,豫园地区一直都很繁华,直到21世界,依旧很繁华。因为它的位置太好了,距离黄浦江和南京路不远。
    秦笛在这里拥有不少地产,许多店铺都是租他的房子。
    他在心里苦笑:“这些房产……这些房产……”
    走着走着,迎面碰见一个人,来人止住脚步,惊喜的叫道:“先生,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您。”
    秦笛定睛一瞧,发现是被他从长江里捞上来的王锦元,于是笑道:“今天是啥日子?你怎么有功夫出来?”
    因为王锦元在日本人控制的“伪市政府”谋了个差事,平日里应该比较忙碌。
    王锦元低声道:“先生,我被调到76号了。”
    秦笛眉毛一扬,道:“是临时借调,还是正式人员?”
    “是正式的,可能要在里头工作一段时间。”
    “如果不忙的话,我请你喝杯茶。”
    “好啊,先生,正想跟您聊一聊呢。”
    秦笛在街边找了一家茶馆,经营茶馆的乃是青帮弟子,名叫“姜石览”。
    姜石览三十几岁,乃是杜月笙排行第八的徒弟,算是秦源空和秦源龙的师兄,他在杜公馆见过秦笛,虽然不知道秦笛是青帮天隐长老,却知道杜先生对他很尊敬,因此殷勤的招待:“大爷,您请进,楼上有雅座,那里很清净,保证没人打扰。”
    秦笛点点头,径直登楼,找个雅间坐下,心里琢磨这个76号。
    所谓76号,是抗战期间日本侵略者指使汉奸丁默邨、李士群建立的特工组织。原来在大西路(今延州西路)67号,后因人员增多,活动范围扩大,遂于1939年春迁至极司菲尔路76号。
    随后在日本特务机构授意下,丁默邨与汉奸汪大卫合作,同年9月成立汪伪青白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以丁默邨为主任,李士群、唐惠民为副主任。
    从此,七十六号机构便成为汪伪集团政客、特务活动的主要场所和日伪屠杀大赤党人和抗日进步人士的魔窟,“七十六号”也成为汪伪特工的代名词。
    王锦元和秦笛寒暄了几句,然后低声道:“秦先生,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有些事情我得提醒您:76号将您列为头号大敌,一直派人打探您的机密,想要找机会刺杀您。”
    秦笛道:“多谢。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刺杀我吗?”
    “这是日本人吩咐的,因为您给国民政府捐助了两百架飞机,说明您是坚定的民族主义者,于是日本人对您发动两次袭击,却没有对您构成伤害,反而折损不少人马。于是影佐下令帝国特工暂缓行动,将这件事交给76号来处理。丁默邨开了几次会,派出人手调查您的下落,想要将您捉住,或者杀了您,给日本人一个交代。”
    秦笛微微一笑:“我知道了,以后小心点就是。”
    老实讲,以他的功力,没有人能刺杀他,问题是如果当众被人刺杀,连中几枪都不死,那这件事就奇怪了,势必暴露他隐世高手的身份,那不是他想要的。
    王锦元又道:“秦先生,我还想告诉您一件事,因为您有青白党中将军衔,可能跟军统的人员有联系,而军统的王站长已经暴露了,76号正准备捉拿他呢!所以您自己要小心,莫要跟他走得太近!”
    秦笛道:“明白了,多谢提醒。王先生,你自己也要小心,当心暴露身份!”
    王锦元心想:“我从来没跟你说我是什么人,你怎么晓得我的身份?”
    秦笛也没有揭破,彼此心照不宣就好。
    王锦元只是坐了十几分钟,然后便离开了茶楼。
    秦笛将姜石览叫过来,问道:“你师傅被日本人逼得离开魔都,目前魔都青帮谁在做主?”
    姜石览回答:“是师爷黄先生。”
    “日本人没找黄金榕的麻烦?”
    “师爷装疯卖傻,把日本人骗过去了。”
    “日本人有那么好骗?”
    “师爷交代我们,不能明面上顶撞日本人,凡事要小心收敛……”
    历史上,青帮三大亨中,杜悦笙倾向于抗日,他主要做了两件事,一个是跟戴笠一起,创立了1万人的武装游击队,他自己出钱买了5000支快慢机,动员帮会、工人、学生、失业青年参加,后来这些人战死了1500人!
    第二件事,是他利用“红十字会副会长”的身份,组织救援受伤的军民,单是在魔都就救助了4万多人,整个抗战期间,红十字会救助了两百多万人。
    而黄金榕更倾向于明哲保身,他也参加了早期的抗战,但不像杜悦笙那样明显,日本人占领魔都以后,他就装作“失智”,不愿为日本人效力。日本人顾忌他的身份,还想要拉拢他,所以没有将他除掉。
    张啸林则直接投靠日本人,结果被枪杀了。
    秦笛从茶馆里出来,继续往前走,进入一家名叫“霁月阁”的古董店。
    店里人很少,除了伙计之外,还有一老一少两个人,少年人乃是张葱玉,老人是他的舅舅庞莱臣。
    庞莱臣已经有70岁了,头发花白稀疏,偏偏眉毛又长又浓,方面大耳,看上去跟弥勒佛有点儿相似。
    他的父亲庞云鏳,就是“南浔四象”之一,家里很有钱。
    庞莱臣于清光绪六年补博士弟子,援例为刑部江西司郎中。因助赈10万元,特赐举人,加四品京堂。早年好字画碑帖,常临摹乾隆、嘉庆时名人字画,后从事字画买卖。从1895年起,与人合资开设世经、大纶缫丝厂和通益公纱厂。此外,还在南浔、绍兴、苏州、杭州等地开设米行、酱园、酒坊、中药店、当铺、钱庄等大小企业,并在以上地方拥有大量田产和房地产。
    他是“全世界最富盛名”的中国书画收藏大家,藏有铜器、瓷器、书画、玉器等文物,尤以书画最精,与于右任、张大千、吴昌硕等人均有交往。
    据说他收藏的画作有,倪瓒的《渔庄秋露图轴》,钱选的《浮玉山居图轴》、任仁发的《秋水凫鹭图轴》、王冕的《墨海图轴》、柯九思的《双竹图轴》,唐寅的《山伴侣图轴》、文徵明的《石湖清胜图轴》、仇英的《柳下眠琴图轴》……
    建国后,庞家后人将书画文物一股脑捐赠给博物馆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