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268章 暂别弟子

第268章 暂别弟子

    他们才走了半个月,76号的特务便在光天化日之下捉住王天木,押到极斯菲尔路76号。
    那些特务将王天木关了三个星期,既不打他,也不骂他,好吃好喝招待着,最后竟然还放他走了!
    76号被称作“阎王殿”,一般人进去,不死也要脱层皮。
    王天木进去待了三周,却能毫发无损的安然归来,在管理极严的军统内部,无论如何都洗脱不掉叛徒的嫌疑。
    于是戴笠密令除掉王天木。
    两个枪手去执行任务,结果没有成功,王天木侥幸逃脱,大骂戴笠无情无义,声称从此脱离军统。
    这正中李士群的下怀,他就是要在军统制造矛盾,迫使王天木反戈。
    王天木是戴笠手下四大金刚之一,不单掌管魔都的军统名单,还在别处有不少老关系,日本宪兵根据他提供的情报,在华北、华东展开大搜捕。
    日本宪兵袭击了军统在天津的办公点和藏身处,抓获了不少特工,负责人陈资一和曾澈被立即枪决。
    日本宪兵在青岛大肆搜捕。军统青岛站的代理站长被捉,交出了特工名单、地址和电台。
    同时,军统在北平的办公处和电台陷入敌手,副区长周世光被捕,随即被杀。
    日本宪兵进一步扩大战果,对张家口、察哈尔、绥远、丹东、内蒙等地进行了系统的搜捕,青白党情报员、积极分子、游击队长纷纷落网,电台被毁。军统在敌后的情报体系几乎毁灭殆尽。一时军统在华北的活动,几近停顿。
    至于说在魔都的军统,更是被抓个七七八八,几乎被连根拔掉了!
    后来,王天木成了“76号”的高级顾问,出席汪伪召开的“青白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被指定为中央委员。
    最令人想不通的是,等到抗战胜利后,王天木并没有接受惩罚!而是摇身一变,继续为青白党效力!最后,此人活到95岁高寿!
    至于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秦笛也不是很清楚。
    有人说王天木没有叛变,而是军统精心策划的“死奸”,就像谍战剧《伪装者》中,代号“毒蜂”的军统处长王天风设计和实施“死间计划”:他到魔都故意被汪伪特工总部“76号”抓住,假叛变帮76号诱杀诱捕了几名军统情报员,搜获了青白党的“密码本”。然后国民政府军委会用该密码发送给第三战区假作战计划,日伪方面破译后深信不疑,据此制订作战计划,落入国军圈套遭到惨重失败。
    秦笛也懒得追查“死奸”之事的真假,如果是真的话,青白党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让那么多人惨死,简直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不管怎样,反正等陈寿廷和杜蓉度完蜜月返回时,他已经找不到魔都的军统组织了!原先的同伴要么被杀,要么叛变,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陈寿廷被吓个半死!他如果留在魔都,也会死在这里!
    自此以后,他对秦笛转变了态度,再见之时毕恭毕敬,跟杜蓉一样执弟子礼。他借机从军统抽身出来,帮父亲忙活家族的产业。
    陈家在魔都和广州都开了规模不小的“五金店”,在香港还有一家“精武学校”,因为霍家人的退隐,陈家接过精武门的大旗,自从有了杜蓉的加入,这杆大旗飘扬得更高了。
    除此之外,陈寿廷的父亲陈希哲还是一位考古学家,自己买了一艘船,闲来无事在香港、福建一带的海域考古。有了儿子、儿媳的帮忙,考古也加速了很多。
    杜蓉离开魔都的时候,前去拜见秦笛,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师傅,我已经嫁人了,从今以后,可能在南方讨生活,再见到您的次数会变得很少。”
    秦笛给了她一瓶丹药,道:“三个月吃一颗,吃完了再来找我。这些丹药能让你的功力保持在巅峰状态。”
    杜蓉十分感激:“多谢师傅。”
    秦笛又拿出一格项链递给她,连着一个半寸大小的墨绿色吊坠:“这是我亲手制作的,你把她戴上。这不是一般的玉石,而是一块上品灵石。万一你要是陷入苦战,到了精疲力尽的时候,将它握在手心里,能让你快速恢复功力。”
    杜蓉如获至宝,十分欣喜,赶紧挂在了脖子上。
    秦笛又道:“如果有一天,吊坠忽然改变了颜色,从墨绿变成深蓝,或者火红,以及别的古怪的颜色,你要将所在的位置记下来,日后再禀报与我,明白吗?”
    杜蓉问:“吊坠为什么会变颜色?”
    “因为它是上品灵石,又被我雕刻了微型的吸灵阵,能自动吸收空气中的灵气。如果周围有灵气,它就会改变颜色。”
    “我记住了,师傅。”
    晏雪过来跟她拥抱了片刻,然后送她出去:“多保重!”
    杜蓉不忍分别,回身抱紧了晏雪,道:“姐,你也多保重啊!”随后她洒泪而别。
    不久之后,杜兰也传来好消息,她要和顾毓宁结婚了。
    婚礼办得相当简约,前去的宾客不多,只有二三十人。
    对于顾毓宁而言,因为国难当头,顾家人七零八落,四处分散,所以婚事从简,没有大操大办。而对于杜兰来讲,更是如此,不管是秦笛还是杜心五,都不能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们是被日本人惦记的目标,必欲除之而后快。
    杜兰结婚以后,暂时还住在魔都,不过按照顾毓宁的意思,他要做一些学术研究,可能要去美国一行。
    秦笛心中有数,这位看似文弱的顾先生,日后并不是默默无闻的人物,他在科学上颇有建树,是麻省理工的教授。除了科研以外,他还是诗人,一生做过八千多首诗;还是戏剧家和音乐家,创作过十几部戏曲,当过国立交响乐团的团长。总而言之,此人很不简单!最令人感叹的是,在他教的学生里面,还有一位顶尖的大神。
    秦笛同样给了杜兰一瓶丹药和一根项链,叮嘱她勤加修炼,莫要荒废了武功。
    杜兰感激的拜了两拜:“多谢师傅。”
    至此,秦笛送别了两位记名弟子,跟她们的关系告一段落,等到日后,两人各撑起一片天空,还会有所交集。一辈子的师徒,不会轻易隔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