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274章 小和尚没了

第274章 小和尚没了

    1940年上半年,要说中国最活跃的人,莫过于汉奸汪大卫。
    1月24日,汪大卫与内蒙、华北、华中地区的汉奸头子王克敏、梁鸿志、李守信等在青岛举行会谈,达成形式上的统一。
    从1937年到1940年,中国被分成了五个国家,分别是清先生领导的重庆政府,溥仪的东北“伪满洲国”,北方的“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北平的“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和金陵的“中华民国维新政府”。
    汪大卫在日本人的支持下,整合了除“伪满洲国”以外的日军占领区,辖江苏、淮海、安徽、浙江、江西、湖北、湖南、广东、中原、福建等省份及南京、魔都、汉口、厦门等特别市。除了江苏、淮海、安徽三省的形势较为完整外,其他省区往往仅占有少数县。
    即便如此,汪伪政府声势也不小了,已经能跟重庆政府分庭抗礼。
    1940年,属于中国人民抗日大业最艰苦的岁月。
    国际上,英国迫于日本压力,一度封闭了“滇缅公路”;法国迫于压力,封闭了“滇越铁路”;只有美国对日本禁运,还有陈纳德参加抗战,但是整体上来说,没有深度介入中日之间的战争。
    而在国内而言,中国出现了大量的汉奸!
    电影《地道战》里有一个耐人寻味的场景,民兵队长高传宝在大槐树下敲钟传达情报:来犯的有“一百多鬼子,二百多伪军……”
    要说“汉奸”,顾名思义得从汉朝讲起。
    汉奸的鼻祖,当属汉文帝时和亲匈奴的陪同侍臣“中行说”(音读“月”)。此君为报私愤一到匈奴就投降了单于,为其出谋划策,“对症下药”地对汉朝进行军事袭扰,甚至直逼长安城下,一时成为大汉王朝的“心腹之患”。
    整个抗战期间,中国抗日武装歼灭伪军将近120万,日本投降时尚有伪军146万、伪警察40多万,再加上伪满洲国军、伪满警察等,总数至少在300万以上,数量比侵华日军还多。
    在抗战初期,常有百十名日寇就能侵占一个县城、省城,不仅未遇抵抗,还会有一些汉奸忙着挂“维持会”牌子,并打太阳旗相迎之。
    国民革命军第29军宋哲元军长身边的参谋周思静,向日军提供了南苑守军撤退的情报,并称“(赵登禹)已经登车出发了”。正是根据这一情报,日军在天罗庄设下埋伏,直接导致百战名将赵登禹和佟麟阁的战死。
    在金陵保卫战中,一到晚上根据指令全城宵禁,一些汉奸竟用火把、手电筒引导日军飞机轰炸弹药库、兵营等重要目标。
    那么,一个有五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汉奸为何如此之多?
    “汉奸现象”的繁衍,跟价值观的沦丧和国家不统一有关。
    大汉江李士群常对其部下说:“可以在河边摸大鱼,何必到河中心摸小鱼。我李士群什么都没有,就依靠日本人。你说我是汉奸也好,流氓也好,反正我现在有的是钱,有的是力量。”
    小汉奸的说法则是:“人总得活着,伪军有军饷,能养家。”
    旷日持久的内战,使近代中国没有形成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地方上各自为政,致使一些民众地域观念很强,缺乏国家认同意识与归属感。这种“一盘散沙”的状况,为外国侵略者推行“以华制华”和“分而治之”的政策提供了便利。
    所以说,中华民族沉沦太久了,到了需要流血牺牲的时候,没有足够的鲜血和折磨,无法实现凤凰涅槃。
    在这种情况下,秦笛明知道有人牺牲,却不敢伸手相救!
    1940年2月,抗日英雄杨静雨,陷于日伪重围之中,辗转雪原之间,周围人一个个叛变投敌,而又反过来替日军劝降。一个叫赵廷喜的同乡对杨静雨说:“我看还是投降吧,如今‘满洲国’不杀投降的人。”
    岂止不杀,投降了日本人,还能当伪满洲国军政部长呢。
    杨静雨沉默一会儿叹道:“老乡,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还有中国吗?”
    随后,杨静雨以身殉国。
    ********
    2月下旬,秦笛和晏雪来到焦山岛。
    晏雪留在向晚堂修炼,秦笛去找小和尚传法。
    然而当秦笛来到寺内的时候,却没有找到小和尚海安。
    他觉得很奇怪:“当了和尚,不老实修行,怎么能四处乱跑呢?”
    秦笛找到寺庙的主持老僧慧清,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慧清将他请进一间密室,说小和尚被西藏来的海晏法师带走了!
    秦笛很是惊讶:“海晏法师啥时候来的?”
    慧清回答:“去年12月来的,只在这里待了一夜。第二天,便带着海安匆匆离开了!”
    秦笛有些恼怒:“岂有此理!海安是我的徒弟!他想带走就带走?再者说……”接下来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因为按理说,海晏法师既然来了,怎么不去魔都见一见女儿呢?这位法师还真的太上忘情了?
    慧清见他面现不渝之色,接下来又说了一番话,让秦笛听得目瞪口呆!
    秦笛沉吟片刻,冷哼道:“我的徒弟,岂能说没就没了?以后他还得回来求我!”
    慧清着急的说道:“秦施主,这件事牵连太大,你当小心从事。”
    “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2月5日,国民政府明令特准“拉木登”继任大喇,并由行政院拔发40万元,用作坐床大典之需。国民政府特派吴忠信往拉萨,会同热振活佛主持掣签事宜。
    几乎同时,藏传佛教萨木派宣布,幸喜找到了新的“法王”,吴忠信也同样前去见证。
    萨木法王,是除大喇、板蟾外,排在第三号的人物,高于嘠玛巴和甘丹赤巴。
    按理说,这时候的海安小和尚已经10岁了,绝大多数的法王转世不会等这么久。但是有时候也有例外,比如说六世板蟾,15岁才坐床。
    海安修炼了秦笛传授的功法,不知不觉开了夙慧。要不然,这事也未必会发生。
    尽管如此,秦笛还是觉得有些郁闷:“哼,早知如此,就不传他佛法了,我要是教他仙家法门,又会怎么样呢?”
    晏雪询问:“先生,出什么事了?”
    秦笛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她。
    晏雪沉默了许久,一句话都没说,然而神色黯然,那是难免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