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281章 灵琴制成

第281章 灵琴制成

    9月1日,秦笛回到魔都,结果得到一个消息,让他禁不住扼腕叹息。
    大实业家方液仙,还是让76号的特务给杀害了!
    一个多月前,具体的说,是7月25日早晨,76号的特务大队长吴四宝,派人埋伏在星加坡路(今余姚路)10号方家附近。
    十点左右,方液仙出门,车行不远,被特务堵在车内,保镖被特务乱枪打死,方液仙在挣扎时因枪支走火中弹受伤。
    特务们担心巡捕房得到消息,匆忙中将方液仙押往附近的第二行动大队部,第二天才将方偷偷送到76号。
    吴四宝逼迫方液仙承认与重庆有联系,要其写信让家属拿出巨款来了结此事。
    但方液仙个性倔强,断不接受吴四宝一伙的无耻敲诈。
    方液仙的伤口虽经包扎,依然血流不止,吴四宝一伙的毒打使其几次昏厥,奄奄一息,数日之后就去世了,年仅47岁。
    方液仙死后,家属一直以为方被土匪绑架,并未怀疑是76号所为。
    直到一个与76号有瓜葛的同乡远亲送信来,他们才得知方液仙已被76号撕票,但尸体下落不明。为了赎回方液仙的尸体,其家属付出10余万元,吴四宝一伙将其悉数瓜分,方家才领回方液仙的尸体。
    此事在社会上造成巨大影响,但方家慑于76号的淫威,不敢对外揭露真相。
    秦笛得到消息后,禁不住皱紧了眉头。
    他本想救人的,然而一不小心,错过了时间!
    他因为内疚而感到奇迹不平,当天晚上,便孤身前往76号第二大队,徒手打死了吴四宝,及其属下二十余人!
    然后,他又摸到大特务李士群的家里,一掌拍碎了此人的脑袋!
    这里说一说李士群在历史上的表现。
    李士群生于1905年,比秦笛还小五岁,浙江省遂昌县人。他在1926年春,经同学介绍入党。1927年4月由魔都地方党组织派往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又被选入苏联格别乌学校受训。1928年返回魔都,在中央特科第一科工作。
    1932年,李士群被中统逮捕,旋即背叛大赤,投靠了青白党,被委派为中统魔都直属情报员,与丁默邨、唐惠民等人合办《社会新闻》。
    中国抗日战争爆发后,李于1938年从重庆奉中统之命“潜伏南京”,但他却辗转来到香港,追随汪大卫投靠日本。在土肥原贤二支持下,他拉拢丁默邨,在魔都成立特务组织菊机关。
    1939年,李任76号特工总部主任、警政部长等职。同时,他还担任清乡委员会秘书长,负责在江苏地区的清乡活动。1942年,李又兼任江苏省政府主席,权倾一时。
    在他的软硬兼施下,不少军统、中统特务倒向了汪伪政权。国民政府在魔都、南京的特务组织遭到了毁灭性破坏。戴笠和陈立夫曾命令手下特务不惜一切代价干掉他,都因种种原因没有得手。
    历史上,他是在周福海的挑唆下,被日本宪兵队毒死的。
    按理说,李士群也算是历史人物了,依照秦笛的原则,不愿出手对付这样的人,可他一时生气没忍住,所以让此人早死了3年!
    比较而言,吴四宝只是小人物,死了也就死了。
    可是李士群的死,在汪伪政权内部引起很大的震动,汪大卫、周福海等人都以为是军统动的手,所以人人自危,没有保护都不敢出门了。
    而戴笠也公开宣称,是军统的人冒死剪除了奸贼!他甚至得到了清先生的嘉奖。
    如此一来,秦笛立下的功勋,又一次被埋没了。
    “我才是幕后英雄!我做的许多大事,将来都无人知晓,我也不希望被人缅怀。”
    方液仙的死,让秦笛想起了租赁的糖业公司,这些年一直囤积白糖,不晓得日本的糖价是不是涨起来了?
    他翻看三叔秦汉旭从日本发来经济情报,发现日本从1939年10月起,就开始采用战时经济政策,将许多物资包括白糖的价格固化,官方价格不变,但是催生了黑市。官方市场价格低,然而白糖稀缺,有价无货;黑市上有货,但是价格抬高了三倍。
    秦笛心想:“才提升3倍?未免太少了,距离700倍,还差老远呢!”
    于是,他将这件事暂时放下,且待将来再说。
    随后,他让晏雪给顾如梅打电话。
    不久,顾如梅来了。
    秦笛道:“我抽空制成了一张灵琴。你来试试,用灵琴演仙音,威力将大幅提升。”
    顾如梅兴奋的道:“啊呀,那真是太好了。”
    秦笛将琴取出来,递了过去,说道:“平常在剧院演奏的时候,且不可使用灵琴,否则那些听众吃不消。”
    顾如梅道:“知道了,我拿到桐柏洞天去弹!”
    秦笛叮嘱道:“多用灵琴演奏,更容易沟通天机,让你的功力获得更快增长。”
    顾如梅试着弹了一小段,忍不住赞不绝口:“先生您制的琴,不但充满了古韵,而且蕴含着玄机,仿佛有灵气在里面流动一般。”
    “那是自然,要不然怎能称其为灵琴?”
    “这样的一张琴,如果拿出去拍卖,不知能卖多少钱?”
    “哼,你倒是去试试!”
    顾如梅摸着灵琴爱不释手,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将其收起来,说道:“先生,前不久我回家了,看到弟弟阿虎,他的身体不太好。”
    闻听此言,秦笛禁不住皱眉,道:“这小子不听话!再这样下去,功夫就全废了!”
    “那可怎么办啊?先生?”
    “作为修真人,他不但没有坚持修炼,而且还不断的受伤,耗损了大量的灵气,他身上的灵气恐怕快耗光了!要不是我给他一瓶丹药,只怕他再上战场,就挡不住子弹了!你给他写封信,让他请假一年,回家修炼,将身体埋在土里,一年以后才能出来!”
    “这个……他身为中将师长,只怕走不开啊!”
    “那我就没办法了。等到将来,我将缺一位开山立派的弟子。”
    “我再劝劝他,干脆让他退伍算了!”
    随后,顾如梅一连写了三封信,一封比一封口气严厉。
    但是顾如虎终究放不下名缰利锁,以及为国抗战的责任,所以没有按照秦笛的要求,请假一年回家修炼。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