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298章 兑换军票

第298章 兑换军票

    秦笛安排好了赈灾的事,便和晏雪一起回到重庆。
    家里还有一对小儿女,咿咿呀呀的需要人照顾呢!
    秦汉承和朱婉将这对双胞胎视作掌上明珠,不但请了四个奶妈,而且他们还亲自下手,抱着他们转来转去,即便睡着了,也经常过来看看!
    可以说,当年他们养秦笛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尽心啊!
    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往往都是这样。一对小夫妻,因为没有经验,所以对新生儿大大咧咧,并不怎么上心照顾。而对于祖父母则不然,他们有闲心有爱心,生怕孩子磕着碰着,哪怕孩子受一点儿委屈都不行!
    比较而言,秦笛和晏雪对小儿女更不在乎,因为他们都是经过祭炼的灵体,早已经过了伐毛洗髓,远比一般的孩子强壮,不但百病不生,而且聪慧过人,根本不需要太多的关注,不哭不恼,自然而然,就能长大!
    但是,秦笛并没有给他们灌输记忆,也没有将修炼的法门传过去。这对小婴儿要想“开悟”,还不知道要等到何时呢。
    按照秦笛的估计,他的分身秦鸿,因为有深厚的仙基,大概18岁就会自动觉醒;而晏雪的分身秦樱,则要等晏雪本人进阶金丹,然后分裂出神识,才能让秦樱真正的觉醒。
    对于秦笛而言,分身是否觉醒并不重要,这才是1942年,如果等到18岁觉醒,那时候是1960年,正好可以代替自己掌管家业,而他则可以深度闭关修炼了。
    要不然他一次闭关三五年,长时间不见人影,父母不急疯了才怪。有“孙子”在跟前露面,总归要好一些。
    1942年4月15日,秦笛在重庆召集手下,叫来赵昌、钱荣、李辰,分别交给他们一个任务,每人召集20名手下,分别前往全国各地,将100万法币兑换成日本军票。
    这些人都觉得诧异,因为法币是国民政府的货币,军票是日本人强行推出的货币代用券,军票想要多少有多少,但是法币却是有跟脚的,所以在国统区很少有人愿意用法币来兑换军票。
    秦笛也不解释,只是吩咐下去,谁能完成这个任务,每人奖励1万元法币!
    于是,随后的几个月,有不少人完成了任务。
    秦笛顺利拿到跟一批日本军票。然后他把周明叫过来,派他前往香港、澳门,趁乱购买房产。
    珍珠港事变爆发后,日军强行攻入香港,当即颁布法令,此后三四年内,不准英镑、美元和港币流通,只准使用军票交易。
    这也正是秦笛兑换军票的原因。他从魔都15家银行抢到3亿多法币,这些法币将会迅速贬值,只有换成房产和金银才能保值。
    但是他也不敢将3亿多法币都拿出来,否则就暴露他是惊天大盗贼的身份了。
    数千万法币还是好解释的,因为国泰药业、渡口钢铁厂、慈安医院一直有法币进账,没有人能搞得清,秦家究竟赚了多少钱。
    秦笛计划利用3年的时间,将抢来的法币慢慢洗白,转化成香港、澳门的房产。
    “喔,对了,还有新加坡!”
    这时候新加坡还没有独立,但是这个地方已经开始繁华起来。
    随着日军太平洋战争的进行,军票的使用扩张到台岛、缅甸、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新加坡。日军占据新加坡达3年之久,同样强行推行军票来掠夺财富。
    仔细说来,军票还有所不同,上面有适合各地交易的标记,但既然是军票,就可以相互兑换,特别是到了战争后期,日军占领了广大的区域,军票也可以各地区流通。
    日本人只管开动印钞机,呼啦啦印制军票,并不在意流通的范围。
    5月3日,秦笛闲来无事,在重庆街头散步。
    走着走着,他看见街边有个小面馆,没什么生意,门可罗雀,一个年过三旬的汉子,百无聊赖的坐在门口,无奈的看着来往的人们。
    秦笛一眼便认出来,这汉子便是李朝庚,是刺杀弓某人的凶手。
    但是李朝庚并不认识秦笛,因为秦笛与他接触的时候,用的不是本来面目。
    秦笛停下脚步,不紧不慢的走向面馆,说道:“来一碗担担面!”
    李朝庚站起身来,回到面馆里,帮着婆娘张罗着。
    不一会儿,他端上来一碗面,道:“先生,您请慢用。”
    秦笛微微一笑,道:“老板,我看你这面馆,生意不行啊!”
    李朝庚叹了口气,道:“不光是我的面馆不行,整个四川,每家面馆都不好过。”
    秦笛问:“为什么不好过?”
    李朝庚道:“还不是因为战争的缘故?”
    秦笛道:“我看老板不是普通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一股英气,应该不会久困于茶寮面馆之中才对。”
    李朝庚一屁股坐在不远处的板凳上,一面拍打着左腿,一面连声哀叹:“都怪我这条腿,昔年跟日本人打仗受了伤,要不然,我也不会蹉跎到这种地步。”
    这时候,店里老板娘走出来,身后还有个小姑娘,大约五六岁的样子,从后面扯着她的衣襟。
    老板娘说道:“这年头兵荒马乱,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不过,要想不挨饿,越来越难了。”
    李朝庚又叹了一口气,想想当初做凶手赚了3000多法币,如今也快花光了,接下来日子怎么过,他心里也没谱。
    秦笛一眼看出面馆的窘迫,于是说道:“老板贵姓?我与你一见投缘,想给你介绍一条活路,不知道你愿不愿干?”
    李朝庚猛然抬头,瞪大眼睛瞧着他,觉得萍水相逢,对方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我姓李,先生在哪里公干?”
    老板娘露出警惕的神色,面上依然笑道:“客官,您有什么活路,不妨说说看。”
    秦笛的目光落在老板娘身上,心里也觉得有些诧异,问道:“老板娘,你也不像是寻常女子,莫非出自袍哥的某个堂口?”
    袍哥不全是男人,四川还有女袍哥呢!
    老板娘面色微变,但却笑道:“袍哥也是百姓人家,请问先生是何来历?莫非来我店里找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