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302章 飞狗院长

第302章 飞狗院长

    秦笛和晏雪来到昆明,看见秦月和她的两个孩子,然后和王舒聊家常。
    这几年里,秦月一面在西南联大担任副教授,一面继续创作诗歌、小说,面对日军的轰炸,看到广大学生在极为艰苦的环境中,还在坚持不懈的学习,那种积极进取,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精神,让她的心里受到感动,顺利的出版了几本诗集,让她“民国女诗人”的名头更上一层龙。
    王舒也创作了不少戏剧,成了民国著名的剧作家之一。
    抗战时期,昆明城突然间出现了那么多著名的学者、作家、诗人、教授,他们中有陈寅恪、冯友兰、闻一多、朱自清、沈从文、钱穆、吴宓、刘文典、傅斯年、潘光旦……西南联大在昆明延续了八年时间,在这八年时间里,昆明的教育史记、民主运动史记、文化发展史记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奇迹。
    秦笛和晏雪在昆明住了三天,这期间,他们看到“打倒孔祥西”的学生运动,大街小巷中,两千多学生激荡着满腔忧愤,高喊着反对腐败、坚决抗日的口号。
    秦笛站在街头,看着一排排学生走过,聆听着他们的呼声。
    “党国要员,不如孔贼的一条狗!”
    “打倒以飞机运洋狗的孔祥西!”
    “孔贼不死,贪污不止!”
    “香港危急,飞机不救人,而运狼犬,孔祥西罪恶滔天!”
    “打倒操纵物价的孔祥西!打倒操纵外汇的孔祥西!打倒发国难财的孔祥西……”
    那么,这件事是怎么来的呢?
    秦笛翻看了近日报纸,又回想历史上有关的记录,然后才将这件事大致搞明白。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向香港发动闪电式的进攻。
    当时,香港是英国殖民地,不少民国要人,包括青白党中央委员在内的军政大员、银行家、文化人,如宋孙夫人、何香凝、柳亚子、邹韬奋、茅盾、陈寅恪、陈济棠等都寄居于此。为了避免这些人成为日军俘虏,重庆国民政府应各方要求,加派航班,力争在日军占领之前将这些要人抢运到内地来。由于《大公报》社长胡霖(政之)也在香港,该社总编辑王芸生向清先生的秘书陈布雷要求,得到蒋的同意,将胡列入抢救名单。
    12月10日,从香港最后起飞的一架飞机到达重庆机场,《大公报》编辑部派人到机场迎接自己的社长,出人意料的是,不仅未见胡霖和其他要人的身影,相反,见到的却是孔祥西的夫人、二女儿孔令伟、老妈子、大批箱笼和几条洋狗。
    次日,《新民报》日刊刊出采访部主任浦熙修所写现场报道,标题是:《伫候天外飞机来,喝牛奶的洋狗又增多七八头》,在4条相关新闻中夹杂着两行文字:
    “近日来伫候于飞机场遥望飞机自天外飞来者大有人在,昨日王云五先生亦三次前迎,三次失望。”
    “昨日陪都洋狗又增多七八头,系为真正喝牛奶之外国种。”
    为什么写得如此简略呢?主要是为了逃避重庆当局的新闻检查,是一种不得已的办法。
    昆明《朝报》转载王云五所写社评,将标题改为《从修明政治说到飞机运狗》,“洋狗”事件遂被更加突出。
    吴晗当时在西南联大任教,他在一年级的《中国通史》课上愤怒地说:“南宋亡国时有蟋蟀宰相,今天有飞狗院长,可以媲美。”他的话,像是在一堆干柴上点燃了火焰,不同政治倾向的学生都被动员起来,演变成一场学生运动。
    这件事闹大以后,政府辟谣,说飞机运洋狗的新闻是假的。
    但是下面的人不信,不管真假,说明青白党腐败到了一定地步,国民政府缺乏缺乏公信力。
    秦笛觉得这件事很正常,便不去管它,径直离开昆明,前往武夷洞天。
    又是一年夏天,武夷洞天十分宁静,阁楼外的果树再一次挂满了果子,让人忘记俗世的一切烦恼。
    两人在这里静心修炼,直到三个月后,功力各自提升一阶,才走出洞天,返回魔都。
    此时的魔都还在日军管控之下,有些人已经逃了,有些想逃却逃不掉。
    比如说,魔都法院刑庭庭长钱鸿业,与江苏高二刑庭庭长郁华,面对日伪威胁利诱,坚守民族气节,不受伪命。先是钱鸿业惨遭杀害,接着,郁华在乘黄包车回家之际,也被日寇指使浪人刺杀于善钟路寓所附近。
    郁华,字曼陀,是文学家郁大夫的胞兄,被害后,郁大夫写了一副挽联,上联是“天壤薄王郎,节见穷时,各方清名闻海内”,下联是“乾坤扶正气,神伤雨夜,好凭血债索辽东”。这副对联高度评价了郁华执法不阿、为国捐躯的清名亮节,同时义正词严地倾吐了诗人对强寇入侵、山河破碎的无比愤慨。因此振奋人心,传诵一时。
    就这样,日军控制了银行,控制了工部局,又控制了法庭。
    为了控制媒体,早在1938年6月武汉战役爆发之后。日本内阁情报部邀请日本作家从军,由日本名作家组成的“笔部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的。日本作家们开始为日军效命报国。其中,较为著名的有大众作家久米正雄、菊池宽、佐藤春夫、尾崎士郎和木村毅等人。同时,红颜们也不让须眉,女作家林芙美子和吉屋信子也先后加入其中。
    1940年10月,日军在“笔部队”的基础上,又设立了‘旧本文艺中央会”。这些文人们极力鼓吹战争的“正义”,竞相在杂志和报刊上发表了庞大的从军记和现地报告,由此获取巨大的声誉和稿酬。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进入租界,完全控制了魔都的报纸、杂志,从思想和文化上奴役中国百姓。
    在汪伪政权的协助之下,日军不仅对欧美人、魔都本地人,甚至对处于城市外围的乡村也实行了严格的户籍登记。各区域警察局各分局所在地址及警察人数的分配,警察局职员任免升降死亡、履历及经济概况都进行了详细的统计。还包括辖境市民职业、籍贯、宗教种类人口以及辖境外侨国籍的调查统计。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