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315章 勾心斗角

第315章 勾心斗角

    秦笛又纵身来到右侧高台上,看见那里有一个青玉床,床头写着三个字“云梦台”。
    至于说,这云梦台是什么东西,他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楚。
    秦笛走入宫殿,看见殿内很宽敞,然而陈设很简单,不知道里面的东西是被仙人搬走了,还是住在这里的仙人,崇尚俭朴,不喜欢俗物。
    整个大殿分成十几个房间,秦笛匆匆走过,既没有丹炉,也没有飞剑,更没有仙丹,只在一间屋子里找到一些玉简,还有半页残损的金书。
    金书是仙人储藏功法的载体,类似于加密磁盘,以秦笛的功力暂时还看不了。
    他迅速阅读一枚枚的玉简,想要了解这处洞天的来历。
    晏雪则在殿内那些个房间里仔细搜索。
    过了许久,她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走进去一看,发现里面还躺着一具妖兽的骨架,并不是森然白骨,而是色呈银白,闪闪放光,上面满是奇怪的花纹。
    兽骨的边上,则是小世界的控制机关,几条灵脉盘根错节被锁在那里。
    晏雪不敢乱动,于是叫来了秦笛。
    秦笛看见那付骨骼,禁不住眼前一亮:“这是一只獬豸,跟麒麟类似,它不是妖兽,而是被人驯化的灵兽,它能辨是非曲直,能分善恶忠奸。这只獬豸的等级不低,似乎踏入了元婴层次,可它为什么死在这里,这就比较奇怪了。”
    晏雪忽然问道:“外面那些死了的妖兽,几乎有一半,头顶有一个碗大的窟窿,是不是被它头上的角撞死的?”
    “看形状应该是,獬豸只有一只角,因此又叫‘独角灵兽’。”
    “先生,即便是古时候,獬豸应该也很少见吧?”
    “没错,我刚刚读到一些玉简,大体知道洞天的来历了。这里隐藏着一段故事。我原本还有怀疑,如今看见獬豸的骨骼,我才算相信了。”
    秦笛一面说着,一面从地上捡起三尺长的独角,仿佛象牙一般光滑明亮,然后接着说道:“说来话长,这故事牵涉到几个上古人物,除了尧、舜、禹之外,还有一个人,便是皋陶。
    话说大禹家世显赫,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
    五帝中除了舜以外,其他人都是大禹家族的成员,所以大禹天生带有贵族血统。
    但大禹的父亲鲧,却遭受了不寿之劫,被尧殛于羽山。
    尧在帝位,洪水泛滥。
    当时有三个善于治水的人物,分别是鲧、共工和欢兜。
    后来尧老了,舜为了上位,便施展诡谲手段,故意怂恿尧,把对其帝位有威胁的共工、欢兜、三苗都流放边疆,而且还把治水功臣鲧给杀了。
    因此大禹和舜有杀父之仇,但他忍功了得!不光忍了,还继续为舜担任治理洪水的官。而且为了不重蹈父亲的覆辙,大禹兢兢业业,三过家门而不入,连当时还在襁褓里的儿子启都不顾。足以想见当时,大禹如履薄冰的处境和心态,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成就大业。
    不光如此,大禹还很有政治智慧和手段。
    当时,舜让大禹治水,大禹“拜稽首,让于契、后稷、皋陶。”
    什么意思呢?皋陶是作刑法的,管理整个国家的法度,而且卓有成效;后稷是负责农业生产的;而契是负责制定礼制、教化人民的。这三人的事业都是国之大事,而且是比治水更容易出成绩。在禹接到治水任务的时候,朝中以这三位重臣的势力最大。所以禹不是一口应承下来,而是先推到三人身上,三人不授,禹才敢接手。
    这一方面表明,治水是一个艰巨的人物,这三人也不想身败名裂;另一方面,大禹以退为进,一旦成功,那可是不世之功,三人将不再是他登上帝位的对手。
    大禹在后来治水的时候,起用了势力并不强的益来辅佐他,同时争取到了后稷的支持,“禹乃遂与益、后稷奉帝命……”可以说,权力的天平逐渐被打破了。
    后来舜主持过一次重要的殿前会议,参加者中有两个人针锋相对,一个是大禹,另一个是皋陶。
    皋陶提出,治理国家最重要的是用人,要让官员不能贪,不敢贪,以道德的力量为天下垂范,则国家可治也。
    大禹反驳道:‘真有你说这么容易,那也不会出现欢兜、三苗这些惯于察言观色的臣子了。’
    舜让大禹也说说,大禹说自己‘只知道埋头苦干,不知道其他的’。
    皋陶反问大禹:‘那你到底怎么埋头苦干的?’
    大禹就把自己怎么治水的,怎么三过家门而不入,怎么天天吃不好睡不着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而且不光说了自己的态度,还把成功的事情列举了出来。
    通过这次重要的总结会和表彰会,大禹的地位直线上升!没过多久,舜荐禹于天,授以帝位。
    大禹登基后,让皋陶负责辅佐,但皋陶没多久去世了。后来大禹的儿子启得了帝位,开创了夏王朝。”
    晏雪听了,眨眨眼睛,问道:“你说的故事,跟眼前的洞天,有什么关系吗?”
    秦笛道:“其实皋陶并没有死,他被大禹封印在洞天中!直到千年以后,有人偷走了镇压巫山的仙器‘九鼎’,皋陶才撕开仙阵,借助于登仙台,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帮他治理刑狱的獬豸,则因为功力不足,没办法跟他一起飞升,不得不留在小世界,日久天长,它杀了所有的妖兽,自己也死了!”
    晏雪问:“先生,这是玉简里记述的吗?”
    秦笛道:“玉简中没有明说,只是隐约提及这一点。仙人之间的矛盾,不适合暴露于人间。”
    他将独角递给晏雪,道:“你把它收好了,这是一件宝贝。只要拿它一碰,就知道善恶忠奸。如果是好人,独角光洁如玉;如果是坏人,独角会改变颜色!”
    晏雪大喜:“啊?还有这种好东西?”她把独角接过去,伸手摩挲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