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317章 下一代

第317章 下一代

    8月3日,他们回到重庆的家中。
    秦笛忽然发现,家里多了两个小孩子。
    作为下一代,张怡然十六岁,张少清十三岁,张少明三岁,秦鸿和秦樱都只有两岁,除了这五个孩子之外,家里又多了两个男孩,分别是十岁的王韶和三岁的王哲。
    秦笛问朱婉:“妈,这两个娃娃怎么来了?”
    朱婉笑道:“秦月和王舒从昆明来四川了。”
    “喔?他们在哪儿呢?怎么不见人影呢?”
    “他们不在重庆,而是在宜宾的李庄镇。”
    “为什么去哪里?”
    “因为国立同济大学,中央研究院,中央博物院,中国营造学社,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金陵大学文科研究所,总共10余个知名文化科研机构,都迁到那里去了。那儿有上万名学者和学生。众多的知名学者云集该处,让李庄与重庆、成都、昆明一起,成了暂时的文化中心之一。你大舅和外婆也住在那儿!”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得抽时间去看看。”
    朱婉忽然问道:“你从哪里弄来的小狗?看这模样,倒是讨人喜欢。”
    秦笛道:“妈,这是从龙虎山找来的,准备放家里养着,你可千万别给我丢了!。”
    朱婉埋怨道:“你这做父亲的,不管自家的娃娃,就知道四处乱跑!”
    秦笛“嘿嘿”笑道:“妈,那两个娃娃乖不乖吗??”
    朱婉笑得合不拢嘴:“从来没见过这么乖的娃娃,不哭不闹,也不黏人,才2岁就认得字了!再加上日本人停止轰炸,所以你爸经常带他们出门……”
    秦笛心想:“我还没给他灌注神识呢,如果我裂出一丝分神,灌注在秦鸿的脑海中,他立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不过,他暂时不想那样做。他不需要这具分身变成顶天立地的大神,只要让其代替自己常驻于人间即可。
    即使他什么都不做,这具分身也会在18岁觉醒,而且因为是灵体的缘故,早已完成了伐毛洗髓,很快就能走上仙路。
    但是这里头有个问题,必须要解释清楚。
    仙人要想得到分身,通常有两种方式。一种叫“分神”,也就是分裂神识,譬如秦笛自己,多半是这么来的;另一种叫‘挫骨’,譬如秦鸿的诞生,源于一截灵骨。
    这两种方式,几乎跟白杨树一样。杨树的繁殖分成播种和扦插两种。
    播下种子,发芽长成大树,那属于有性繁殖,经过天道轮回,拥有完整的生命;而扦插则是剪一段树枝插在土中,从而长成大树,那属于无性繁殖,因为天道不完整,将来的成长受到限制。
    正因为这个缘故,通过播种得到的杨树,可以长得十分高大,寿命上百年;而通过扦插得到的杨树,不会长得太高,可能30年就老了!
    秦笛在炼制分身的时候,自身还是筑基修士,如果他什么都不做,秦鸿将卡在筑基层次,最多只能活四百岁。只有灌注神识之后,才能继续修炼,突破到更高境界。
    前世的秦笛,曾经拥有八具分身,每隔万年相聚一次,进行神识的融合,就是基于这个道理。
    秦笛将七个小孩子叫过来。
    孩子们看见小奶狗“哮天犬”,都喜欢得不得了。
    晏雪左手抱着秦鸿,右手抱着秦樱,面带微笑,显出慈母般的模样,做给朱婉和秦汉承看,要不然两位老人会埋怨她的。
    秦笛则将3岁的王哲抱过来,开口问10岁的王韶:“怎么样?从昆明搬到这里,住的习惯吗?”
    王韶长得胖墩墩的,挠了挠头,道:“昆明比这儿凉快。”
    秦笛笑道:“那是自然。昆明四季如春,所以被叫作春城。纵使是夏天,平均气温也只有20度。比很多地方都凉快。”
    王韶问:“舅舅,重庆为什么这么热?”
    “因为重庆是内陆,地形郁闷,气候闷热,夏天就像火炉一样。”
    “舅舅,我快热的不行了!”
    张怡然穿着无袖的连衣裙,拿了轻罗小扇,不停的扇着,说道:“今年比往年都热。前两天,我有个同学热的受不了,去河里游泳,被大水冲走了。”
    秦笛笑道:“是我失策了,回头叫人在院子里挖个游泳池!”
    晏雪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张怡然又道:“舅舅,我听爸妈说,等我中学毕业,送我去美国留学。可我不想去啊!你能不能跟他们讲,别让我去好不好?”
    秦笛道:“出去走走,开阔视野,对你有好处,为啥不愿去?”
    “我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想想就觉得有些害怕。”
    “你年纪还小,家里会给你安排好的,不会让你一个人去。”
    “舅舅,你说有人会陪我去吗?”
    “这件事我会亲自过问,不让你受委屈。”
    “多谢舅舅。”
    13岁的张少清长成了相貌清秀的少年,性格跟张乃景差不多,温煦略显腼腆,静静的坐在那里,很少开口说话。
    秦笛问:“少清,你爷爷近来在做什么?”
    张少清答道:“下棋。”
    “跟谁下棋呢?”
    “我不认识那些人。”
    张怡然接口道:“爷爷嫌日子太闷,所以在金树岩,开了家围棋馆,经常跟人在那儿喝茶下棋,我跟弟弟过去看过,南来北往的人都有。爷爷想教弟弟下棋,弟弟不愿学,所以就很少去了。”
    秦笛笑道:“少清,你怎么不愿学棋呢?”
    张淡儒的棋力不错,早年的时候算是国内知名棋手,再加上有钱,愿意资助围棋事业,所以当时有“南张北段”的说法。然而到了儿子张乃景这里,棋力下降了一个档次,只能算是业余高手。再到孙子这里,干脆连学棋的兴趣都没了!
    张少清望着他,说道:“舅舅,我想跟母亲一样,做个大科学家!”
    秦笛有些惊讶:“啊?想做科学家?那可不容易!”
    如果没有他开金手指,秦菱不可能成为诺贝奖获得者。作为一个土著中国人,生长在这个年代,如果没有外力加成,怎么能获得重大突破呢?
    不过,少年壮志不言愁,既然这孩子有志向,秦笛也不能泼冷水,于是他连声夸赞:“好样的!你如果真想做科学家,最好跟你姐一块儿,早早去美国留学!”
    秦笛这样说,并不是崇洋媚外,而是基于现实状况,1943年的中国,属于全面落后的时候,而美国则处于蒸蒸日上的年代,如果张少清留在国内,几乎肯定做不成科学家!
    未来五十年内,中国的科研都在打基础阶段,不可能在高精尖领域投入资金。
    少年人树雄心,立壮志,想做一番大事业,然而经过岁月的摧残,大多数都沦为虚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