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398章 承包罗布泊

第398章 承包罗布泊

    忙完了这件事,秦笛从昆仑宫中截取了一段建木的树枝,跟他从巫山洞天得到的龙血紫杉木做了一番比较,最后用龙血紫杉木做了一张“龙血弓”,用建木的树枝削成了十根木箭。
    他是仙帝转世,本是丹器符阵大仙师,拥有极高的炼器实力,所以经过一番耐心的祭炼之后,他得到了灵宝级的弓箭,但因为刚刚诞生,所以只是一阶灵宝等级,将来随着温养和使用,还可以缓缓升级。
    做完了弓箭,他开始用昆仑宫北门的弱水以及另外两种天阶灵水洗练眼睛,借以修炼“天眼通”,只有强悍的眼力跟灵宝弓配合,才能发挥出“落日箭诀”的威力。
    弓箭是一种远程杀伤性武器,以秦笛元婴初期的实力,站在昆仑山巅,张弓搭箭,能射中百里内的任何目标。如果他的眼力得到提升的话,是能够射到三百里之外的。
    而且,灵宝级的弓箭,还有一种难得的好处,那就是射出去的箭,能够自动飞回来!
    灵箭拥有模糊的灵智,飞出去之后,不管能不能射中,都保存一定的灵力,它知道主人所在的位置,所以能转一个大弯飞回来。
    这就是所谓的“通天灵宝”。要想炼制这样的弓箭,必须要有仙灵木才行,普通的木料是不成的。
    仙灵木居于灵木和仙木之间,灵树分成一到九阶,九阶灵木再往上才是仙灵木。
    龙血紫杉木乃是古仙人皋陶留下的八阶仙灵木,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搜集到的,或许上古年间中原大地有一些高阶仙灵木,又或许是仙人尧、舜送给他的呢。
    而建木本该是神树,但昆仑宫中的这棵建木并没有长成神树,它连仙树都算不上,只是一棵五阶仙灵木而已。
    树木能不能长成仙树,归根到底取决于地脉,如果没有灵脉支撑,就算是建木也会枯死。
    当然,树跟人一样,也存在资质好坏的问题,若是普通的杨柳,就算有灵脉,也难成为仙树。
    日子过得飞快,等到秦笛忙完这些事,已经到了2002年的秋天。
    在晏雪的调度下,昆仑山半山腰处的“春秋宫”正在建设之中。
    秦家在香港有一家大型建筑公司,只要设计图纸一完成,那边就能制作钢筋、木料的工件,都是用最好的南洋杉树,预制好所需要的构件之后,再由晏雪用储物手镯装进去,携带到昆仑山,然后让建筑公司派人过来。而她对外宣称,这些材料都是通过直升机运过来的。
    晏雪的储物手镯已经升级换代了,她从昆仑宫得到的手镯镶嵌了三块须弥石,每块须弥石拥有一百米见方的空间。另外,她还有一颗龙眼大小的彩色须弥石,是从巫山洞天得到的,经过秦笛的雕琢之后,变成了项链的吊坠,内里有直径800米的空间。
    而在昆山山半山腰削出一片平地,这个活儿就不是普通工人能干的了,因为大型机械没弄上来,所以由秦笛亲自动手,利用飞剑和灵锄,甚至放出“龙爪法象”,硬生生的开出一片长三百米、宽一百米的平地。
    这片平地海拔5200米,距离玉珠峰顶差不多有1000米(6178米),而野牛沟的海拔也在3600米左右。就是说,未来建成后的“春秋宫”,还在野牛沟上方1600米的高处。
    秦笛准备从春秋宫到野牛沟开凿一条“登天台阶”,修好宫殿和台阶,才有一点仙家门派的景象。
    另外,等到将来,他如果真要开宗立派的话,还可以在昆仑泉边再建一座宫殿,名字就叫“春秋中院”。如果规模再扩大,还可以在全国各地设立分宫,名叫“春秋下院”。这就像当年的南洋公学,分成上中下三院,当初秦笛的外公朱明成,曾经做过上院的院长。
    其实,这些东西都是掩人耳目的。昆仑山真正的价值,在于隐藏起来的昆仑宫。
    等到灵气完全复苏后,秦笛还可以从半山腰处的春秋宫,建立一个小型的传送阵,将人送进昆仑宫里去。
    那样一来,昆仑宫就成了极其神秘的地方,没有人能找到它的具体位置。
    10月4日,中国第二条沙漠公路建成通车。这是一条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公路,全长117公里。
    秦笛看到新闻,心中便是一动。
    随后,他翻了翻国务院办公厅的传真号,传过去一封信:“我申请承包罗布泊和古楼兰,时间500年,价格可以商榷。”
    办公厅的同志看见传真,以为是有人开玩笑,然而照着上面的电话打回来,才知道真是秦家人提出的申请。很快的,整个办公厅几乎所有人都晓得了,这件事迅速成为笑谈!
    “胡扯淡!秦家是不是有毛病啊?知道罗布泊有多大吗?3000平方公里!相当于边长五六十公里的正方形,再加上距离罗布泊7公里的古楼兰,合起来相当于方圆百里!”
    “秦家不是刚刚拿下昆仑山玉珠峰周围百里的开发权吗?怎么又来折腾塔克拉玛干沙漠了?这家人究竟想干啥?”
    “还想承包五百年?简直是做梦!”
    “哈哈,500年后,秦家人说不定都死绝了呢!”
    “秦家为什么提出这样的申请?难道说沙漠里找到黄金了?”
    “肯定不能答应他!罗布泊还有一家钾盐工厂呢!”
    “而且,秦家要是圈了那么大一块地,难道说不准全国的老百姓过去旅游吗?这岂不是封建复辟?秦家难道想在那里建国不成?”
    因为这件事听起来有些搞笑,所以很多人没把它当正经事看待,也就不会遵守保密的规范了。很快的,消息不胫而走,被报社记者获知,迅速上了几家报纸!
    “秦家又有大动作,想要承包罗布泊!”
    “人心不足蛇吞象,最长租期五百年!”
    “圈地百里,意欲何为?”
    “共和国不允许封建复辟!”
    “死亡之海,漫漫黄沙地,租给秦家又如何?”
    “500年超长承包期,却不知承包金会有几何?”
    在很多人的议论和观望之下,国家派人和秦笛联系,双方经过协商,最后签署了协议:“秦家承租罗布泊周围百里地界,每年承包金10亿元人民币。在此期间,钾肥厂继续经营,百姓可随意出入罗布泊。如果发现地下有金银铜铁或者石油矿产,所有矿产全部归国家所有,但在同等条件下,秦家有优先开采权。承租期分为十段,每段50年,期满自动续约,每次续约,承包金上涨50%。”
    也就是说,把500年的超长租期分开了,就像承包土地一样,50年一续,租金不断上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