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225章 偷种子?

第225章 偷种子?

    这年秋天,1200亩灵田,收获了16万斤灵谷,产量比去年翻了一倍。
    随后,春秋宫提升了仙灵谷的售价和数量。每袋一斤的小包装,售价20万元,每个月网售一万袋。即便价格这么高,仙灵谷还是很抢手,刚推出来,不到三分钟,就被人抢光了!因为它的效果比百年人参还好,有钱人都想买一袋,哪怕自己不吃,拿来送礼也是好东西。
    同样的,茅台酒为啥那么贵?因为它变成了收藏品,也是很好的送礼佳品。
    仙灵谷的珍贵程度,比茅台酒高太多了。喝酒不利于身体健康,仙灵谷却能延年益寿。
    有人给秦家算了一笔账:每个月卖一万袋,收入是20亿人民币,一年就是240亿人民币!这么下去,那还得了?
    很多人都在想:“这种仙灵谷,究竟是哪儿来的?种植在什么地方?我能不能搞到种子,自己也种两亩地呢?”
    羡慕嫉妒,能让人发狂。
    有心人在四处寻找仙灵谷的产地。
    不久,有人重金买通了种植灵谷的农业技术员,得知灵谷产自于罗布泊!
    于是乎,很多人前往罗布泊一探究竟。
    不过他们去得太晚了,这时候灵田里啥都没有,别说灵谷,连茎叶都被埋在土里了。
    2022年春天,秦笛召集30位农业技术员开会,目光从他们脸上扫过,开口叫了两个人的名字,道:“王思葱,李大宏,你们被别人收买,走漏了灵谷的秘密,因而被开除了。按照我们当初的协议,要赔偿1000万元!”
    两个人被吓傻了,连忙叫苦不迭:“我们没有泄露秘密,那不是我们干的,你不能冤枉我们。”
    秦笛道:“我会平白无故的冤枉人?我早就说过,不管谁泄露机密,我只要掐指一算,就能算出来。”
    “你没有证据,不能诬陷好人!”
    “先出去吧。回头我再跟你们算账。”
    两人被保安拖了出去。
    其实,秦笛如果想对付他们,只要在头顶轻轻一拍,就能让对方说实话。
    秦笛锐利的目光,看向剩下的28人,道:“他们只是泄露了灵谷的产地,危害算不上太大。新的一季要开始了,如果在场的诸位,有人居心叵测,带走灵谷种子,造成实质性伤害,就不是索赔那么简单了。我会让他后悔余生。”
    在场的人都觉得心惊肉跳。
    随后,秦笛在灵田周围设置了防护大阵。单凭篱笆墙,挡不住那些想要进来的人。
    设置了防护大阵后,每个进出的员工都有一块特殊的铭牌,没有铭牌进不来。
    另一侧,桑田周围也设了防护阵,外面同样要篱笆墙。
    防护阵和篱笆墙结合,让坏人卡在篱笆墙中进退不得。
    因此之故,楼兰新村的游客经常会看见一种奇特的景象,有人钻进枸骨冬青、酸枣树和酸橙之中,待在里头大声惨叫:“救命啊,救命啊……”
    然后,附近的派出所,开始忙碌起来,在灵田职工的配合下,将这些人救出来,挨个审问他们的来历。
    其中多半人会说,自己无意中闯进去的。
    可是这理由太牵强了,带刺的篱笆墙足有8米宽,看一眼都觉得恐怖,怎会无意中闯进去呢?难道说都是瞎子不成?
    为了减少农技人员受骚扰,秦笛让孙越耒在灵田的附近,盖了一栋宿舍楼,并且加强了保卫工作。
    秦笛心里明白,他采取的这些手段,只能延缓灵谷的扩散,并不能将其完全掌控,早晚还是会扩散出去的。
    灵谷的种植,需要有灵田,灵田的关键在灵脉,如果找不到灵脉,一切都是空谈。
    但是外面的人不知道啊,他们都以为,有了种子就能种植灵谷,然后就能发大财,所以千方百计想要窃取种子。
    秦笛平日里懒得去管,他只在收获灵谷的时候才出现,不让人窃取成熟的谷种就行。灵谷没长成的时候,灵气积蓄不足,不能作为种子,即便被人偷去也没用;灵谷的秧苗更没法偷,一旦离开灵土,超过半天就死了。
    这一日,他站在玉珠峰之巅,遥望不远处的玉虚峰,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开发那座山峰。
    玉虚峰比玉珠峰矮了一点点,但它的名头却很响,雪峰耸立,幽渺莫测,乃是昆仑神话的主道场,也是道教弟子心目中的“神山”。
    相传玉珠峰不仅是元始天尊和昆仑派的道场,也是“有名的洞天福地”和道教至尊“三清”的升天之地,还是《封神榜》中姜子牙修炼了40年五行大道的地方。
    秦笛无意于帮元始天尊重建道场,因为他跟此人有点儿仇怨,彼此之间打过架,甚至连天庭都打碎了。
    他琢磨好的一会儿,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所以将开发玉虚峰暂时搁置。
    因为灵气复苏的缘故,玉虚峰和玉珠峰周边出现了很多的野生动物,野牦牛、白唇鹿、野驴、雪豹、雪鸡、黑颈鹤,甚至还有狼、虫、虎、豹,也多了许多珍贵的植物,比如说雪莲等。
    有些游客在山上采到雪莲,开开心心的带回去;有的人还没有靠近雪莲,就受到了野兽的攻击,因此受了伤。
    春秋宫专门贴出告示,让游客千万小心,雪莲附近有野兽守着,最好不要过去采摘。
    秦笛在附近的山上走了走,除了雪莲之外,还发现一些新生两三年的灵草,有的是本草纲目中记录的,有的仅存在于传说中。
    这些灵草生长年限太短,对他而言没有太大的意义,但对于练气士来说有价值。
    只不过,目前的修真界还不成气候,没有人意识到灵草的珍贵。
    这一年,通过“长生自由搏击大赛”的拣选,又有一个具备灵根的年轻人,来到了昆仑山。
    此人名叫“陈鹤”,乃是东北人,父母都是林场的工人,或许因为诞生于深山,陈鹤得到天道垂青,因此具有灵根。
    他今年19岁,高中毕业后,考上某三类大学,只上一年就辍学了,一则因为学费太贵,二则对学业缺乏兴趣。他对练武有兴趣,偶然参加古武试训,被教练看中了,才练了一年的拳脚,没想到就开启了灵根,最终杀进了决赛。
    他来昆仑宫应聘保安员,是觉得这边的待遇不错,而且还能提供灵谷,比在东北那嘎达赚得多。
    秦笛对他略微指点了几句,然后派他去罗布泊,保护“春秋别宫”以及附近的灵田和桑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