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721章 浣碧上门

第721章 浣碧上门

    秦笛目前才是七阶灵仙,距离飞升金仙界还早。
    杜蓉、杜兰和秦月都已经是地仙了。
    地仙总共十八重境界,是每个大境界中最复杂的。
    她们还是中低阶地仙,距离灵仙差得很远,已经被秦笛和晏雪远远的抛在后面。然而地仙拥有百万年寿命,相对而言她们还很年轻呢。
    她们原本没有灵根,被逆天改命,走上长生路,已算是不虚此生了。而且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修成金仙,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秦笛则不然,他有一种紧迫感,不得不尽快提升功力。
    顾如梅弹了一会儿琴,将琴收起来,对秦笛道:“师傅,我已经到了地仙十八重,该准备进阶灵仙了,您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秦笛微微一笑:“你把准备融合的星陨残片拿来,让我再看一眼。”
    顾如梅道:“我准备了三块残片,但我有自知之明,最终只能融合两块。”
    秦笛凝神端详了许久,道:“这两块更好,里面还有残存的仙灵脉,我帮你将多余的法则打散,让你更容易吸收演化。另外,我最近炼制了一批灵仙丹,给你三颗应该够了。”
    顾如梅笑道:“多谢师傅。”
    灵仙丹乃是三阶仙丹,秦笛亲自出手炼制的丹药,很多都拥有“丹纹”,有一道丹纹便是极品,两道丹纹唤作无瑕丹,三道丹纹则是至宝丹。
    他将一部分“品相稍差”的丹药送到“怡然阁”,交给张乃景对外销售,只有无瑕丹和至宝丹他才会留下来。
    有了这样的灵仙丹,再加上合适的星陨残片,还有三四阶仙壤构建天柱,很容易建立灵仙级别的洞天,因此顾如梅进阶灵仙将非常顺利,而且形成的洞天拥有广阔的空间,如此才能储备更多的仙力,越阶斩杀对手。
    顾如梅收好仙丹和星陨残片,进入仙王洞天,闭关修炼去了。
    晏雪对秦笛道:“我手里有一颗天仙洞天,还有二十多颗灵仙洞天,你帮我看看,能不能打开。”
    实际上她斩杀的人不止这么多,但是杀人不见得能获取洞天,有时候修士在最后关头眼见不敌,便主动选择自爆了!
    灵仙自爆的威力很大,不亚于一颗小型核弹。
    不过,同样是灵仙,面对核弹抵抗力较强,只要不是近距离接触,便不会受重伤。而且晏雪修炼了逐日仙步,能够及时避开,所以才没有受到伤害。
    秦笛将所有的洞天慢慢破开,将这些洞天搁在山谷中,请蚕丛、鱼凫、鳖灵、杜鹃、灵鹰碧落,小狐狸青凤还有哮天犬,再加上齐峥、秦珊、屠虎这些弟子,进入洞天搜寻仙材好宝物,一部分交给“怡然阁”出售,一部分用于修炼。
    最后,他对晏雪道:“你拿一个灵仙洞天出去,搁在谷口小镇上,将其放大成一座小山,如此一来,小镇将拥有更多的空间层次。”
    因为秦笛跟土灵宫租了这片山谷,不能无止境的扩张小镇,否则土灵宫可能会抗议。
    当然,秦笛招纳了雷纤云之后,已经不怕土灵宫刁难了。
    修真界实力为王,他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反手吞并土灵宫,将其变成自己的附属势力。不过,他觉得这样做没有意义,所以才懒得动手。
    此时,土灵宫中,宫主黄潜已经开始闭关了。九阶天仙浣碧暂时接管了宗门事务。
    浣碧从秦笛这里得到百斤五阶仙壤,将洞天世界的天柱猛然撑得很高,天道法则也跟着获得提升,所以保持着进阶的动力,正在心情兴奋之时,连相貌都变得年轻了。
    她跟秦笛关系良好,不会因为小镇的扩张,而过来说三道四。
    可是不久之后,她得到宗门弟子传过来的消息,说那位杀人无数的美貌魔女,出现在秦家小镇上了!
    这让浣碧感到有些头疼,她不想得罪秦笛,于是将此事压了下去。
    反正门中老祖还在冰棺里躺着呢,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她希望在老祖出来之前,自己能达到九阶天仙的巅峰,最好能进阶祖仙,届时就可以离开五灵界了。
    然而她转念一想:“我若是飞升了,孙子浣熊怎么办?”
    对她而言这又是一件发愁的事。
    她忍不住发出叹息:“唉!浣熊都已经是天仙了,却喜欢待在家里,不敢出门闯荡。对比那位魔女,人家还是低阶灵仙呢,就能越阶斩杀天仙了!跟人家一比,差别为什么这么大呢?”
    想到这里,她对那位传说中的美貌魔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一天,她来到秦家小镇,赫然发现山谷外面有一层五色仙阵!
    这让浣碧大吃一惊:“原先只是四阶仙阵,怎么变成五阶呢?五阶仙阵在本界很稀缺,除了土灵宫有五阶仙阵外,其余宗门都只有四阶仙阵!秦先生从哪儿购买的阵盘?”
    “土灵宫的五阶仙阵,乃是前代宫主接待下凡的金仙时,由对方赠送的。按理说,秦先生不可能有这样高等级的仙阵才对。他究竟是什么人啊?怎么越来越神奇了?”
    “就冲这层五阶仙阵,我也不能得罪他啊!”
    理论上讲,四阶仙阵可以阻挡天仙,而五阶仙阵可以挡住祖仙。换句话说,有了这道五阶仙阵,就算坤垅上人从冰棺里爬出来,也很难将仙阵打破。
    浣碧心中有些忐忑,来到谷口,对看门的屠宏涧说,想求见秦先生。
    随后,她被引入谷中,看见一颗天仙洞天,还有一排的灵仙洞天,禁不住愈发吃惊。
    她并不晓得,这里还有一颗仙王洞天,被秦笛用隐匿阵遮蔽了。
    秦笛在仙宫中迎接浣碧:“前辈请入内奉茶。”
    浣碧看见秦笛,慕然间睁大了眼睛:“天呐,这才过去几百年,你已经是七阶灵仙了?这怎么可能啊?”
    秦笛微笑道:“一不小心,跃升了几阶。请问前辈,所为何来?”
    浣碧讷讷不敢言,迟疑许久才道:“我听门中弟子说,在小镇上看见了斩杀淫贼的仙子,所以想过来见一见,看是哪位侠女如此威风。”
    秦笛便把晏雪叫来,对浣碧道:“喏,她叫晏雪,是我的夫人。”
    晏雪闻言,笑容满面,望着浣碧道:“拜见前辈。”
    浣碧看着袅袅婷婷貌似柔弱的姑娘,发现她才是初阶灵仙,心中感到十分的震惊:“真的是你,斩杀了几位天仙吗?你境界不高,怎么可能做到啊?”
    晏雪抿嘴而笑,没有解释。
    浣碧倒吸一口冷气,回头看了看那一排洞天,心里感到莫名的寒意。
    她喃喃的说道:“晏姑娘,你的杀心好重啊。”
    晏雪嫣然笑道:“这些人该杀。我看不惯欺负女人的歹人。”
    浣碧想起自己也曾经有悲惨的过往,深深的叹了口气,道:“这是一个男人为主的世界,欺负女人是他们的天性。看多了也就习惯了。”
    晏雪来自科技文明的地球,跟修真世界有很大的区别。但她知道,这世上也有女仙大帝,容不得别人的欺侮。
    浣碧又道:“姑娘杀了本门天仙卓长老,他是老祖坤垅上人的第五代侄孙。所幸老祖受了重伤,暂时躺在冰棺中,否则他可能会过来寻仇。”
    晏雪转头看了秦笛一眼,淡淡的说了两个字:“没事。让他来就是了。”
    浣碧想起外面的五色阵膜,道:“你们有五阶仙阵防护,倒是不用害怕任何人。秦先生,您从何处弄到的阵盘?”
    秦笛笑道:“这是我自己炼制的。”
    “啊?先生不单是炼器仙师,莫非还是炼阵仙师吗?这太令人惊讶了!我只知道,一般而言,灵仙只能炼制三阶仙阵,你能超越两阶炼制五阶阵盘,真是让人不敢置信。”
    浣碧经历一连串的惊奇,已经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震撼了。
    “秦先生,您是从天仙界某个大宗门下来的吗?我听说有些宗门会派出弟子,前往各个星辰历练;还有一些金仙和仙王,放出分身体验人生。请恕我以前看走了眼,不晓得您有这么深的背景。”
    秦笛自言自语道:“这没什么,过去的经历不代表现在,再深的背景不等于现实。如果将自己的姿态摆的太高,就像碧云仙君一般,不尊重别人,很容易吃大亏。仙人应该随遇而安,不骄不躁,才能修成正果。”
    稍停片刻,浣碧沉声道:“秦先生,我有一桩心病,想向您请教。我那孙子浣熊,性格懦弱,胆小如鼠,这可怎么办呢?”
    秦笛道:“他既然是金系修士,可曾修炼过什么厉害的剑诀?”
    “他练过追风剑和连云剑。”
    “这不行。你让他搬来小镇上居住,先跟着灵仙文翔学习仙文,等他养出一股浩然之气,我再传他天剑诀,就可以克服胆怯的心性了。”
    “天剑诀?我怎么没听说过?它是哪派的剑诀呢?”
    “这是天儒门的剑法,在某些位面,从元婴阶段就开始修炼,适合矫正心态,谨守中庸之道。浣熊形成这样的性格,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如果骤然修炼煞气重的心法,容易陷入天人五衰。比较而言,还是天剑诀比较妥当,不会出现严重的后果。”
    “他修炼了天剑诀之后,是否将来要加入天儒门?”
    “哈哈,天儒门招收弟子,需要精通儒门经典,浣熊通不过测试。”
    “多谢秦先生,我回头就把他送过来。”
    随后浣碧告辞而去,果然将孙子送了过来,住在秦家小镇上,跟文翔、秦汉承等人学习仙文。
    秦笛则抽时间传授大伙儿天剑诀。天剑诀总共七十二式,他只传给浣熊前三十六式。后面的则留给秦汉承、秦汉旭、文翔和文若等人。
    土灵宫,坤垅上人躺在冰棺中。
    对于祖仙而言,如果只是肉身受伤,那还是小意思,很容易修复。问题是他的仙基被触动了,洞天世界不停的震颤,山峦大地起伏不定,所以他有种惶惶不安的感觉,只能躺在那儿一动不动,想将洞天尽快稳定下来。
    这一天,他的三徒弟李怀过来探视。
    李怀乃是五阶天仙,将一枚“道藏丹”递进冰棺中:“师傅,这枚丹药是弟子千方百计,借用世家的名义求来的,据说能缓解天人五衰,您把它吞下去试试。”
    坤垅上人接过“道藏丹”看了看,问道:“为什么要借用世家的名义?难道说土灵宫的名义不好使吗?”
    李怀低声道:“师傅,您不在的这一个甲子,外面出了不少事!有一件噩耗,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您。”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瞒着我?”
    “师傅,您先将丹药吞下去,然后再听我说。我怕您一生气,会从冰棺里跳出来。”
    坤垅上人盯着“道藏丹”一直看着,问道:“这丹药可靠吗?”
    李怀道:“可靠!我走访了六七个服用丹药的人,每个人都对它赞不绝口。不过,卖我丹药的那人曾经说过,它对于灵仙效果最好,对于天仙效果稍差,对于祖仙效果更差。但不管怎样,总归会有好处。”
    “这是什么人炼制的丹药?土灵界何时来了这等厉害的炼丹师?”
    “师傅,‘道藏丹’出自秦家小镇。那儿有一位隐居的高手,是个爱穿青衣的女子。我曾经亲眼见过她,感受到她带来的威压。她或许是九阶天仙,或许可能是祖仙。她的功力比师傅您低一些,但是身形缥缈,生机勃勃,跟普通的仙人不一样。”
    “嗯?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该处距离土灵宫三千里,形同于近在咫尺,谁让他们住在那儿的?”
    “据说是浣碧长老。”
    “哼,引狼入室!浣碧到底是怎么想的?”
    李怀没有接口,却催促道:“师傅,您吃了丹药,我才敢说。”
    于是,坤垅上人将丹药丢入口中。
    冰棺中传来一阵低吼,又像是舒适的低吟,过了好半天才静下来。
    随后,坤垅上人从冰棺里坐起来,面上显得轻松了不少,笑道:“没想到,这丹药还真的有效,让我的洞天震颤减轻了一半。就冲这一点,就可以放过浣碧收容外人的罪过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